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南京宝马肇事案鉴定结果为何难以服众? 六问
来源:新华网 2015/09/09 07:08:37 作者:宋玉萌 李亚红 黄安琪 朱国亮
字号:AA+

导读: 日前公布的南京“6·20”宝马肇事案犯罪嫌疑人的鉴定结果再次引爆了舆论,针对犯罪嫌疑人王季进被鉴定为“作案时患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这一结果,受害人家属表示难以接受,将考虑申请重新鉴定。同样表示难以接受的,还有许多持续关注此事的网友。许多网友追问,“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是什么病?鉴定结果的依据是什么?鉴定机构是怎样选择的?是否有可能受到不公正因素的影响?

新华网北京9月8日新媒体专电 日前公布的南京“6·20”宝马肇事案犯罪嫌疑人的鉴定结果再次引爆了舆论,针对犯罪嫌疑人王季进被鉴定为“作案时患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这一结果,受害人家属表示难以接受,将考虑申请重新鉴定。同样表示难以接受的,还有许多持续关注此事的网友。许多网友追问,“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是什么病?鉴定结果的依据是什么?鉴定机构是怎样选择的?是否有可能受到不公正因素的影响?

“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是什么病?为什么之前没发现此人患病?

南京交警公布的鉴定结果显示,“南京宝马肇事案”肇事者“作案时患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对此许多网友表示质疑,有网友疑问:“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到底是种什么病?为什么之前没发现此人患病?

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副主任、北京回龙观医院精神科主任医师李献云向记者介绍,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和精神分裂症有些相似,但这种病发作时间很短,发病前和发病时患者有可能会出现妄想、幻觉。患有这种病的患者可能此前没有任何征兆,只是在突发情况下突然发作。

鉴定结果的依据是什么?

有网友质疑,根据公安部门提供的材料,肇事者肇事后的异常表现,究竟是平时就存在精神疾病,还是经历交通事故后受到精神刺激?有目击者称其开车前曾情绪异常,但现代社会人的压力都很大,“路怒症”现象更是普遍,如何区分正常的心理压力与精神障碍的界限?

李献云表示,假如病人有幻觉、妄想的症状出现,甚至觉得周围到处有人监视他、要害他,还会攻击别人,且这种情况没有超过一个月,医生可能就会诊断为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确诊这种病,需要患者有症状,而且有人际交往障碍,或者工作、生活受到影响。

南京脑科医院司法鉴定所鉴定人员曾表示,在对南京宝马肇事案犯罪嫌疑人的鉴定过程当中,5位参与鉴定的医生分别单独阅读了公安机关送检的所有案卷,包括公安机关提供的有关视频资料,并进行了补充调查,询问了目击者。事发前该案犯罪嫌疑人就存在一些妄想现象:他曾报警说有人要陷害他并监听他的电话等。最终综合各方面情况给出了“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这一鉴定意见。

鉴定机构是怎样选择的?是否可能受到不公正因素的影响?如对结果存疑能否重新鉴定?

马先生是南京“6·20”宝马肇事案中一名受害者的丈夫。他对“中国网事”记者表示,对这一鉴定意见他们难以接受,目前正与律师及另一受害人家属沟通,考虑换一家有资质的鉴定机构重新做一份鉴定。目前尚未确定具体由哪一家机构来做。

上海市律师协会刑事业务研究委员会主任林东品表示,在此类鉴定的司法实践中,一般由办案单位来指定司法鉴定机构。获得资质认定的机构才能从事司法鉴定,在法律上的效应是一样的,但鉴定水平有所差别。为了保证公平性,一些地方在指定司法鉴定机构时会进行摇号,在入了候选名单的鉴定机构中随机摇号来决定由哪家鉴定机构来进行鉴定。他表示,对于鉴定结果,受害方或犯罪嫌疑人都可以提出进行重新鉴定的要求,但能否启动这一程序还取决于办案机关。

马先生说,他曾要求交管部门及相关鉴定机构向其公开鉴定过程,物证、人证等原始材料以及鉴定的科学依据等等,但是他没有得到相应的答复。因此,他考虑重新委托一家机构进行鉴定。

针对关于此案的许多传言,马先生说:“我相信交管部门的处理是公平公正的。这起交通事故受到媒体如此高的关注,应该不会有哪一个机构或个人要故意作假维护肇事者。”但他不能接受的是,只给他一个鉴定的结果,而不是公开透明地向他展示鉴定过程、证据、依据。

有网友质疑,如何证明肇事者作案时正好处于发病状态?网友“星海99”表示:这一“新鲜病种”会不会成为一种人为减罪的“神器”?种种疑问仍等待有关部门和鉴定机构更加公开、透明、开放的回应。(记者宋玉萌 李亚红 黄安琪 朱国亮)

责编:谭莹莹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