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郑州也曾有支"铁道游击队" 2000多人专炸日军火车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5/09/16 09:43:58 戴旭
字号:AA+

导读: 周毓松说,埋雷、制炸药,破坏队员干的都是“脑袋拴在裤腰带上”的危险活儿,稍不小心,就可能炸死自己。后来,熟悉机械和电工的队员发明了特种地雷“启闭器”,能在埋置后不须专人看守打火,就可以自动引爆。

平汉铁路破坏总队破坏的日军铁路运输设施——淮河铁路桥。翻拍自《中原文史》

抗战时期,有一支活跃在郑州周边的铁道游击队——平汉铁路破坏总队。他们多是铁路工人及其子女,领导者不少是二七大罢工领导人。他们炸火车、毁铁路,让日军头痛不已。

由于历史的原因,这支著名的铁道游击队一直默默无闻。由于影视作品的宣传,大多数人都知道“铁道游击队”,但比“铁道游击队”规模大得多的平汉铁路破坏总队,直到20年前才为人所知。

2000多人专炸日军火车

抗战时期,郑州作为平汉、陇海铁路的交会处,战略位置异常重要,中国军队抗战所需的大量人员、物资是通过铁路运输的,日军为了切断抗日军队的后勤保障,曾多次派飞机对铁路沿线进行轰炸。

1938年1月,二七大罢工领导人之一刘文松,以特种工作团团长的名义,在郑州、郾城、驻马店、信阳、江岸五大站设立分团,组织铁路工人及其子女接受爆破训练。1938年5月1日,刘文松在武汉成立了“平汉铁路破坏总队”。这支队伍成立时以平汉铁路工人为基础,有火车司机、司炉、养路工、抬煤工、售票员等铁路职工及其子女,加上密县(今新密)李自然率领的郑、荥、密三县30余名青年农民组成。平汉铁路破坏总队组织严密,后来发展到9个分队,最盛时有队员2000余人。

他们专门破坏日军的铁路运输,扒铁路、炸桥梁、颠覆日军军车等。每炸毁一列军车,毙敌少则数十人多则数百人。

据河南省档案馆《军委会江北交通工作队历年战绩统计表》统计,自1938年9月至1945年7月,破坏队活跃在道清、平汉、同蒲、津蒲、陇海、汴新、淮南7条铁路上,共炸毁机车1690余辆、铁路钢桥110多座、钢轨330多华里,毙伤日军1.3万余人,有效配合了中国正面战场的抗日斗争。

他们的英勇让对手也崇敬

抗战胜利后,很多队员重新回到铁路工作岗位上。1996年,河南省文联干部张明泽根据线索,开始寻访尚健在的队员,最终寻找到周毓松和何惠民等人。现在他们都已经去世了。

1920年,祖籍北京的周毓松生在河南;1937年,周毓松从安阳考到郑州的扶轮中学。学才上了一年,日本人打来了,周毓松背着家人参加了破坏队。

周毓松说,埋雷、制炸药,破坏队员干的都是“脑袋拴在裤腰带上”的危险活儿,稍不小心,就可能炸死自己。后来,熟悉机械和电工的队员发明了特种地雷“启闭器”,能在埋置后不须专人看守打火,就可以自动引爆。

1938年9月,队员在修武一带两次炸铁路,第一次炸死敌人120人,第二次让敌人抢修了35天才通车。

在中原的几条铁路上,破坏队员无孔不入,令日军焦头烂额,他们称队员为“毛猴子”,曾放出话来,抓一个“毛猴子”悬赏3000元。

让周毓松感慨的是,日本人虽然痛恨破坏队员,但心里也很佩服他们,曾为4名牺牲的破坏队员立碑。

周毓松和战友趁天黑偷偷扒开墓,将尸体分四次抬回。作为敌人,日军痛恨破坏队,但作为军人,他们崇敬这种为国捐躯的英勇和血性。

惨烈而崇高的英雄群像

在漫长的8年抗战中,这支队伍中涌现了许多宁死不屈、大义凛然的英雄人物。

1939年10月,第二分队大队长陈林生、吴大均,班长李广恩等10人在平汉铁路汤阴、宝莲寺之间铁道上埋雷,被日军巡逻队发现,敌人包围逼近企图活捉他们。他们视死如归,依然引爆雷箱,和敌人同归于尽。

1940年8月19日,二大队分队长张勇斋,本来已被批准回家完婚,但他杀敌心切,一听说有新任务便决定完成任务后再回家结婚,在焦作李河附近准备炸毁敌人水塔,不幸被捕。敌人严刑逼供,他坚不吐实,并大骂敌人,被日寇纵军犬扑咬而死,残余肢体被焚烧。

指挥部少校政训员、29岁的王祖信,1943年1月3日潜入敌占区修武县活动,准备炸毁焦作煤矿,因汉奸告密被抓,受尽酷刑,坚贞不屈,3天后被枭首示众。

其他的,如留下断后掩护战友牺牲的陈丙离,其隐蔽在山洞里活活饿死了。抗战8年,平汉铁路工人破坏队的队员没有一个屈膝投降的软骨头。

(参考资料:《郑州抗战纪事》,感谢李铁城、张明泽提供帮助)

责编:胡玲莉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