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马尔去世后的塔利班
来源:瞭望 2015/08/25 15:24:54 作者:王世达
字号:AA+

导读: 在各方即将举行第二轮阿富汗和谈时,阿富汗塔利班发表声明,宣布该组织最高领导人奥马尔已“因病死亡”。曼苏尔近几年频繁以“最高领袖”奥马尔的名义发号施令,如今真相大白,很多塔利班成员及阿巴地区其他极端组织成员感觉“遭到欺骗”。

在各方即将举行第二轮阿富汗和谈时,阿富汗塔利班发表声明,宣布该组织最高领导人奥马尔已“因病死亡”。这一声明引发轩然大波,谈判也因此被推迟。原因无他,奥马尔系阿富汗、巴基斯坦地区“圣战”的标杆人物,其身亡标志着阿富汗一个时代的落幕。塔利班最高领导人换代,对阿富汗和平进程是福是祸,尚难预料。

“独眼毛拉”奥马尔

奥马尔是土生土长的阿富汗人,少年时名不见经传,在宗教学校接受了传统伊斯兰教育,但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出于保家卫国的朴素民族主义情怀以及保卫伊斯兰土地不受异教徒控制的宗教理念,奥马尔投身阿富汗波涛汹涌的抗苏“圣战”。他作战勇敢,奋不顾身,在战斗中失去一只眼睛,从此得到“独眼毛拉”的外号。

1989年,苏联撤出阿富汗,奥马尔原打算“解甲归田”,然而此时阿富汗各派势力为了争夺权力而起纷争,刚刚摆脱苏联炮火的阿富汗又陷入内战深渊,民不聊生。在此形势下,奥马尔重出江湖,在坎大哈拉起一支队伍,打出“铲除军阀”、“实现和平”等深得民心的口号。鉴于这支队伍主要由宗教学生组成,故而被外部世界称之为“塔利班”。奥马尔被尊为“信仰者的领袖”,成为塔利班的创始人和最高领导人。

初创时期的塔利班士气高昂,所到之处所向披靡,1996年占领首都喀布尔,正式建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占领了大半个阿富汗。此后,主要由普什图族人组成的塔利班继续北上,力图统一全境,却遭到北方塔吉克族、乌兹别克族以及哈扎拉族武装的联合抵制,一度进攻受挫。不过,塔利班很快卷土重来,全胜时占领了阿富汗95%以上的土地。奥马尔成为这一时期实际上的阿富汗最高领导人。

也正是在这一时期,“基地”组织头目本·拉丹来到阿富汗,并作为普什图人的客人在阿富汗站稳了脚跟。此时的奥马尔或许没有想到,拉丹将会彻底改变阿富汗、塔利班乃至他本人的命运。2001年,拉丹及“基地”组织制造了“9·11”恐怖袭击。美国在要求塔利班交出拉丹未果之后武力推翻塔利班政权,奥马尔率残部进入阿巴部落区。

在此期间,奥马尔充分利用美国将大量资源转向伊拉克的机会重建塔利班,并在2005年开始重返阿富汗,不仅在阿全境发动武装袭击,还成为阿巴地区极端组织的“盟主”。值得一提的是,奥马尔非常低调,2001年以后再未公开露面直至塔利班宣布其死亡。

新领导人能否控局存疑问

在宣布奥马尔身亡的同时,原二号人物、塔利班最高决策机构“奎达苏拉”大头目曼苏尔成为新的“最高领袖”,阿富汗塔利班进入权力过渡期。

早在2010年,曼苏尔就已是塔利班的重要人物,成为奥马尔的左右手,负责塔利班政治事务以及沟通协调等事宜。鉴于奥马尔长期“神龙见首不见尾”,曼苏尔作为“奎达苏拉”的大头目,成为塔利班实际上的决策者,此次接班貌似顺理成章。然而,曼苏尔能否坐稳这头把交椅事实上仍不确定。

其一,塔利班内部对其接班有不同意见。在传出曼苏尔接班消息之后,不断有其他塔利班高层表示不满。例如,奥马尔的弟弟马南毛拉就公开表示,曼苏尔当选过程不具有广泛代表性,而且时间上过于匆忙,拒绝向曼苏尔宣誓效忠。据称,只有“奎达苏拉”的部分成员参加了塔利班确定下任领导人的会议,很多高层头目并未与会,由此引发分歧。不少人支持奥马尔的长子雅各布“子承父业”。另外,一些塔利班高层宣布成立新的苏拉,并且认为自己才继承了奥马尔的衣钵。

其二,奥马尔在阿巴地区的地位无人能及。奥马尔不仅是塔利班的创始人和最高领袖,而且是所有活跃在阿巴地区极端组织的精神领袖。“基地”组织原大头目本·拉丹都多次宣誓向奥马尔效忠,其影响力可见一斑。可以讲,在塔利班内部,乃至在整个阿巴地区,都不存在能和奥马尔相提并论的“圣战领袖”。可以预见,曼苏尔不可能拥有奥马尔“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个人影响力。

同时,曼苏尔近几年频繁以“最高领袖”奥马尔的名义发号施令,如今真相大白,很多塔利班成员及阿巴地区其他极端组织成员感觉“遭到欺骗”。例如,“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就发布视频,指责曼苏尔假传圣旨“是对伊斯兰的亵渎”。这显然也不利于曼苏尔巩固在阿巴地区的领导地位。

鉴于面临的内外一系列压力,为树立权威、巩固领导地位,曼苏尔急于通过发动高频率、高曝光度的袭击事件彰显其“领导能力”。8月初以来,阿境内连续发生血腥恐怖袭击。8月7日,首都喀布尔遭到连环自杀式袭击,阿富汗警察学院、北约驻阿军事基地等“硬目标”先后遭炸,导致数百人伤亡。7日由此成为喀布尔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8日,阿富汗北部要塞昆都士城也遭恐怖袭击,人员伤亡惨重。10日,塔利班在喀布尔国际机场入口处发动自杀式汽车炸弹袭击,导致5人死亡,另有16人受伤。这一袭击高潮彰显塔利班在阿境内仍然拥有强悍的战斗力,曼苏尔显然以此彰显其“战斗精神”。

此外,“哈卡尼网络”领导人西拉杰丁·哈卡尼被任命为曼苏尔的副手,晋身塔利班最高领导层。“哈卡尼网络”历来以反美反西方著称,被美国和西方视为阿富汗境内最具威胁的恐怖组织。该组织在阿东部的帕克蒂卡、帕克蒂亚以及霍斯特省非常活跃,而且在喀布尔市内拥有令人咋舌的人手组织及后勤网络。喀布尔近年来发生的重大恐怖袭击多为该组织所为,专门在喀布尔搞袭击的“喀布尔攻击网络”主要就由“哈卡尼网络”成员组成。“哈卡尼网络”大头目西拉杰丁上位必将强化塔利班的攻击力度。

可以预见,在未来一段时间,阿富汗安全形势很有可能再度恶化。

阿和平进程荆棘塞途

进入2015年后,阿富汗和平进程出现一丝曙光。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在卡塔尔、阿联酋、挪威、中国和巴基斯坦多次会面,展开频繁接触,这与前几年双方不接触、不和谈形成鲜明对比。究其原因是多方面的。

一方面,双方接触的意愿有所增强。加尼担任阿富汗总统之后,明确表示推动阿和平进程是其执政的当务之急,认为与塔利班达成政治和解是阿富汗长治久安和稳定繁荣的基本前提。塔利班虽然没有彻底放弃武装拿下喀布尔的打算,但内部已经有一些务实派力量认识到武装夺权的困难,开始认真考虑政治妥协的可能性。

与此同时,塔利班也采取“软硬两手,双管齐下”的两手策略,既在美国撤军的背景下尝试武力攻城略地,同时保留与阿富汗政府的接触渠道,不排除未来通过政治谈判赢得更大政治权力的可能性。

另一方面,巴基斯坦的积极斡旋促成了阿富汗和平进程获得重大进展。外界普遍认为,塔利班领导机构“奎达苏拉”藏身巴边境附近的部落区,而且在部落区拥有后勤基地和行动网络。因此,巴基斯坦是对塔利班影响力最大的国家之一。为此,加尼总统上台之后不断采取措施改善与巴基斯坦的关系,谋求结束“两国之间的实际战争状态”。

例如,为了消除巴基斯坦的安全担忧,加尼不再向印度谋求坦克、大炮等武器支持,而是积极推动与巴在边境事务方面的合作,采取强力措施打击藏身阿富汗境内的巴基斯坦极端组织,计划与巴签署情报安全合作协议等等。

上述措施产生了明显效果,巴基斯坦“报之以李”,采取更有力措施促使塔利班坐下来与阿富汗政府谈判。7月7至8日,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在伊斯兰堡附近举行首次正式谈判,中国和美国作为观察员列席。各方认为,此次谈判标志着阿富汗和平进程取得了实质性进展。

然而好景不长,奥马尔死讯给阿富汗和平进程蒙上阴影。各方原定于7月31日举行第二轮谈判因为奥马尔之死泡汤。曼苏尔上台之后,为了团结各派力量不断表现强硬立场,公开表示“有关和谈传闻不过是敌人的宣传”,要求“塔利班战士将圣战进行到底”。面对塔利班的高频率袭击,加尼总统也表示不会与“手上沾着鲜血的罪犯”谈判。各方立场趋于强硬,下一轮谈判遥遥无期。艰难曲折的阿富汗和平进程刚刚见到一丝曙光便再次蒙上阴影。

在和平进程遇阻、暴力冲突强化的背景下,美国为了稳定阿富汗局势、保住过去十年的重建成果,有可能调整从阿富汗的退出步骤。此前,奥巴马总统已经表示,将根据阿富汗形势适时调整撤军安排,但是,这也同时将为塔利班继续“反抗外族侵略”提供借口。

(王世达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东南亚及大洋洲所)

责编:黄婉宁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