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往事如酒 温暖我心平复我心
来源:北京知青网 2015/09/21 10:08:08 戴旭
字号:AA+

导读: 都说乡下人淳朴、厚道,没有身受,说起来总有些人云亦云缺乏份量的实感。在乡下教书的日子里,每逢年关将近的时候,我的办公室、寝室里总会接待一些突然来访的学生家长。

都说乡下人淳朴、厚道,没有身受,说起来总有些人云亦云缺乏份量的实感。在亲身体验了以后,觉得乡下人的好,不是单单俗成的几个淳朴、厚道可以包容得了的。

在乡下教书的日子里,每逢年关将近的时候,我的办公室、寝室里总会接待一些突然来访的学生家长。这些家长平常日子里因为忙,因为这样那样走不脱的理由,是很少到学校来的。要过年了,喂了一年的猪也肥了,地里的活路儿歇了,正是将一年紧吃俭用积攒下的并不多的钱用来置办年贷,准备着过一个祥和富裕的正月的时候,他们几乎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孩子的老师——接老师来家吃年猪肉。

就是平常居家再节俭,此时也要买两包好烟,因为家长都知道先生一般好烟,饭不吃可以,烟不抽是万万不行的,十指熏得焦黄,额头烤得发黑。见了老师,先急急撕了锡皮纸,敬上烟,又忙忙地摸出火柴来点上,在先生吐出第一口饱满的烟雾中,家长的脸长绽开不修饰的纵横的笑。“老师啊,晚上请您上家坐坐。其实,也没啥,今儿个杀年猪,一年到头了,只顾穷忙……”。碰上我有事不能去,家长就急了:“那……那……明天行不?后天中不?”

我知道乡下杀猪极有讲究的,首先是不能逢亥杀猪,因为亥属猪,亥日杀猪,就破了槽气,日后喂不肥猪;其次要选在申、酉两日杀猪为大吉,申酉属金,亥属水,金生水,此日杀猪,可使来年猪壮如牛。因此选定一个日子,是不好更改的,于是往往某一个日子总有五、六个家长同时来接。苦我没有分身术,害他们你争我夺,争得脸红气喘。在这个时候,我就在心盘算一下,选一个家境差一些的先去,潜意识里算是对他们盛情的一种报答吧。我应邀的一家喜之不尽,其他几家也就不再争执,依次决定下日期,他们如约杀猪,我如期赴宴。

学生的家离学校总是有些远,要翻几道堤,涉几道河,上完当天的课,带上几个班干部,一路以散步的形式去爬堤涉水,走过几条被垂直的杨柳依依掩映的田间小路,走上乡场,一阵狗吠,便有主人的喝斥:“瞎眼的东西,连先生都敢咬么?”然后是报喜的叫嚷:“哎呀,可把您盼来了。”

先生来家吃年猪肉,总要请几个陪客。请谁呢?自家的长辈要请,有点墨水能侃水浒的也要请,请来陪先生说话呀。村里德高望重者要请,村长书记更要请,林林总总,就是一大桌,桌子在常屋正中公公正正摆开,上席背后的墙上总摆有四季常设的“天地君亲师”的牌位。无论长者、能人、书记、村长,此时都要屈居下席,上席上位我是无论如何也推不掉的。

菜一盘接一盘地上,从猪肉到猪排,从猪肝到猪肚,新拔的蒜苗切得细碎撒在上面,显得愈发青翠,外加鲜红的干辣椒炒成的野兔丝、柴鸡块,满满盈盈一大桌,呈现馋人的辉煌。陪客一个接一个地敬酒,敬酒的理儿各不相同又大体相近,总离不开孩子的学习和成长。三杯两杯下肚,火盆里的火便有些飘忽,蓬地大了,满屋的人都在热闹的说笑着,将一年踏实劳作换来的真实轻松无保留地释放出来,感染着我,发出愉悦的笑声。狗在桌底下专心致志地钻来钻去,毛茸茸的尾巴一下又一下的扫着我的腿,平添许多的情致。

酒足饭饱,摇出门来,一轮瘦的月已在中远天近时,皆朦胧成一片灰黑的存在,漫长地里传来狗的吠声,为冬夜的乡村增添几许实在与安然。家长点了马灯,交与一学生执了,高高地举起,红红的照亮醉的眼,正要开路,家长从屋里奔出,擒一块肉香四溢的猪的臀,连声说不成敬意。再三推辞,终明白盛情之下却之不恭的强迫。一行人前呼后拥地走上归校的路,要翻堤了,回首一望,众陪客仍站在乡场里望着我们,醉了的心中涌起了波涛般的暖意。

这暖意温暖了我一个个寒冷的日子。离开了小村,离开了乡下,挣扎在熙攘的都市,多少个岑寂的深夜,灯下枯坐,为世事,为功名而心生烦恼、生怨恨、生倦意的时候,眼前便会亮起一盏盏高高的马灯,哗哔嘣嘣地燃着,往事如一壶窖藏的醇酒,温暖我的心,平复我的心。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