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反哺农村从青春的乡愁开始
来源:中国青年网 2015/10/08 10:21:50 金一南
字号:AA+

导读: 如今的一篇“博士返乡笔记”再次戳中了在外学子的泪点。乡村为城市的发展输送了太多的人才血液,如今也该到了回流给养的时候了,而这一切就从青春的乡愁开始吧。

年初,一位叫王磊光的博士生,他的一篇“返乡笔记”让无数在外漂泊的青春学子泛起了回乡的情感涟漪,当然也包括笔者的一位挚友—林。

林常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家草窝。初识林,是在大学新生报到的时候,因酷爱运动的共同兴趣,很快便以兄弟相称,推心以待。大学的岁月时光总是过得很快,转眼便至毕业季,林的学业成绩很好,这可能与其年少时养成的刻苦习惯有关,正当其他人都在为就业而四处奔波时,林却已收到好几个单位的邀请。我们当然为他高兴,正当我们提议,该去哪里好好庆祝一番时,他的一句话令所有人愕然:“我决定回家乡,去那个生我养我的地方。”作为他的挚友,我知道他选择回家必然有着充足的理由,但事后,我还是表达了心中的不解:“留在这座城市发展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机会肯定比回去大得多,为什么会选择回去呢?”林说,金窝银窝再好,毕竟不如自家草窝睡得舒坦,如果每个从农村出来的学子都想着留在大城市,那么谁来建设我的家乡,我们的乡村?或许是因为从其眼中看到了抉择的坚毅,我便不再多言了。

从林的身上,读到最多的是“落叶总要归根”的家乡情结。一次校际球赛后,躺在场边休息,林第一次提到了他的母亲,他说,每次回家,母亲总会有意无意地提到他外婆的生前遗言:“我走后,记得一定要把我的骨灰运回老家安葬”。林说他能读出母亲既希望他毕业后能留在城市发展有番大作为,又希望他毕业后马上返乡的矛盾情绪。落叶总是要归根的,正如雪中送炭远比锦上添花来的更有意义一般,笔者相信林选择回去建设闭塞匮乏的乡村是看上其有着非凡的社会意义,何况它还承载着太多儿时的美好回忆及不解的亲情。

林说,大学生村官给了他一个完美的展示平台。大学生村官,始于十七大之后,去年5月,由中央组织部召开的全国大学生村官工作座谈会,更是赋予了这份职业重要的历史使命感。林通过考试,顺利地考上了其所在乡村的大学生村官岗位,他说,这是个为家乡出力的绝好机会,村里的乡亲很早就得知了他这个消息,自然也就传开了,不仅电话来了好些个,就连人都来了有几波了。事实上,学识总是需要施展平台的,大学生村官之前,学子返乡建设大多限于个体创业,难有大学生村官这般行政统筹的集体化倾向,可以想象,林的学识配上村官这个行政平台,决然是会干出一番事业的,通过最近的几次电话叙旧,笔者已然感受到了他的家乡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一年的春晚,《常回家看看》唱出了无数人的热泪,如今的一篇“博士返乡笔记”再次戳中了在外学子的泪点。乡村为城市的发展输送了太多的人才血液,如今也该到了回流给养的时候了,而这一切就从青春的乡愁开始吧。

责编:杨琳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