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亿元福彩资金的“星光计划”为何烂尾
来源:海疆综合 2015/09/17 09:34:44 郑永年
字号:AA+

导读: 公益是阳光下的善举,是法治下的福祉,公益资金如何做到“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不仅是巨额公益基金的监管难题,更应考虑制度设计和治理之道。人们不禁要问,有制度,有监督,为何还会出问题?如果,公益都变味,就难以消解质疑社会善良和诚信的声音。请记住,做好福利公益,是社会良心的展示,是人民利益的屏障,容不得半点亵渎和乱来。

棋牌室上演变脸戏码,前后半小时内,两张床被麻将桌取而代之;搜索“星光老年之家”,有地图标注,追踪发现早已废弃斑驳……媒体的调查报道,暴露出一项至少花费134亿元福彩公益资金的 “星光计划”早已“面目全非”。钱花在哪?效果怎样?缘何流产?为何项目只有“短暂春天”?公益项目“烂尾”戳中了舆论焦点。

近些年来,彩票销售收入超过1万亿元,按照规定,其中部分收入用于福利事业,如“扶老、助残、救孤、济困、赈灾”。正因此,民政部门利用福彩公益资金推出“星光计划”项目,在全国一些社区建成32000多个公益性质的老年活动室、敬老院,提供给老年人娱乐、健身,且早在2005年投入的资金至少已达134亿元。但实际效果呢?正如网友看了报道后质疑项目存在的真实性,“只听说过‘星光大道’,没听说过‘星光计划’。”

事实上,截至2014年,民政系统用于老年福利类项目的福彩公益金达到474.57亿元。远不止一个“星光计划”,比如还有解决各地农村五保供养设施滞后问题的“霞光计划”,加强孤儿特别是残疾儿童的救助保护水平的“蓝天计划”等。可见,福彩公益金投入公益的力度之大,足以让人期待一个更完善、更全面、更和谐的慈善救助格局。但是,项目“烂尾”、账本“模糊”、成效“打折”,绝非某地社区书记说句“效果很好”就能忽悠而过的。

“星光计划”公益项目“撂荒”,折射出实施、评估、监管的责任缺位,也在一定程度上警示,公益之所为公,不仅一做了之,更应该回应公众的疑问和关切。或许人们会问:一个公益项目,规划设计是否有科学论证并问需于民?不管是阶段性项目还是持续性项目,资金去向、用途是否该向社会公开?项目收尾,是否评估后公示?不透明、难监管、有腐败等,已是现行福利公益资金使用过程中存在的突出问题。更难怪,审计署在去年抽查18个省级财政、民政、体育行政部门及4965个彩票公益金资助项目,发现169亿元违法违规金额后,建议依法整改、追究责任、并建立健全责任追究和问责机制。没有一个完善、合理、科学的项目实施机制和监管问责机制,怎能做到公益的“明明白白”“清清爽爽”?

更重要的是,实施不能替代监管,监管不能没有制度设计,制度建设也应依托于社会治理格局。不少人有“项目落地就算完成任务”的想法,可是实施的好坏不能自我裁定,不能“运动员、裁判员一肩挑”,否则哪里能确保钱用在刀刃上、工作干到实处?也有人认为“监管是项目的一个环节,虽不可少,规定动作有了即可”,其实恰恰忽视了其中的科学性和有效性,没有制度设计基础的项目难免盲目、随意,怎能保障公益效益最大化?还有人觉得“一项目一立制,按规矩落实不会出错”,这固然有道理,但是项目的制度化不仅是单一的推进,而应该在社会治理格局下统筹安排,这显然对现代公益事业提出了高标准和严要求。

公益是阳光下的善举,是法治下的福祉,公益资金如何做到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不仅是巨额公益基金的监管难题,更应考虑制度设计和治理之道。人们不禁要问,有制度,有监督,为何还会出问题?如果,公益都变味,就难以消解质疑社会善良和诚信的声音。请记住,做好福利公益,是社会良心的展示,是人民利益的屏障,容不得半点亵渎和乱来。


福彩公益金去向成谜 “星光计划”花134亿无影

在我国,福利彩票销售不断刷新纪录,近十年来,彩票销售收入超过1万亿元。根据规定,除去成本和奖金,福彩收入应当用于社会福利事业——“扶老、助残、救孤、济困、赈灾”,而其中,“扶老”是福彩公益金使用的第一宗旨。

截至2014年,民政系统用于老年福利类项目的福彩公益金达到474.57亿元,各级财政在养老事业方面的支出也不少。这些钱,究竟花在了哪儿?“扶老”效果怎样?一起来关注民政系统花费134亿资助的一个“扶老”项目——“星光计划”。

上百亿的“星光计划”难觅踪影

2001年,“星光计划”启动,民政部门利用福利彩票的公益资金,加上地方财政的配合,在全国一些社区建成了32000多个公益性质的老年活动室、敬老院,提供给老年人娱乐、健身。公开资料显示,到2005年,各级福利彩票等公益资金投入就达到了134亿元。

对于这一公益项目,民政部有严格的规定,特别明确:“星光计划要遵循方便适用、小而多样、功能配套的原则”;并且着重提出:“新建和改扩建之后的社区老年人福利服务设施要保质保量,不浪费、不流失,服务机构能生存、能发展”。

近期,央视记者在多地进行调查,却发现这些当年花费上百亿资金建成的老年活动室,如今大部分已经难觅踪影,很多已经“面目全非”。

在记者走访的29家星光老年活动室中,只有11家还在运行。在陕西商洛、北京、上海、广州等4个城市当中,只有广州市还在继续对“星光计划”进行资助。

商洛:老年活动室变身小旅馆

陕西是最早开始试点“星光计划”的西部地区,2001年,根据各地老龄化的程度,陕西省选定了西安、咸阳、商洛三个城市进行重点试点。

在陕西商洛,几经周折,记者在东店子社区找到了一处星光项目,但记者发现,老年活动室已经变身为旅馆。为什么老年活动室会被个人承包又转租出去?东店子社区书记王刚明表示,民政部门当时资助4万元新建老年活动室,而现在活动室运行的情况很好。

为了向记者证明活动室的运行情况,这位书记表示可以带记者去现场看一下。前后不过半个小时,棋牌室已经完全变了样,两张床已经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两张麻将桌,旅馆里也出现了专门为老年活动室服务的社区工作人员。

老年活动室变成了随时可以上演变脸戏法的“魔术室”,社区的这种行为由谁负责监管?记者拨通了商洛市商州区民政局的电话。商洛市商州区民政局表示,已经停止“星光计划”的相关工作,目前并没有科室负责监管这个项目。

北京:“星光计划”查无此处

记者发现,商洛的情况并不是个案。打开手机搜索软件,记者输入了“星光老年之家”后,北京出现了很多坐标,从地图上看,至少有上百家。

按照搜索结果,记者首先来到北京市甘露园小区,还没进小区门,就看到“星光老年之家”的红色牌子。但是小区的安保人员却说,这里没有什么老年人活动室,居委会工作人员也表示,没有听说过所谓的“星光老年之家”。

记者随后前往朝阳区酒仙桥红霞路社区,老年之家已经成了被遗弃的平房,“星光老年之家”的标识牌已经褪色,门口放着废旧的打印机,纱窗上积满灰尘。

“星光计划”缘何流产?

记者在多个城市展开调查发现,大多城市当年建成的老年活动室已经名存实亡:有的变成了社区办公楼,有的开始对外营业。134亿福彩公益金的投入、全国范围的推广,却得到了这样的结果,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记者找到了“星光计划”的起草者、原民政部老龄司副司长阎青春。阎青春估算,大体上“星光计划”有三分之二甚至四分之三都流失了,这一项目执行了3年后就停下了,阻碍因素是居委会出租、挪用老年之家。在基层,老年活动室计划与原本的初衷越来越远。

在调查中,即便是在对“星光计划”继续进行资金投入的广州,民政部门每年还在对老年之家的用途进行监管,并给予3万到7万元的补助,但是社区对于这些资金的去向却并没有详细记录。

(海疆在线综合人民网、京华时报)

责编:司舒逸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