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平均薪资靠“拼爹”不足为信
来源:红网 2015/08/28 11:16:54 乔良
字号:AA+

导读: 平均薪资靠“拼爹”这样的论断到底有无普适性,有几分可信度。依笔者,这种挖空心思的所谓比较研究,很大程度上是利用不负责任的颠覆与博人眼球的对比在“求扩散”、“引关注”而已,可信度寥寥。

日前,中国《就业主力军就业趋势研究报告》出炉,报告显示2015年90后毕业生平均签约月薪为2687元人民币,平均薪资高低与父亲的职业有关,父亲是公务员的人群平均工资最高,父亲是务农的最低。(8月27日参考消息网)

《报告》甫一出现,围绕着平均薪资与父亲职业的变量公式最为吸人眼球,能够令公众群情激愤的无疑就是公务员与农民的职业差异、平均薪资水平的排位顺序。不管是对公务员群体的口诛笔伐,抑或对躬身劳作农民的满腔同情,如果仅仅是因为调查研究报告给予了时机,人们将其当成悲愤或抒情的跳板,那么,平均薪资究竟靠“拼爹”不过是给情感找个发泄口而已。

可以肯定的,公众对公务员和农民拥有着殊异的感情寄予,报告研究者显然深谙此道,更直白地说,是直接抓中信息传播中的“新闻点”。如果简单地平铺直叙,把附着在“平均薪资”上的专业、地域、院校等各种常态变量一一罗列计算,研究报告得出的结果或许波澜不惊。而一旦将平均薪资与家庭背景关联,再攀附上“公务员”与“农民”这两个极具信息性的职业进行阐述,显然更容易博得关注,取得出其不意的传播效果。

既然如此,就有来梳理一番,平均薪资靠“拼爹”这样的论断到底有无普适性,有几分可信度。依笔者,这种挖空心思的所谓比较研究,很大程度上是利用不负责任的颠覆与博人眼球的对比在“求扩散”、“引关注”而已,可信度寥寥。原因有二:一来,研究数据样本代表的群体极为有限,据媒体报道,这份由中国北京大学市场与媒介研究中心和赶集网的研究院联合撰写的《就业主力军就业趋势研究报告》,其分析结果是基于赶集网26万用户求职的真实数据。如研究者所言,“通过大量的数据分析解读新一代年轻毕业生在2015年的就业情况”,但是必须指出的是,2015年高校毕业生总人数是创下历史新高的749万。26万之于749万,孰大量孰小众,不应该一目了然吗?

二来,毕业生的签约薪资的高低与父亲的职业之间的某种因果关系,被放大至“父为公务员子得高薪资、父为农民子难挣钱”式的扭曲价值观。而必须要指出的一个漏洞是,那些真正的“高薪资者”可能并未真正进入样本,毋庸讳言,仰仗网络平台就业的往往是普通高校毕业生,那些名校名生显然另有就业蹊径。况且,那些或靠技术或靠学识的自我择业或创业的成功者、高薪者并非就一定有个当公务员的爹。

实事求是地讲,公务员子女与农民子女的学习和成长环境不一,良好的氛围会反哺孩子的成长,穷苦的生活可能会扯拽前进的步伐,但所有的这些都不该抹杀任何一个孩子的付出与努力。果真如报告所引导和舆论所期待的那般,既然父已从政,资源丰富、人脉广泛,又何必落得网络平台寻机会、找工作?这难道不是一个问题吗?

所以,没必要争着去当公务员,更不必羞为农民。拼爹的游戏不是普世的价值观,平均薪资的高与低更大程度上取决于毕业生所拥有的创造财富的技能与价值。不学无术、无所事事,迟早被用人单位抛弃,即便姑且有个爹可拼,按照研究报告结论的逻辑,可曾为下一代想过?

责编:杨琳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