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角度认识和防范贿赂腐败
来源:学习时报 2015/09/15 10:00:23 作者:孙宛永
字号:AA+

导读: 从改革开放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揭露的腐败案件来考察,贿赂腐败在腐败案件中始终占据十分突出的位置。因此,严惩贿赂犯罪是反腐败斗争的重中之重,只有准确区分贿赂犯罪的具体情节,才能依法精准切中行贿、受贿犯罪的要害,铲除贿赂腐败滋生的土壤,夺取反腐败的决定性胜利。

减少腐败存量,遏制腐败增量,逐步实现从不敢腐到不能腐、不想腐的目标,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对反腐败斗争做出的顶层设计。从改革开放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揭露的腐败案件来考察,贿赂腐败在腐败案件中始终占据十分突出的位置。因此,严惩贿赂犯罪是反腐败斗争的重中之重,只有准确区分贿赂犯罪的具体情节,才能依法精准切中行贿、受贿犯罪的要害,铲除贿赂腐败滋生的土壤,夺取反腐败的决定性胜利。

贿赂犯罪包括行贿和受贿两种犯罪行为,前者是指行为主体为获取非法利益为目的,给予权力的执掌者以财物和其他利益的行为;后者是指权力的执掌者利用职务之便,以为他人谋取利益为前提,非法索取、收受他人财物和其它利益的行为。贿赂犯罪的主体既包括国家公职人员,也包括非国家公职人员,贿赂的本质是权力和利益相勾结的非法交易,侵害的是权力的廉洁性,危害的是公平竞争的政治生态、经济生态,冲击的是社会的公平正义和道德伦理,必须严于防范,坚决铲除。

众所周知,行贿和受贿是一枚硬币的两个方面,是沆瀣一气的“孪生兄弟”。在贿赂犯罪中,受贿者也并非始终是矛盾的主要方面,行贿者也并非始终是“弱势群体”,即所谓没有行贿,何谈受贿。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既有以权谋私的“索贿者”,也有主动行贿的“寻租者”。从某种意义上看,行贿行为对于贿赂犯罪更具启动性和本源性。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实事求是地把握贿赂腐败的五种类型。

被动行贿,但行贿的结果并未使行贿人获得不当利益。即受贿人凭借掌握权力的地位主动索取贿赂,是矛盾的主要方面,直接决定着贿赂腐败的自始至终;而行贿者则是矛盾的次要方面,在这一腐败过程中始终居于被动乃至被迫地位。受贿的结果既侵害了他人的合法权益,又侵害了权利的廉洁性。很显然,在这种贿赂犯罪中,必须依法严惩受贿者,免处行贿者,且将行贿的财物退还行贿者。

被动行贿,行贿的结果使行贿人获得了不当利益。即受贿人利用掌握的权力,主动索贿,居于矛盾的主要方面;行贿人虽居于矛盾的次要方面,但受贿、行贿的结果侵害了权力的廉洁性,贿赂双方均谋取了不法利益。在此类情形中,贿赂双方都应依法受到惩处,但在量刑上应适当考虑行贿人的被动情节。

共谋贿赂,即贿赂双方为了谋取各自的非法利益,共同策划并实施了贿赂行为,且达到了各自的目的。其特征是双方均有主动实施贿赂行为的意图,其结果是侵害了权力的廉洁性,行为人获得了各自的非法利益。对此,贿赂双方均应受到同等刑罚。

主动行贿,行贿人为了谋取不法利益,主动乃至围猎受贿人,诱使或迫使受贿人受贿,且获得了不当利益。在这种情形中,行贿人处于矛盾的主要方面,直接决定着腐败行为的全过程,而掌握着权力的受贿者则是矛盾的次要方面,在腐败过程中居于被动乃至被迫地位,行贿、受贿的结果侵害了权力的廉洁性,贿赂双方虽然都获得了不法利益,但二者作用明显不同。如赵少麟之子赵晋,行贿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社会影响十分恶劣。这类案件中,贿赂双方均应受到惩处,但在量刑上可适当考虑受贿者的被动情节。

主动行贿,但未获得不当利益。这又可分为四种情形即行贿人主动放弃、行贿人意志以外的原因、受贿人主动不作为或受贿人意志以外的原因导致贿赂目的未能实现。在这种情形中,虽然行贿人是矛盾的主要方面,受贿人是矛盾的次要方面,但行贿的目的并未得逞,属贿赂腐败中止或贿赂腐败未遂,应根据具体情节,依法减轻或免除处罚。

需要指出的是,在反腐败实践中,“严惩受贿,轻处行贿”已成为一种司空见惯的思维定势和办案理念,为打击受贿而放纵行贿的案例也屡见不鲜。这虽然有利于打击受贿犯罪,但从长远看,是一种短视行为。当行贿成本很低乃至没有成本的时候,其恶劣的示范效应必然引致人们靠行贿办事而不是依法办事,行贿文化则由此形成。长此以往,何谈建设“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何谈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何谈促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因此,必须准确区分行贿、受贿行为在贿赂腐败中的具体角色和作用,紧紧抓住贿赂腐败的发起者这个矛盾的主要方面,区分具体情节,严格罪与非罪的界限,坚持行贿受贿一起打,一把尺子量到底的原则,有效遏制乃至消弭贿赂腐败,构建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和社会生态。

(作者单位:河南省南阳市委党校)

责编:林宏斌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