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普拉斯再组阁有何新意
来源:新京报 2015/09/22 09:15:07 作者:史泽华
字号:AA+

导读: 在希腊新一届大选投票中,99.5%的计票结果显示,激进左翼联盟以35.5%的得票率大幅领先于中右翼的新民主党。这样,左翼“黑马”齐普拉斯再次以议会第一党团党魁的身份获得组阁权,重获4年执政机会。

在希腊新一届大选投票中,99.5%的计票结果显示,激进左翼联盟以35.5%的得票率大幅领先于中右翼的新民主党。与上届执政时相比,得票率缩水不多。这样,左翼“黑马”齐普拉斯再次以议会第一党团党魁的身份获得组阁权,重获4年执政机会。

齐普拉斯及其支持者,像极了古希腊“弥罗斯辩论”中的弥罗斯人。当时,雅典人大兵压境,弥罗斯人实力不济,不管是选择战争还是屈服,结果其实都一样。但他们依然选择了战争,并在战前辩论中再次向侵略者重申了自己坚守的正义原则。当前,无论原因多么复杂,希腊欠钱这件事都是事实,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两大政党联盟所争的,无非是哪些人需要比别人多承担点以及如何让整个国家在还债过程中更有尊严一些。

老实说,过去在任的8个月中,齐普拉斯的表现谈不上好。上台后不久便背弃诺言,不再拒绝紧缩措施,而且接受了条件苛刻的新救助协议。其结果是,本党超过四分之一的议员投票反对新协议,25位议员分裂出去另组政党,政治领袖颜面扫地,执政联盟实际丧失多数议会席位,政府面临随时倒台的危机。但齐普拉斯的失信也证明了一个严峻而不争的事实,无论是谁执政,希腊都要先紧缩开支、再谈刺激改革。

接下来,谁的福利先被紧缩成了最大的问题。经济危机状态,中产阶层坠落、底层群体扩大,左翼政党只要动员得力,无论何时出现了票源短缺,都很容易迅速补上。对于底层民众而言,左翼政党在台上,不管有无能力让紧缩改革的过山车跌落得更温和些,但至少总能让他们相信,政府里有人在替自己说话,要先加征富人的税再削减穷人的补贴。因此,不管齐普拉斯在政治上如何折腾,总还会有一大批坚定的支持者。

再选中获胜,让齐普拉斯放下了不少心理包袱。一则,不必再过于担心传统支持者的不满,因为经过公投和内阁垮台之后,债务违约、退出欧盟这条路已经堵死,除了把宝继续押在齐普拉斯身上,他们别无选择。二则,可以大大方方地以正统“全民党”的身份,与反对派讨价还价,寻求妥协之路。

从政治上,这一劫可以让齐普拉斯更名正言顺地穿自己的鞋、走别人的路,劫取右翼政治市场,让亲欧盟的新民主党无路可走。他在胜选后称,“希腊人民给了我们一个明确的任务,去继续为国家由内至外地战斗。”齐普拉斯的再次组阁,也让国际债权人稍稍松了一口气。毕竟,老对手尽管难缠,但总比更换对手、另起炉灶、再被否决要好得多。

第二次组阁机会,让齐普拉斯增加了一些政治底气,但政党基本格局变化不大。希腊政党单独组阁的选票门槛是38%,激进左翼联盟仍需另外找个小党一起组阁。选举结果公布后,齐普拉斯已宣布继续与上届盟友、得票率3.7%的极右翼政党独立希腊人党组建联合政府,历史仿佛在重演。

生活要继续,一大堆棘手的问题也还摆在那儿,无论是过分勒紧裤腰带还是借新债还旧债,都不符合当前希腊社会的利益和情绪。多数民众所希望的,还是齐普拉斯的经济刺激计划早日驾临,让人看到增长的希望。

不过,选后激进左翼政党与极右翼政党继续站在同一条船上,前所少见,稳定性难以预期,新政治妥协的难度却可想而知。对于今后希腊政治的走向,仍需静而观之。

责编:黄婉宁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