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安妇”——再也不要用这个词,这是在美化侵略!
来源:清华日语学习 2015/08/29 09:41:29 作者:三上步
字号:AA+

导读: 所谓“慰安妇”一词,是按日语直译来的,搞得好像“温情脉脉”一样,实则,就是赤裸裸的性奴,尤其是从亚洲各国被强迫沦为日军发泄性欲对象的妇女,性奴“名符其实”。

QQ截图20150828143012.jpg

日语和汉语本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两种语言,但因为两种语言都使用汉字,使得两语的词汇流通极为便利。好多日语词汇不经翻译,就直接流入汉语的例子比比皆是。从近代的“物理”“科学”“民主”“共和”到最近几十年的“物语”“料理”,这些词都是从日语中直接“拿来”。这种做法本来无可厚非,但对于有些词,我们就要慎重对待,比如“慰安妇”。

所谓“慰安妇”一词,是按日语直译来的,搞得好像“温情脉脉”一样,实则,就是赤裸裸的性奴,尤其是从亚洲各国被强迫沦为日军发泄性欲对象的妇女,性奴“名符其实”。早在2012年7月,时任美国务卿的希拉里,在一次听取相关官员汇报时,就要求把日军“慰安妇(comfort women)”改称为“被强迫的性奴(enforced sexslaves)”一词,并要求美国以后所有文件和声明禁用“慰安妇”一词,以使日本正视其二战期间日军发生的性暴行。时任日本外相的玄叶光一郎还厚颜无耻地对此提出了抗议。

关于日军“性奴”一事,曾任日本首相的村山富市,近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倒说了一句实在话,“(是否有慰安妇一事)日本军自己也不会对外说的”,“日本军认为在作战上有需要,所以设置了慰安所,既然是日本军自己设置的,你就别想从他们嘴里说出道歉的话。”

关于“慰安妇”,得先从日本自身说起。日本早在明治维新时期,就已是世界上输出妓女最多的国家,主要是在东南亚各国(这些地方时为英美荷等国殖民地),日本作家山崎朋子针还为此创作了一篇《望乡》纪实作品,并改编成同名电影,将日本妓女的海外生活表现的淋漓尽致;当时日本《福冈日日新闻》上登出的一篇《女人国》文章中写道,“从岛原的小滨署管辖内的4个村子远渡海外的女性,去年向家乡的父兄汇款达1万2千多元。全岛原的30个村子,合计突破30万元。”

1904年日俄战争时已有“慰安妇”雏形。之前的1903年,据载,当时仅旅顺就有日本妓女达1400余人;1904年,日本与沙俄为争夺中国东北及朝鲜半岛爆发战争,当时日本为满足日军兵兽欲,以便提高作战能力,在安东(现丹东)建立新市街,专门组织开设了为日军提供性服务的妓院“醉雷亭”;很快,妓女数量远远不能满足大量的日军,于是,日本从国内征召大量“随军慰安妇”,这些女人大多为家穷且欠债的农村女孩,当时日本政府对这些家庭做出承诺,只要把身体当作交换条件去战场做慰安妇,欠债可一笔勾销。

由此,日军此后每到一处便首先建立草席围成小屋、地上铺块褥子的慰安所,每到“慰安”时,便在“慰安所”门口排着长队,而日本兵为节省时间都是先把衣服脱光。由于慰安妇数量有限,当时在2、3千人的日军中,只配备5、6个日本女人,因此,一个慰安妇每天平均每小时里须接待26个日本兵。

日本在宣布无条件投降的第三天(1945年8月18日),为防止进驻本土的美军发生强奸事件,以保护日本上层女人的纯洁和贵族血统,日内务省发出《外国驻屯慰安施设整备》和《关于外国驻屯慰安施设问题给内务省各警保局长的通告》等,要求各地警察建立为美军提供性服务的慰安所。当时因妓女数量不够,日本还在各大报纸刊登广告征召普通人家女性,当时日本国内“慰安妇”数量最多时高达7、8万人。

如果就此以为日本当时只征召女性为“慰安妇”就大错特错,为“慰安”,当时日本甚至为美国女士兵征集了日本年轻男性做“慰安夫”,这在日本仙台大学教授百濑孝监修所著的《知道战后的日本吗?—占领军对日本的统治和教化》一书中有披露,“美军女性士兵用慰安夫”;此外,日历史学家田中利幸在“为什么美军无视从军慰安妇问题”一文中还披露了“日本慰安夫也提供给美军中同性恋士兵和从军护士等”。

日本在性奴问题上,对自己人尚且如此,对于当年其侵略国、征服国的普通民众,将人当作牲口,尤其是女性,更甚。虽然在二战后期和战败时日军销毁了大量档案,很难准确计算出他国女性被迫充当“性奴”具体人数,但从被俘日军口供中,依然可“窃一斑知全貌”。

日军兵渡边健一在自供说,1945年,自己到中苏边境阿尔山市的伊尔施镇的时候吃了一惊,没想到在这样荒僻的地方也“设有慰安所,有朝鲜人和满洲人”。实际上,当时日军连关押在爪哇岛35名荷兰女性也不放过,被带到4处慰安所。在日军侵略地,将又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可想而知。

二战期间,法西斯日本军队,军纪之差,举世闻名。

期间,在战时机制的鼓吹下,当时日本国内确有妇女自愿参与并组建慰安妇团,然而,“杯水车薪”,远远满足不了数量庞大的日军需求,于是,日军就请求政府从朝鲜半岛征召“性奴”。

1937年12月,日驻上海领事田岛周萍向长崎水上警察署发出《有关为皇军官兵征调慰安妇委托文件》;该文件披露了当时日本为广泛动员慰安妇,“经各个有关部门深入研究及与总领事馆、陆军武官室、宪兵队协商结果,为提升皇军士气,决定在各战线设置慰安所。”、“根据此决定,正在日本和朝鲜征召慰安妇。凡持有相关证件的人员,务必保障其顺利搭乘船只前往目的地。”

在这种惨无人道的制度下,全世界有数十万妇女被日军征为性奴,而尤以当时朝鲜半岛和中国人数为最,她们中的大部分,在战争结束前已被迫害致残致死。

自1931年至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在这长达14年中,日寇侵略者不仅杀害千万以上中国平民,同时也侮辱奸淫了不可计数的中国妇女,其手段之惨无人道,罄竹难书!日军特务大雄一男在给陆军本部文件中称,“当日本武士道不能支撑崩溃的士兵时,中国慰安妇的肉体却能对复原治疗士兵必胜的信心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能在中国女人身上得到满足,必将能在中国领土上得到满足;占有中国女人,便能滋长占有中国的雄心。”

短短数千言难以尽书“慰安妇”之痛。谨以此文凭吊千千万万饱受那场战争摧残的妇女同胞,并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

责编:蒋朝云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