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清明上河图》逆袭之路:从少人问津到跑着去看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5/09/23 09:14:10 作者:宋宇晟
字号:AA+

导读: 在故宫博物院研究室主任余辉的记忆中,以前展出《清明上河图》并没有出现过类似“故宫跑”这样的“盛况”。“我在故宫这些年,《清明上河图》就展出了7、8次。前面那几次没什么人看,根本就不用排队。每次我去看,只有三三两两的人在看。”他回忆到。

《清明上河图》逆袭之路:从少人问津到跑着去看

  张择端本《清明上河图》局部。

中新网北京9月23日电(宋宇晟)从少人问津到跑着去看,《清明上河图》完成了一次华丽的逆转,同时还衍生出了一个新词——“故宫跑”。

18日,来自澎湃新闻的一则独家报道将“故宫跑”带入了公众视野。这条新闻这样写道:“到故宫看‘石渠宝笈特展’需要排六七个小时的队!如果不想排如此长时间,那么,就得起个大早,到午门排队,开门后,一路狂奔入宫……这是最近每天在故宫上演的一幕。”

“石渠宝笈特展”于9月8日在北京故宫开幕。此次特展共分典藏篇和编纂篇,诸多国宝级展品皆列于武英殿的典藏篇,展出的书画文物规格之高、一级品之多,在故宫博物院乃至中国博物馆界都极为难得。

备受关注的北宋张择端《清明上河图》位于故宫武英殿正殿,全卷展出。而这幅北宋名画上一次全卷亮相已是10年前的故宫博物院80周年院庆之际了。

《清明上河图》逆袭之路:从少人问津到跑着去看(2)

9月8日,游客在北京故宫博物院观看石渠宝笈特展上的《清明上河图》,此次全长528厘米的书画作品全卷铺开陈列,难得一见。10年前在故宫博物院80周年之际这幅作品曾全卷展开展出。之后分别在香港和日本展出,但都未曾全卷展出。11月8号,展览结束之后,参展的藏品将被入库封存,至少3年不会再进行展出。该展命名是因为每一件展品都收录在大型著录文献《石渠宝笈》当中。《石渠宝笈》收录的都是上到魏晋,下到清代初年的书画藏品,它的诞生是经过从乾隆开始的清代多位皇帝亲自督办的,其中收录的都是清代宫廷珍藏的精品。 中新社发 张浩 摄

曾经少人问津 题材受民间艺人追捧

相隔十年,再次亮相。待遇却迥然不同。

在故宫博物院研究室主任余辉的记忆中,以前展出《清明上河图》并没有出现过类似“故宫跑”这样的“盛况”。“我在故宫这些年,《清明上河图》就展出了7、8次。前面那几次没什么人看,根本就不用排队。每次我去看,只有三三两两的人在看。”他回忆到。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在回应“故宫跑”时,也从侧面证实了《清明上河图》之前的境遇。“在故宫,这(指‘故宫跑’)是之前几乎没有的现象。”

从两位故宫人的表述来看,《清明上河图》之前际遇并不好,用“少人问津”来形容应该并不为过。甚至10年前《清明上河图》全卷亮相也未引起今天这样的“盛况”。

事实上,故宫对于《清明上河图》在2005年的那次亮相不可谓不重视。当时,以北京工业大学马重芳教授为首的科研人员还专为《清明上河图》量身定做了恒温恒湿充氮的文物密封展柜。或许是因为展览地点在当时还未开放的延禧宫,这次展览并没有引起公众太多的注意。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清明上河图》开始为人们所熟知,并且成为了一个时常出现在新闻中的元素。只不过,这里的《清明上河图》并非故宫所藏的,而是存在于民间。

比如,2005年,农民艺人用麦秸做出《清明上河图》;2008年,18米巨型根雕《清明上河图》亮相开封;2008年,“清明上河图”瓷器红绿灯亮相景德镇;2009年,当时中国最大石雕版《清明上河图》完工;2009年,全球最长十字绣《清明上河图》亮相成都;2010年,浙江嘉兴民间艺术家创作蛋壳《清明上河图》;2010年,835万颗钻石镶成的全长21米的《清明上河图》亮相广州;2013年,四川峨眉5绣娘绣6米长《清明上河图》,一母亲为女儿赚上大学费用3年绣6米长《清明上河图》;2014年,菊花版《清明上河图》、铜丝版《清明上河图》亮相。

以上还只是这些年关于《清明上河图》新闻中的一部分。这幅古卷从皇家珍藏逐渐成为了各种民间技艺的展示平台。越来越多的人制作出各种版本的《清明上河图》。

《清明上河图》逆袭之路:从少人问津到跑着去看(3)

9月12日是故宫《石渠宝笈特展》迎来的第一个周末,大清皇帝的近300件压箱底儿的宝贝让等待参观的游客排起了近一站地的长龙。由于展厅实行200人的参观限流,工作人员不得不广播提醒:“今天参观观众较多,排队至少需要6个小时”。 图片来源:CFP视觉中国

近年一路升温 看画前要换上跑鞋

事实上,2002年《清明上河图》在上海博物馆展出时,就曾出现了排队长达6小时以上的现象。

2010年,争相看展的情况还出现在了香港。当时,在香港展出的是上海世博会中国馆“镇馆之宝”电子动态版《清明上河图》,而这次为期三周的展览所售出及预留予学校及团体的门票总数超过了78.5万张,大量门票在短短6天内全部售罄。最终,这次展览共吸引了逾90万观众参观。

就这样,数年之间,《清明上河图》一路“升温”。到了今年,观者若想在故宫中一睹这幅古卷的真容,就要做好等待几个小时的准备了。如果不想排队等,就只有加入“故宫跑”了。

19日一早,单霁翔出现在故宫午门。当天,故宫开始给要参观《清明上河图》的观众发放号码牌,观众需分组领号排队参观。

不过,单霁翔的出现并没有改变观者的观看模式。有报道指出,参观者要排队六个小时,却只能在工作人员的催促下看五到十分钟。对此,有网友善意提醒,看画前换上跑鞋,别忘了带吃的和马扎,也有网友将看画的过程形容为“在高峰期的地铁2号线上看字画”。

即使这样,观者的热情仍然不减。有报道这样描述道,很多观众几乎趴在展柜上,一厘米一厘米地观看。在现场工作人员一次次提醒中,队伍缓缓地往前移动。不少爱好者看一遍不过瘾,不惜第二次、第三次重新排队观看。

《清明上河图》逆袭之路:从少人问津到跑着去看(4)

  19日清晨,观众分组排队,等候进场参观。上官云 摄

拥挤,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国家进步和大众心理的变化

对此,单霁翔同时也表示,“观众排了这么长的队伍,还那么耐心,我们心存感激。从中也能看到大家对传统文化的热爱、对文物意义的理解,我们十分欣慰。”

这里,单霁翔的“欣慰”应该是针对观众的“热情”说的。澎湃新闻的报道证实了这一说法。

单霁翔在接受采访时说:“出现拥挤,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我们国家进步,观众的文化需求提高了,这是好事。我特别感谢观众的耐心和理解,我们也在不断总结经验,好事要做好。”

在“拥挤”这件事上,白岩松则说的更为直接。在他看来,故宫的“拥挤”似乎还有种和国际接轨的意味。“这种情况全世界都一样。去卢浮宫,在《蒙娜丽莎》、《自由引导人民》等作品前,看不了两眼就被人流挤走了。在这样的名作面前,不能抱着一种可以在那儿静静欣赏的心态,那得有什么样的条件?《清明上河图》一生中有机会见一眼都不易。”

白岩松认为,排队看展的这种现象非常好,“如果《清明上河图》在武英殿展着,然后游客爱答不理的,偶尔有人过来瞧一眼,天哪,那简直就是太吓人了!排队的人这么多,而且几乎排不上还有人在那儿排,我认为是好事,不是坏事”。

20日,记者就此事采访了中国美术学院艺术人文学院副教授吕澎。他将《清明上河图》展前的“拥挤”归因于大众心理的变化。

在吕澎看来,这种现象与“社会生活本身的变化有关系”。他说:“过去的二三十年,(中国人的思想)仍然是处于(正在)苏醒的状态中,是在开始寻找可能性的状态中,是在积累。而经过这几十年,从财富的积累到问题的产生,都会引发人们的思考。”

吕澎告诉记者,今天的收获和遭遇的问题,可能都跟我们的历史、文化有关系。“大家会慢慢在心理上调整自己。我们开始反省、反思,(想要)看看过去。我觉得这是大众心理慢慢的一种变化。这其中很重要的东西就是对历史的回顾。其实,未来的依据都在过去。”他说。

责编:杨琳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