分割线
延安梁屯的水 延安梁屯的河
来源:北京知青网 2015/08/25 11:10:09 戴旭
字号:AA+

导读: 水从史家沟和刘家沟流淌下来,到了梁屯汇成了一条小河,常年不曾间断,顺着这条小河,一直走下去,不对,是弯弯曲曲,跳来跳去的走下去,途经下才沟增加了更多的水,就到了甘谷驿公社。

水从史家沟和刘家沟流淌下来,到了梁屯汇成了一条小河,常年不曾间断,顺着这条小河,一直走下去,不对,是弯弯曲曲,跳来跳去的走下去,途经下才沟增加了更多的水,就到了甘谷驿公社。说是从梁屯到公社十里地,不知是直线距离呢,还是弯弯曲曲丈量出来的,水也是这样弯弯曲曲流到了公社,汇集到延河时,他已是黄黄的,水带走了黄土高坡松散的黄土与植被,沉积何方,那时下游的事了。

小河像淑女,温顺而无声,汇集在村口的老潭里,老潭是夏日婆姨、姑娘和孩子洗澡和嬉戏的地方,平日牛儿、羊儿、驴儿、猪儿、狗儿常被赶到这儿饮水、清洁,村里好像没有马???夜深了,小河知道劳累一天的人们睡觉了,贴着村边溜走了,一片安宁。

夏日不定什么时候,老天就会下场雨,滋润着帽梁山上的土地,省去了人们挑水抗旱的艰难。小溪像快乐的音符哗哗的跑步似地向前冲着。要是哪天龙王忘记下班,那可糟了,倾缸大雨下个不停,你也就不能出门了,满脚满腿的泥泞,让你站都站不稳。小溪失去了安静,小河不再歌唱,山洪裹着树枝树杈,玉米高粱杆儿,夹带着满山的石头土块,咆哮着、翻滚着倾泻而来,淹没了小溪,覆盖了小河,汹涌澎湃,仿佛是一个大口要吞噬着眼前的一切!

每当到了这个时候,吃水就是一个大问题。我们全村只有一口渗井,当人们舀干了井里的水,你还能看见细细的水,从那缝里流出来,这个井可不是我们脑海中深深的井,清澈的倒映着一对恩爱的情侣,它不过是米多深,米多长,米多宽的一个用石板阻挡着方坑。我们知青因为有专门做饭的同学留守,做饭挑水,所以当人们上工去了,来回挑几趟水回来,也不曾着急吃水问题。只是当山洪下来,淹没了井,才发生水荒,全村人围着这口井,一点一点的漂着那浑汤的水。水是生命的保障,水给了我们多少美好的遐想,水载着我们荡漾在昆明湖上,水滋润着华夏大地,水承载着巨轮飘过海,连接五洲大洋,水多么可爱啊。可水有时也是最大的凶手,它咆哮着吞噬了我们的庄稼,它咆哮着破坏了我们的山水,它咆哮着掀翻了我们的船只,它咆哮着杀死了我们敬爱的老红军“气死牛”,水又多可恨啊。不管它是多么可爱,或是多么可恨,就像我们一样一会表现的优秀,一会表现的淘气,一会闹出个恶作剧,一会惹出个大麻烦这就是我们,这就是我们离不开的水。

我爱梁屯的水,我爱梁屯那长流不息的小溪,我爱梁屯那条带有我梦幻的小河!我爱延安的水,我爱那曾经滋润过我生命的延安水,愿她长流不息,谱写出新的乐章,创造出新的黄河颂歌,让世界再听那震撼人心的黄河颂,奔腾向前!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