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义桅:美国的中国焦虑
2015/09/21 08:51:32 刘仰
字号:AA+

导读: 中国焦虑、美国焦虑,集中于世界秩序焦虑,习近平上任以后就一直绕着美国在下棋,美国担心中国在另起炉灶,挑战国际秩序。中国是现行国际体系与国际秩序的得益者、攸关方,并非在国际秩序之外,如何挑战?至于大选年美国担心自身对国际秩序影响力下降,而拿中国来说事儿,世人只能一笑了之。

1258864492_rIjduu

中美关系出现改革开放以来的最大变化——战略脱钩: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美国重返亚太,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与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TTIP)等高标准贸易与投资安排,而中国重返欧亚大陆,千里跃进大别山——中东、中东欧、中亚、西亚、南亚,搞“一带一路”。虽然双方都强调不排斥对方,但中美战略交集在缩小,而战略分歧在扩大。

中国将注意力从原先的美西方转到周边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身上,与欧亚大陆另一端的欧洲打得火热——中欧战略对接,产能合作,开发第三方市场,颇有漠视美国的味道。更让美国不爽的是,中国与俄罗斯打得火热,通过分别举办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如影随形,刺激美国的效应显而易见。

随着习近平本月下旬访美临近,美国政界、商界、舆论界竞相借此说事,尽情表演,显示“爱国”。一些媒体频频拉高批评中国的调门,把中美之间这两年的热门问题抖了个遍;一些政客更是扬言抵制习近平访美,建议美国政府取消此访来博取眼球,表达利益关切,给政府施加压力;一些平时稳重的中国问题专家都发出了“中美关系处于临界点”的警告;更有战略界反思“谁失去了中国?”耸人听闻地声称对华接触政策已到尽头,还有人乘势唱衰中国、唱衰中美关系,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

中美关系果真在质变?其实,稍微对美国的选举文化,利益集团政治和美国人动辄责怪外人的德行有所领教的人都知道,这些挟持中美关系的言行不过表明美国自信心在下降、塑造中美关系的能力在下降。不仅如此,美国相对中国的比较优势也在下降,不断拿中国黑客攻击窃取美商业秘密说事儿是典型表现,兼之全球战略调整未到位,故出现“中国焦虑”。其实,这是美国焦虑的表现——美国霸权还能扛多久?故此,中国焦虑、美国焦虑,集中于世界秩序焦虑,习近平上任以后就一直绕着美国在下棋,美国担心中国在另起炉灶,挑战国际秩序。

究竟是谁的秩序?当然是美国主导的现行国际秩序。美国对国际失序的主导能力下降,就怪中国的挑战,说白了是怪中国在挑战美国霸权。战后国际秩序在欧洲、远东地区都是美国挑战(修订)的:1948年启动的马歇尔计划、1951年达成的《旧金山和约》,片面对日媾和,将中国钓鱼岛管理权转给日本等,就在挑战战后秩序。联合国权威的下滑与美国的挑战密不可分。

究竟谁在挑战国际秩序?过去是美国,今天仍然是美国。美国通过在大西洋、太平洋推行新的更高标准的贸易、投资协定架空世界贸易组织(WTO),孤立中国,TPP+TTIP=EBC(everyone but China,唯独不包括中国)的说法,就是例证。

中国并非在国际秩序之外

所谓中国挑战国际秩序,是怎么挑战的呢?中国是现行国际体系与国际秩序的得益者、攸关方,并非在国际秩序之外,如何挑战?但是现行国际秩序是否存在补充、完善的问题?答案显然是肯定的,中国联合其他新兴国家推动国际秩序朝向更加公正、合理、包容、有序的方向发展,是对国际秩序负责任,也有利于美国,因为美国才是现行国际秩序的主要受益者。国际秩序的与时俱进、可持续发展,也是美国的核心利益。至于大选年美国担心自身对国际秩序影响力下降,而拿中国来说事儿,世人只能一笑了之。

历史一再证明,中美共建国际秩序是历史的选择、时代的选择、未来的选择。

过去,中国是美国的二战盟友,是战后国际秩序共同缔造者、捍卫者和受益者。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中美在伊朗核问题、朝核问题等世界热点问题上取得了很好的合作,没有理由不坚持这种合作。

现在,中国是现行国际秩序的主要参与者、利益攸关方,加入国际组织、批准的国际条约比美国还多,从全球气候变化谈判,到联合国后发展议程,没有哪项国际事务不需要中美合作。

未来,中国也必须和美国合作,推动国际秩序改革、创建新的国际秩序。中国传统上是农耕文明、内陆文明、地域性文明,这三大文明软肋,使得中国不可能提出、推行像美国那样的全球秩序倡议;中国是世俗文明、取经文化,缺乏像美国那样的“两面靠洋”的地理优势及基于基督教的普世价值。因此,中国不可能主导国际秩序,取代美国的全球霸权地位。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融入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今天,国际体系面临大的挑战,WTO等全球层面贸易、投资机构吸引力下降,区域合作、双边自由贸易协定(FTA)、双边投资协定(BIT)成为趋势,中国也从产业链低端迈进到中端,局部至高端。在这种情形下,寻找新的比较优势,积极有所作为,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和亚投行倡议,是对现行国际秩序的有益补充而非另起炉灶、挑战现行国际秩序,原因有四:

一、规模:“一带一路”与亚投行都是区域性合作倡议或组织,着眼于欧亚大陆、亚洲的互联互通、基础设施建设,不具备国际秩序的规模效应;

二、性质:亚投行也好、“一带一路”也好,甚至上合银行、金砖银行,都强调绿色、劳工标准,强调与现行国际、地区合作架构兼容,欢迎美国个人、公司、政府出钱、出力、出谋划策;

三、功能:亚投行、金砖银行、上合银行及“一带一路”,与TPP等高标准贸易-投资安排不好比,主要解决区域合作的融资、互联互通问题,推动区域合作,有利于区域繁荣稳定,减少恐怖、暴力及热点问题频发,有利于美国;

四、途径:“一带一路”强调“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共商”就是集思广益,“共建”就是群策群力,“共享”就是人民受益,包括域外国家的合作共赢,不可能也不会排斥美国。

总之,作为世界唯独两个超过10万亿美元年产出的最大经济体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中美对世界秩序的未来走向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在全球气候变化谈判、可持续发展等关乎未来人类走向的重大问题上,中美合则世利,斗则世伤。世界热点问题的解决、国际秩序的未来,寄希望于中美合作。合作共赢,开创未来,规范着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走向。

习近平在下周访美时,将向国际社会及美国各界阐述“一带一路”伟大倡议,并力推中美投资协定谈判取得决定性进展,推动中美在网络、气候变化等新领域的合作;劝美国加入亚投行,切实体现中美合作构建国际秩序的时代要求。中国的积极进取,并非与美国竞争,挑战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恰恰相反,是推动国际秩序更加完善、有效,更好维护中美共同利益。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

责编:司舒逸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