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感谢一个叫小凤的农村姑娘
来源:北京知青网 2015/09/07 10:03:18 戴旭
字号:AA+

导读: 三十年后再回村时找过她,可她早已远嫁他乡,我心里常常想,即使我们这辈子不再相逢,我也会为她和家人永远祝福

年我插队的村子里有一小姑娘比我小几岁,名字叫凤儿长的很好看,一双大眼睛,头发坞黑,梳着两条很粗的大辫子,小姑娘很爱干净,所以我们很喜欢她,也经常到她家串门,她和妈妈都是很勤快的农家妇女,屋里虽然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但收拾的很整洁,就连做饭的锅盖锅台都擦的很亮,自己家小院里的柴垛,农具等等东西更是码放的井井有条,凡来她家串门的人都会夸上几句,我们女知青也就成了她家的常客,尤其是我,当年在学校教书,每当入冬,户里的同学都回北京,只剩下我一个人,她就搬来和我一起做伴,我和她也就成了更好的朋友。

话说三十多年前,是她阻止了一起食物中毒,可以说是救了我们几个人的命。刚下乡时队里给我们派人做饭,做啥吃啥,我们从来不操心,转年就由我们自己轮流做饭,基本上都不会做,又没有什么计划安排(老乡家每年自己淹菜,做酱,自家还有小菜园)我们自己是要嘛没嘛,赶上青黄不接的时侯我们饭桌上连根菜毛都没有,经常是把泡好的黄豆放在锅里加上一瓢水,一把盐,煮成黄豆汤,就算是菜了,当时吃的我看到黄豆就反胃,直到现在我都不喜欢吃黄豆(伤了)。

有一天我和户里的同学在地边上发现有一种很像韭菜的野菜,〈比韭菜叶厚而且有点圆〉一丛一丛的很多,我拔起来尝了尝,没什么怪味,当时我们特高兴,采了很多回来,准备炒着吃,还说好,明天有时间再去多拔点,买点鸡蛋包饺子吃,说来也巧,还没等我们吃饭,小凤来户说:她妈妈听她说的,我们没菜吃就派她给我们送来一碗酱和一些野菜(好像叫曲麻菜),我跟她说,我们也拔了很多野菜,你看正准备炒呢,她一看大吃一惊,急着说这是有毒的,哪是什么野菜,不能吃,你们北京人咋啥都不懂呀。听到这话,吓得我呸,呸,呸,连吐三口说刚才我还尝了一根呢,“少,没关系”,她说,你们真傻要是能吃早被别人拔光了还轮到你们拔。(对呀,怪不得我们拔的时后看见地里一丛一丛的很多)你们不懂,千万别乱吃,中了毒咋办,村里没医没药的,多后怕呀,没有啥吃的跟我说我会帮你们采点,这不算啥。听了这话,,我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心理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一把搂过她说好妹妹谢谢,多亏了你,要不然我们就------。

从那以后我们再也不敢随便挖什么野菜了吃,事情过去这么多年,小凤可能早已忘了,但是这件事至今都深深的记在我的心理永远都不会忘记,我非常的感谢小凤当年给了我们那么多的关心和帮助,温暖了那颗孤独的心。三十年后再回村时找过她,可她早已远嫁他乡,我心里常常想,即使我们这辈子不再相逢,我也会为她和家人永远祝福,祝好人一生平安!祝她快乐幸福!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