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疆在线
乔良
乔良,河南杞县人,1955年出生在山西忻县一个军人家庭。乔良是中国著名军旅作家、军事理论家、评论家,空军少将。 现任空军某部创作室副主任、空军指挥学院战略教授、国家安全政策研究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作者其他文章
沈克尼:奇人与奇书
来源:作者博客 2015/08/29 09:02:45 乔良
字号:AA+
沈克尼:奇人与奇书

导读: 惨痛的历史已经告诉我们,砖砌的长城,空泛的民族自豪感挡不住敌人。能挡住敌人的是,同仇敌忾的意志、常备不懈的警惕、真金白银的实力,最后还要加上像克尼兄这样着眼于国运,执着于专业,沉浸于细节的有志之士的奉献和努力。

沈克尼:奇人与奇书

——序《百年来日本对中国的战场调查》

人这一生会遇到无数人,有的人你一见如故,相见恨晚;有些人则朝夕相处,形同陌路。人们喜欢说这是缘分,我不信,我只相信气味相投。

我与克尼兄,属于前一种。

我们相识于整整二十年前。当时我刚刚写出自己第一部长篇小说《末日之门》,克尼兄甚为激赏,并为之写出了拙作收获的第一篇评论。于是我们得以相识,然后是二十年的惺惺相惜。

我强烈喜欢这个一天兵没当过的人身上,透出的那股子标准军人气质。说真的,我始终认为克尼兄比我们军队中的大多数军人更像军人。

这不仅表现在你任何时候见他都衣着整洁、皮鞋锃亮,站有站姿,坐有坐相,每次见面总是先向你致以标准的军礼——仅这一点,克尼兄已足以让不少所谓的“军人”汗颜,但这还不是我喜欢他的理由。

我喜欢的是克尼兄身上浸透骨髓的那么一种军人情怀和军人眼光。这是一个透过瞄准具想问题,透过望远镜看世界的人。

这让克尼兄因此不同凡响。

他能从“海钓爱好者”和“登山爱好者”的专业书店里,一眼就发现“潮汐表”和“登山者专业地图”。发现它们的军事价值,而常年从事这一工作的人,却未必有这等眼光,只能在克尼兄的“发现”前自愧弗如。

他能以年近花甲之躯,仅凭一只指北针,就带领一众青年男女,以山地行军速度,徒步翻越贺兰山,从宁夏走到内蒙古,再寻另一条路,从内蒙古返回宁夏。

他能走进军事博物馆,随便扫一圈,就指出哪件武器的标签写错了,哪把日本军刀是“曹刀”而非将佐刀;特别是,他会告诉你,那把格外引人注目的军刀,肯定不是冈村宁次本人的佩刀。

如果你还有机会到他家——那个我称之为“兵器库”的地方参观,你更会大开眼界,惊呼自己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不同时期,不同国家的军用望远镜,从150年前的单筒望远镜,到二战时日军的炮队镜;从古老的蔡斯和葛尔茨,到今天的“95式”望远镜;从测距仪到瞄准具,应有尽有,整个一个私人望远镜博物馆。据说其中有几件珍贵的藏品,让军博的人都垂涎三尺,欲索不得而耿耿于怀。

这样一个人,够不同凡响了吧?但这仍然不足以概括克尼兄的不同寻常。甚至一个从未服过一天兵役,却能先后在装甲兵指挥学院,陆军参谋学院,南京陆军指挥学院,国防大学进修学习军事理论,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写出我军第一本具有中国特色的《野外生存》手册(至今被奉为我军这方面的首选教材),荣膺1997年度“全国十大爱国拥军模范”(其事迹在军报头版刊载),并最终被特批为陆军预备役军官,由中校晋升上校,再由上校晋升为大校的人,也仍不足以说尽克尼兄之“奇”。

在我看来,他最令人称奇之处,是他乃当下中国首屈一指的研究日本侵华战争“兵要地志”的专家。用时下流行话来说,是唯一,没有之一。

关于这个听上去多少有些耸人听闻的结论,我不想与人争辩,只想让不服气的人,打开这本《100年来日本对中国的战场调查》,一翻便知。

打开这部积克尼兄数十年之心血的专著,你将看到的不仅是“百年来日本对我京畿的军事窥探”、“‘中村事件’与日军满蒙兵要地志”、“‘五号作战’与日军川、陕兵要地志概说”、“侵华日军眼中的中国人——日军兵要地志中的国民性和统治资料”等等这样一些让人触目惊心的标题和它的内容,更让我们洞悉,远在我全体军民奋身而起、浴血抗战十四年之前的半个世纪里,这个觊觎华夏大好河山已久的近邻,就已把其窥探的黑手,伸向了我们的大江南北、长城内外,一份份地搜集情报,一张张地绘制地图,及至九·一八后侵占东北,七·七后侵华战争全面打响时,日军对中国兵要地理的了解,常常在中国军队的战地指挥官之上,这是何等让人痛切的事实,这也可以说是中国军队在抗战初中期与日军大打小打,会战决战,屡战屡败的重要原因之一。

今天,我掂量克尼兄这部沉甸甸的书稿时,我能感到的不光是书页的沉重,而是有一种掂量沉重历史的感觉。我相信克尼兄在过去几十年间从各种书刊的片言只字中搜集素材;到日本讲学时,把自己身上仅有的钱都掏出来影印日本人手中的资料;以一次次攀爬和翻越贺兰山的艰辛和毅力,呕心沥血地写出这样一本看似只为专业人士写就的著作,决不仅仅是为了填补一项国人在这一领域研究的空白,更不仅仅是为了却自己作为一个战史及兵要地志的兴趣和痴迷者的心愿。而是意在用他睿智的目光,穿透战史的迷雾,用一部专业性和可读性都同样强的专著,给生逢盛世、自我感觉良好的国人敲一记警钟:

抗战胜利已七十周年,但亡国之痛,决不能忘,忘国之险,仍未解除。特别是在当下,国门外群狼环伺之际。

人们喜欢说,历史如镜。克尼的书,就是一面镜子。尽管书中无一字批评当时的国人和军队,甚至无一处进行中日比照。但却处处让做为后人的我们羞赧和惭愧。因为克尼把对手的作为变成了一面镜子,竖在了我们面前,照出了我们与对手的落差。使我们知道了历史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只能会这样。一支连自己的兵要地志理论都没有,甚至连兵要地志为何物都不懂的军队,怎么可能不打败仗?而如果后人不能汲取前人用血写就的教训,那么,失败就还会在前面等我们。

作为军人,尤其是当代中国军人,除了牢记历史的沉痛,更应从书中汲取远比一个警示要多得多的东西:历史使命、军人职责、国家利益、进取精神,最后还有:专业水准。这四个字放在最后,却并不意味着最不重要,恰恰相反,如果一个军人失去了专业水准,前面的任何一条,都将无法达标。

而什么是专业水准?看看克尼兄这部著作(他正是以这部专著中的内容折服了日本同行,并被两度邀请到日本外邦图学会和早稻田等大学专题讲学),看看书中他所叙述的我们的敌人和对手的专业水准,再想想八十多年前那些兵败如山倒的时刻和情形,我们就会懂。

今天,中国的周边乱云飞渡,东海,南海,更是波涛汹涌。120年前,我们在东海首次败给了那个扶桑之国;80多年前,我们的国家再次被同一个敌人所蹂躏。一败再败,中国人的精神并没有被屈服,对此,我们一直引以为傲。但,一个伟大的民族能够立足于世界,仅有民族的自豪感是不够的。惨痛的历史已经告诉我们,砖砌的长城挡不住敌人,空泛的民族自豪感也同样挡不住敌人。能挡住敌人的是,同仇敌忾的意志、常备不懈的警惕、真金白银的实力,最后还要加上像克尼兄这样着眼于国运,执着于专业,沉浸于细节的有志之士的奉献和努力。当年,日本那些武士的后人和军国主义分子,正是以他们率先写出的《用兵的观察》、《一读必胜》等兵要地理专著,拉开了日本侵华的序幕。回望历史,克尼兄告诉我们的,是过去,也是未来;是教训,也是启示。

谨以此文为克尼兄作序,并向这位中国军人尊敬的人致军礼!

责编:蒋朝云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