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雪萍:母鸡,公知,翻译和"新常识"
来源:观察者网 2015/09/10 08:58:59 金一南
字号:AA+

导读: 随着全球资本的大联合,销往世界各地的“犬儒式常识”,正在中国重新生产着21世纪的阿Q;这一次,他们都急着要姓美林。

近日,国内社交网站上出现关于“母鸡”和林肯原话的争论:先是有人说,母鸡聪明,因为林肯说它们下蛋后不出声不吆喝,网友找出原文,发现人家林肯说的正好相反。

翻译有误,引用者却继续理直气壮地说那不是自己的错。至于人家林肯缘何想起说母鸡聪明,引用者显然不感兴趣。只要是林肯的话,美国总统啊!就行。

有意思。

20150909095048262.jpg

广大质疑引用者的网友们却说,母鸡下蛋后是否咯咯叫,难道也得林肯说了算?常识有没有?

问题简单,但问得好,直指关键:“常识有否”并非基于自然。

下面的问题就复杂了点。

如果“常识”的产生基于经验、知识和建构,那么“常识”的建构也就与话语权,以及支撑话语权的政治经济结构、机制和制度有关,与其所代表的统治集团有关。需要继续追问的是:在中国,改革开放以后,什么样的“常识”代替了什么样“常识”?更直接而言,如今那些挂在很多人(比如林肯“母鸡圣言”引用者)嘴边、其实是唯(西方)新自由主义而是的“新常识”又是怎样生产出来的?

篇幅有限,只能在此抛砖引玉。

现代中国人,尤其是文人,经常痛心地提及170多年前,中国连一幅准确的世界地图都没有,闭关自守,夜郎自大,所以挨打。然而,短短不到两百年,尤其是19世纪末至今,与传统断裂后的中国,在文化层面上已经从头到脚流淌着来自西方的“现代血液”。就连21世纪初的阿Q都不想姓赵想姓美林;既然大人林总统说母鸡聪明,下蛋后不吆喝,那就一定没错,否则就可能姓不了美林。

20150909101443770.jpg

母鸡下蛋后是否会叫,难道也得林肯说了算?

顺便提一下:每当我告诉身边的同事,一般受过教育的中国人相比一般受过教育的欧美人,前者更了解后者的文化时,大多数每每面无表情地看着我,不知作何反应。教德语文学文化的同事,不知道中国知识分子除了马克思,对整个德国思想史都有长足的了解,很多基本就生活在德国老子的父胎里;教俄语文学文化的,不知道除了列宁,中国知识分子历来对俄罗斯文学情有独钟;哲学系、政治系、英语系就更别提了,中国人对西方哲学、西方政治哲学、英美文化文学等“现代知识”的接受之广泛、之深入,他们基本不了解。当然,“不了解”说明的是没兴趣,“没兴趣”说明的是知识的霸权关系(至于还说明什么,在此不表)。

但是,中国文化“换血”的过程,产生在世界资本主义扩张的历史之中,产生在中国人寻求自身解放和独立的过程中,产生在中国革命努力建立社会主义社会的实践过程中。因此,现代中国的历史、文化和建立理想社会的实践,有着汪晖所说的“反现代的现代性”特质。说白了,应该就是反对资本主义的现代性。历史使然,更是改变历史命运的主观能动性使然。

这应该是关于“革命中国”的常识。而这一常识,1970年代末至今,在中国成为世界级“翻译大国”的过程中,在新一轮文化换血过程中,被妖魔化,被言必谈某国的一种“新常识”取而代之。

直到书店受网络冲击后纷纷倒闭和缩小之前,每每走进国内各类书店,迎面看到的是最新出版的大量翻译书籍,从日常生活指南发财理财指南到高大上的哲学、政治学、社会学等等,不一而足。浏览那些分类排列的书架,更见类别齐全的大量的翻译书籍。这,也顺便说一下,绝对不是在美国逛书店的经验。

上网,在“京东”网站,随便挑了一个出版社看:40个页面,每个页面上20本书;最多的页面上有14本是翻译的,最少有6本,大多在10本以上,以英文的为主,以美国的为主。

还有,不知何时兴起的推荐书单,大多至少50%以上是翻译书籍。再细看,其中至少60%译自各类美国作者。

积弱挨打的历史让国人特别爱好向西方学习。尽管别人要么不屑要么只关心你是否紧跟其后,自己却仍然长期本着“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的精神,好好学习,希望能天天向上。问题是,有的时候,好好学习,不一定就能天天向上。还有的时候,好好学习,指不定天天向下。

在一切看似无声的推导下,唯(西方)新自由主义而是的“新常识”出现并且占了上风:市场原教旨主义主导下的私有化、资本主义框架内的自由化、反对中国革命,反对社会主义,对民族主义不加历史和政治经济分析的一概反对,外加产自这一“新常识”框架的“人权”“民主”话语,等等。连《金融时报》中文网一撰稿人,最近都直言不讳地问“中国应抛弃1978年...开始实施的新自由主义吗”?

本文中,“新常识”加引号,为了表示其与葛兰西曾经强调的需要建立“新常识”不同。葛兰西是意大利马克思主义者,作为共产党人曾经被意大利法西斯政权长期关押,在监狱里他思考的问题之一是为什么底层大众在选举中,会违背自己的利益把选票投给他们的压迫者和剥削者。他对这一问题的思考指向了资本主义意识形态下产生的“常识”,尤其是被日常生活化了的“常识”,并提出必须建构反对资本主义的“新常识”。

过去几十年源源不断被翻译进中国的,大多帮助形成的不是葛兰西所说的后者而是前者。那些在欧美早已主流化了的旧常识,经过新自由主义的重新搅拌,不但摇身变成中国人的“新常识”,同时还“激发”出对新自由主义犬儒式的接受。上到引领着所谓“深化改革”的讨论和实践,下至引领全民炒房产炒股票;在言必称某国的引领下,人们在走向悬崖峭壁的康庄大道上,相信那是唯一不二的道路。

历来不同意关于“阿Q精神”象征的只是“中国国民性”的说法。发现中国人阿Q式的犬儒性,可算是鲁迅的专利;但是,阿Q式的“精神胜利法”从来都不是中国人的专利。如今,随着全球资本的大联合,销往世界各地的“犬儒式常识”,正在中国重新生产着21世纪的阿Q;这一次,他们都急着要姓美林。

(作者系美国塔夫茨大学教授)

责编:许舒琦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