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树增:我们军人为什么打仗
来源:思想大视野 2015/10/10 08:26:30 金一南
字号:AA+

导读: 我们军人为什么打仗,我们为什么要流血牺牲,是为了中华民族永存世上。


作者:王树增

王树增 中国著名的军旅作家。1952年2月生于北京,少将军衔,国家一级作家,现供职于武警部队政治部创作室。全军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

我将郝梦龄将军遗书当中的一句话记在了我的笔记本上:我们军人为什么打仗,我们为什么要流血牺牲,是为了中华民族永存世上。

大量的史料证明,日本这个民族的生存危机是与生俱来的。日本人的心理和他的举止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他那种深深的生存的忧患意识是融汇在他的血液里的,过去如此,现在也是如此。

开战前的中日两国

它的民族文化的一个巨大优势,就是集体性的向心力。虽然现在日本已经文化多元了,但是日本民族人心的凝聚力在世界上仍是罕见的。

理解抗日战争必须要知道开战之前中日两国是什么样的国家,这个至关重要。

日本,经过明治维新已经变成了一个初步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它的工业生产能力、国民生产总值反映到军备和军队上,无论是陆军还是海军,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凶悍的军队。更重要的是日本天皇制,天皇制几乎是准宗教式的,天皇制就是神道,日本人认为天皇就是神,日本是一个以神统治的国家,日本的子民都是神的后代。

这就衍生出很多准宗教甚至宗教的内容,比如武士道,对死亡的蔑视、对死亡的淡漠、无限忠君的思想等等。这些东西,都深入到日本民族的整个文化之中,尤其是陆军,单兵作战能力为什么这么强?这也和它的民族文化的基因有关。它的民族文化的一个巨大优势,就是集体性的向心力。虽然现在日本已经文化多元了,但是日本民族人心的凝聚力在世界上仍是罕见的。

我们对比一下中国。开战之前的中国,首先,中国依旧是个落后的农业国家,有一点民族工业,但很不成气候。无论是工业生产能力还是钢产量,都与日本没有办法比较。反映到军队装备上,我们还停留在大刀向鬼子们头上砍去。即使我们的正规军,也就是国民政府嫡系的中央军,装备最好,也不过是拿钱买一点德式装备。

最重要的还不是武器的差别。当时中国是一盘散沙,中国的版图被各路军阀割据。军阀混战带来一个巨大缺陷,就是政令不统一,人心更不统一。虽然中华民族文化悠久,但是中华民族文化当中有一个链条或者一个现象非常奇怪,就是中华民族是一个泛神论者。中国人信奉的或者崇拜的可能是玉皇大帝,也可能是太上老君,也可能是一只狐狸、一座山、一个湖泊。

文化差异是不一样的,但是这不是孰优孰劣的问题,是它有差异的问题。这种差异在国家和民族面临巨大危难的时候,其缺陷就体现出来了。

抗战胜利的原因

近代以来中国人民万众一心是多么宝贵。于是在抗战初期出现了一个崭新的政治理念叫作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它的含义是在这块国土上不分党派、不分地域,抛弃一切政治偏见、抛弃一切政治分歧,团结一心一致对外。

1935年中国共产党提出民族统一战线,随着思维的一步步演进,最后用白纸黑字的方式向全国人民也向当时的国民政府宣布,我们共产党人不但愿意把自己的军队编成国家军队与日军作战,而且我们中国共产党人要放弃我们为之奋斗的那些主义,比如土地革命的某些政策、暴力革命的理论,而且向全国人民做出保证。在那个时刻中国共产党人倡导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比金子还要宝贵,那是我们民族战胜屈辱唯一的政治保障。

最后,中国共产党的军队连帽徽都被换掉了,编成了三个师,第一仗就是平型关。平型关的对手是日本陆军最精锐的五师团,而且是一线作战。我们以此向国民政府和全国人民做出表率,这个时候谁把党派的利益放在第一位,那是没有良心。并且平型关战役最重要的意义不是军事胜利,而是政治胜利。当时全国的报纸铺天盖地,大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反侵略的自信心。

《论持久战》是贯穿整个抗日战争全局的最高战略原则,换成国民政府叫作以空间换时间。最让日本侵略者心惊胆战的是《论持久战》论述的战略思维,因为日本从入侵中国那天起就想第二天结束战争,它最恐惧的就是陷入战争泥潭。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以及《论持久战》,这是我们理解共产党人在抗战当中作用的一个很重要的依据。

正面战场与敌后战场

我们过去对抗战史的研究过于狭隘。事实上,对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对任何一个方面战场的曲解或者忽视,都是不能解释这场战争的,也是不能解释历史的。

日本吴淞登陆的时候目标是三个月灭亡中国,但是宝山就打了三个月。在上海这块土地上,中国军队的官兵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也表现出了不屈的民族精神。上海是一个典型的商业城市,但是在国难当头的时候,尤其是在淞沪会战的时候,上海民众表现出了巨大的爱国热情,彪炳史册。我们应该为这块土地上的百姓而感到自豪。我从来不相信商业气息能泯灭民族精神,这块土地就是一个证明。

正面战场重大关口的那些重大战役不能残缺,残缺就解释不了战争进程。在正面战场涌现了很多英雄好汉,包括我们的吴淞会战的八百壮士。当然正面战场总体上是往后退的,有两个原因:第一,实力悬殊,肯定要退。从武器装备到战略协同,我们的军队根本没有现代战争的概念,如步炮协同、空地协同等。

所以在正面战场巨大的战役当中经常是近在咫尺,按兵不动,见死不救。原因并不能完全归结于地方军阀部队的私心,最主要的其实是领导者根本不懂大兵团作战是联合作战的概念。还有我们当时的策略,边打边退,以空间换时间,一点点阻击。

虽然正面战场大规模兵团作战时的节节败退可以归结为实力的悬殊,但是国民党内部还是存在分歧,大致可以分为三派:第一,妥协派或者投降派,以汪精卫为代表的。第二,国民党,也叫中间派,实际上他自己有一个俱乐部,叫灰色俱乐部。这个俱乐部是由国民党的高官,包括一些军事将领组成。他们认为,我们打不过人家,打吧,拼完了就完了,反正不行了,亡国是跑不了了。第三,主战派,如果没有国民党内部主战派的顽强支撑,这个民族就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国民党当中的主战派以及主战的官兵,阻击了正面战场抵抗日军的一次又一次大规模攻击的凶狠的势头。那个时候国民政府有一个最低的标准,不变节你就是中国好汉。只要你敢战斗,就是了不起的中国人,就是值得我们尊重的中国人。

人为轴心

人为轴心,就是我们要回顾这场战争最大的要点和核心点。

比如忻口战役时,我们牺牲了一个军长叫郝梦龄。很多人劝他说不能上前线,那里封锁得太厉害,他说我必须让士兵看见我,他们军长还在前线。在过一道山梁时,他被日军机枪扫倒了。他留下很多遗书,其中,有这样的话:军人不死,天理不公。

我们还要记住国民党将领张自忠将军,他是一位悲情将军。“卢沟桥事变”时国内舆论对他一片哗然,骂他是卖国贼。他跑到北平让蒋介石处死他。蒋介石说我给你部队让你去打仗。最后,他牺牲在湖北襄樊附近,那里有一条襄河,他完全没有必要出击,但是他主动出击。虽然他知道他此去可能要死,但是这就是军人的血性,最高标准就是无条件地为国家服务,为百姓服务。毛泽东说,只要秉承张自忠不屈的精神,中华民族就能度过民族解放之最后一段艰苦的行程。

共产党人伟大之处不在于消灭多少关东军,而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是最黑暗、最苦难的日子,他们从参加战争那一天起就准备牺牲,他们最高的境界在于:我还活着,还有一口气,深山密林当中留下我的脚印,我就算胜利,我要让侵略者知道中国人没有屈服,这就是抗联将士们给我们精神上最大的震撼。这就可以解释日本人为什么要解剖杨将军,他们要知道他吃什么。有两种东西,棉絮,自己的棉袄,还有一种草根。

当然可有许许多多的名字,比如二〇〇师的戴安澜师长,远征缅甸的时候,他负伤了,他在昏迷时就唠叨一句,我们一定得回到我们的祖国。好像在一个早晨的时候他突然从担架上坐起来,他就问离祖国还有多远,士兵告诉他还有几华里,这时候他倒下就再也没有醒来。

责编:林宏斌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