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从TPP谈起
来源:中国法律评论 2015/10/11 10:40:01 作者:王江雨
字号:AA+

导读: 现在当今的世界有三个重要的自由贸易协定在谈判之中,这三个自由贸易协定代表着对于下一代的整个的国际经济贸易法规则的重写,但是这三个自由贸易协定中国都是被排除在外的。所以这样来看中国面临的危机和困境是不能够小看的,这实际上就代表了国际政治关系和国际话语权巩固或再分配方面的考量。

20151008033531326.jpg

  王江雨 丨 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为什么是TPP

今天我很宏观的为大家梳理一下。我想可能大家很多人对于这个题目很感兴趣,已经知道一定的细节了。我现在研究国际法到了一定的年纪,就是希望能够有一点自己独特的角度去研究,所以我的视角基本上就是国际关系和国际经济法的交叉研究。今天的报告是我的一些心得,是很初步的,因为我的文章还没有写完。能够给大家分享一下,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也能从大家的问题当中获益很多。那么我就正式地开始做我这一方面的报告。

TPP大家可能都知道,叫做泛太平洋协议,全称是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他连agreement都没有,在TPP出来之前,我想我们国内的很多公众,最起码是官员是一直在观察区域经济一体化这个现象的。但是在此之前我们的公众一直没有这么大的兴趣,对那些花花绿绿的名目繁多的自由贸易协定也没有特别广泛的关注。可以说,TPP承载着地缘政治方面的分量,在此之前的自由贸易协定是从来没有的。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TPP代表着中国在地缘政治上所面临的一个巨大的危机。为什么这么说呢?

现在当今的世界有三个重要的自由贸易协定在谈判之中,这三个自由贸易协定代表着对于下一代的整个的国际经济贸易法规则的重写,但是这三个自由贸易协定中国都是被排除在外的。所以这样来看中国面临的危机和困境是不能够小看的,这实际上就代表了国际政治关系和国际话语权巩固或再分配方面的考量。

看咱们中国,你认为你的经济是欣欣向荣的,你认为你在向着经济强国迈进,总有一天你会成为超级强国,可是话语权的力量有时候是排山倒海翻天覆地的。这个话语权一旦形成的话,你的一切的发展的前景都可能化为乌有。因为是你现有的实力、现有的地位、你现有的对自己的发展前景的展望都是在现有的语境下产生的,而一旦他的新的话语权形成,你现有的语境没有了,TPP所代表的就是这样的一个潮流。

刚才所说到的三个自由贸易协定就是这样的,其中一个是TPP,第二个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就是美欧自由贸易协定(TTIP),这个我们听到的这个的时候也是非常的震惊。因为我长期研究自由贸易协定,我这几年发表的文章都是关于这个方面,所以在这上面还是有一些心得。

我们专门研究的人,从来没有想到这样两个大的经济体之间是可以签订自由贸易协定的,因为之前都是小的经济体之间签订自由贸易协定的,大的经济体之间是不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的,之前跟我的教WTO的同事在之前讨论的时候就说到过,中美之前能不能有一个自由贸易协定,美欧之前有没有可能签订一个自由贸易协定。当时就是说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这就相当于一个核爆炸一样,是一个经贸领域的核战争。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按照现在的理解,当今世界的三大自由经济体之间是不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的。如果你签订自由贸易协定的话,就跟中国的三国一样,两个国家结盟,第三个国家一定会感觉到危险,而众多小国会感到更加不自在受威胁。

在国际关系之中有一种理论叫做安全困境理论,安全困境理论就是说,没有什么绝对的安全,你有宇宙巨人的部队都是不行的,当别人的力量比你强的时候,你一定是不安全的。在大的经济体之间,中国,美欧,这三个之间一定不能签订经济贸易协定,因为两个签订的话,第三个一定会感到孤立,感到孤立的话一定会去反扑的。那么反扑的话,一定会是经济手段、政治手段、战争手段一定都会用上的。

我后面会讲到这个是为什么,为什么会产生一个很大的很严重的这样的一个后果。现在居然出现了美国和欧洲去签订这样的一个自由贸易协定。这是现在国际关系之中产生的一个极为具有影响性的事件,我们研究国际法和国际关系的人必须予以注意。决策者可能比我们更需要去予以注意。

第三个是全球服务贸易协定,货物贸易就没有什么潜力可挖了,货物贸易就跟电脑一样,没有什么潜力,这个市场必须存在,但是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了。真正的能够引起巨量的增长的就是服务贸易,现在尽管我们中国不是非常发达的国家,但是我们的电子商务发展的很快,他就是服务贸易。而且过去是货物贸易带动服务贸易,现在是服务贸易带动货物贸易。电子商务他的本身是一个服务贸易,但是电子商务所带动的服务贸易是比之前的货物贸易倍数增加的。

尽管我没有淘宝的账户,但是我知道每年在光棍节的时候,有多少的交易。就是说服务贸易本身有很大的存量,而且服务贸易会成倍地带动货物贸易。全球服务贸易协定,中国照样是被排除在外的。所以说现在面临的一个状况是非常危险的,中国的决策者怎么去做是非常重要的。

那么今天讲的话,我把我的演讲分成两个部分。第一是我把TPP主要的内容迅速地总结一下。第二就是我们分析一下中国的决策者是怎样考虑的,我也给中国的商务部做过课题,写过报告,但我们也不是内部人员,我们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但是我们就所观察到的,中国在一种从自发到自觉的状态,我觉得中国的决策者可能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或者说你面临的这种困兽的局面,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来

先讲一下TPP,刚开始的时候实际上只是一个非常小的协议,刚开始的时候叫做P3就是三个国家,其中一个就是新加坡,我现在所居住工作的那个国家。新加坡是全球自由贸易协定的领军人之一了。他签的最多,签的最积极,跟谁都签。就是唯利是图,不考虑任何价值观念,没有任何别的标准,就是签协议方便挣钱就行。新加坡和新西兰还有智利三个国家签订的一个属于比当时现有的自由贸易协定档次高一些的,所谓的高一些就是自由贸易的程度更为深入一些,后来那个文莱加入,成为了P4,所谓的四个经济体。

当时没有多少人去注意它,因为它是四个很小的经济体。而且当时在国际上引起很多注意的协定其实是中国和东盟签订的自由贸易协定以及中国大陆和香港签订的自由贸易协定。这些协定之所以在国际社会引起巨大的关注主要是因为中国,因为中国之前从来没有卷入过自由贸易协定的事情当中。后来中国采取这个方式就会很引人瞩目,所以这个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协定,就被国际和国际舆论称为是自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以及欧盟自由贸易协定之后世界第三大自由贸易协定,在世界上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

这个时候你就可以看出美国这个国家对于中国的战略政策的长远规划,美国这个国家他从克林顿时期就考虑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来应对中国,不能说是遏制中国,而是应对中国的崛起。他也不想和你撕破脸,第一他需要贸易,他需要挣钱,第二他不想和你打仗,第三他一定要防范你,他所要做的就是延缓你,能延缓就延缓,但他是商业立国的国家,不要轻易打仗,尤其是和大国轻易发生战争。能挣钱且有和平就行。

克林顿时期做了些什么呢?我们很多人肯定觉得克林顿对中国还是很友好的,这个人极聪明极有魅力也极能干,据说智商190,到哪里都迷倒一片,我也是他的粉丝,非常欣赏他的口才和气派。但是在中国的周边的布局,比如说军事基地,从日本到中亚,这种星罗棋布的军事布局,是克林顿时期建立的一圈的军事基地,已经把你锁住了,但是他是不明说的。所以克林顿以中国人民老朋友的身份一次又一次的来挣钱,但他给你带来的防范性布局他是不说的。

到了布什时期,我当时在美国已经求学了,我在美国的学术分析方式已经开始自觉发展了,我的毕业论文就是国际关系和国际法的结合,但我的毕业论文我现在觉得写的很虚,我也很不满意,但写作的过程中我学会了一整套交叉学科的分析方法,在美国,我除了进一步加强国际法学习之外,也完成了国际关系方面的最基本水平的修炼。

我记得当时的小布什一上任就把中国定位为一个“战略竞争者”(Strategic competitor),于是马上宣布了向台湾出售六十亿美元的武器的计划。话音未落,本拉登发动了袭击,在这个袭击之后,美国迅速地调整了战略方向,因为在这个袭击之后,美国要对付恐怖主义,很多地方是需要中国的支持的,比如说堵住恐怖主义资金的来源。所以说至少中国不能资助他。

第二个就是这种全球的金融体系内部的合作,它都是联系在一起的,任何渠道有泄漏或漏洞都不利于它反对恐怖主义。所以我们国家后来也制定了《反洗钱法》,中央银行为了配合美国的反恐怖主义,紧急通过了好几个规则规章。所以在这个时候,美国是不能把中国作为一个敌手来看待的,也就是说911事件客观上给了中国一个十年发展的时间。等到美国反恐的后期就是小布什在位的后期,他的任务就完成了。所以现在我们讲就是TPP这个东西,它是因为奥巴马要战略东移,要遏制中国,但是大家忘了这个东西在小布什时候就已经有了,美国那个时候已经考虑用TPP作为应对中国崛起的手段。

所以这个应该是先有TPP,后有奥巴马的重返亚洲,2008年的时候,美国已经加入了TPP的谈判,这是小布什的贸易代表Susan Schwab宣布的,这时候奥巴马还没上任。这个从经贸上去应对你,我不能说是遏制,因为“遏制”有点过,但是这个是他的大战略上的一部分,就是应对你。

我的一个感觉就是美国这个国家是一个战略规划能力极强的国家,强到什么程度呢?就是美国的国防部的一个智库,有军事进攻的每一个国家的计划,包括加拿大,他永远做好了进攻每一个国家的计划,每几年更新一次,当然他永远不会进攻加拿大,但是它未雨绸缪,啥都规划一下,估计连应对外星人都有规划。

美国有这种前瞻性的展望,你就能看出来小布什和奥巴马虽然是两个政党,而且是彼此好像是互相反对的,但是他们在这个政策上还是一脉相承的,加入TPP来应对中国是小布什时代2008年就应经定了的,然后奥巴马刚上台的时候,他有他忙的事情,他忙着去作为一个和平主义者的角色,他不想表现得咄咄逼人。所以奥巴马到中东去讲话,甚至非常天真的提出来要消灭核武器,建立一个没有核武器的世界,那是他没有忙过来。

他没忙过来的时候,这些亚洲国家提了。因为这些亚洲的小国家急切的想要美国来做对冲,因为他们对中国的成长还是很害怕的。他倒不是说对你有仇或敌视你,这是小国的最佳的生存战略,就是我这一片地方大家都来,然后都跟我做生意,跟大家都好,然后你大国之间相互牵制,我小国就有了更大的生存空间,是最安全的。那时候亚洲国家还催了奥巴马说TPP怎么不谈了,奥巴马还来东南亚访问了一次,说我美国还是很重视这些的。

那么2011年的时候,奥巴马在APEC会议上说要全面的启动TPP,而且要在此基础上,把他转变成21世纪的新型的协议,这个包括我们以前,包括我研究这些的学者,都是超出我们想象的,所以已经有超出十二个国家参加了,所以《纽约时报》用了一个电影的名字叫做“十二罗汉”,用来形容这十二个国家。最新一轮的谈判就是第十九轮谈判是在新加坡完成的,但是美日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分歧。这是它的一个发展的过程和历史的背景,其实都不是背景,只是它过去几年发生的一些事实。

TPP怎么了

TPP新在什么地方,为什么说它是高水平的,为什么他是21世纪的协定。

第一个就是市场减让,这是一个传统的路子,就算是第一代的自由贸易协定也是可以做市场减让的。他的要求是很高的,比如说在市场减让方面,TPP全部要求是零关税的。这个要求是非常高的,我们看现有的发达国家的自由贸易协定也不会是零关税;第二就是在服务贸易协定方面,要求大部分地让开贸易准入,比如他的一大部分是不能够限制外国的金融机构在从业的人员和产品的品种,什么都不能限制,我们现在还是有限制的。比如说,你要把美国的花旗银行当成自己的银行来看待,你去看他的这个野心大到什么程度,这还只是在市场准入方面,因为市场准入还是一个比较传统的方面。

更可怕的是规则制定,包括几方面是比以前的规则要高出的很多,这个必须向大家报告一下,我现在在这里说也是忽悠,我们这些研究的人没有人见过它的文本,都是通过各种渠道去搜集信息,媒体报道是一个,记者本事是很大的。另外一个,尤其是在发达国家,比如在美国,他有很多的利益团体,政府多少是要给他一定的信息的。因为他要去评估,比如他的汽车产业协会,他要去评估,你不给的话,他就会去抗议。通过一些渠道泄露出来,目前为止泄露最多的就是他的知识产权部分。他的知识产权部分是被维基泄密泄露出来的,所以他这个泄露出来之后就在世界的很多地方引起了一片的抗议。他实际上比现在美国国内的要求都要严格。比如说他在著作权方面,把著作权延伸到作者死后七十年,我们现在是五十年,你想想,这个人都死了七十年了,你才能随意地使用他的作品,这个限制很大。

还有专利保护,要往二十年甚至更长方向去保护,首先要保护的就是美国的专利。所以就引起了很多地方的抗议,比如说是对于药品的保护,比如说是非洲,在印度,他们治疗艾滋病治疗白血病的药,这些药都是很贵的。所以你必须要允许他们仿制的,你把他们的保护期弄得很长,这些公司又不提供慈善,那些非洲的白血病艾滋病,在发展中国家很多,你把它弄个三十年,那些人早就死了,所以引起了很多的抗议,但是美国就是不肯让步。所以包括美国的很多议员都认为这个是帮助跨国公司来剥夺第三世界国家的。

还有一个是在原产地方面,这是我们研究国际贸易需要注意的一个很技术性的问题。比如我们传统上的第一代的自由贸易协定,原产地规则是稍微宽松一点,就是你的东西卖到我的国家来,比如说你的这个电脑,从日本卖到中国来,中日之间有一个自由贸易协定,这个电脑从内部组件来看是一个联合国的,就是他的屏幕,键盘,CPU都是来自不同的国家的。所以你要享受中国对日本的零关税的话,就是有一部分要一个附加值,你不能说从美国进口一个电脑卖到我这里来。我不给美国产品零关税,给你日本产品零关税,你不能从美国弄一个产品来享受这个待遇,所以你必须在日本进行再加工,一般要求百分之四十五十就算是很高的,一般来说对香港的自由贸易协定,中国大陆是要求百分之三十,这是很低的。目前,这是我见到的最低的。

那么,美国的TPP的要求,对于中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他要求是,对于所有的产品,要求你从原料到加工,必须是在TPP国家范围内,中国如果被排除了之后,你就没份儿了,所以越南很紧张,越南大量的向美国出口纺织产品,但是越南大量的纺织产品的原材料是从中国进口的,因为便宜而且是邻居。所以越南的纺织品出口到美国,不同的产品大概是百分之十八到百分之三十六。这是相当高的关税,所以越南就是愿意加入,因为纺织品是他的比较优势,如果你可以纺织品零关税那是再好不过的。但是越南没有那么多的原材料,他必须从中国进口,但是按照现有的规则,他不能从中国进口,因为你一旦进口的话就不合格了。因为我的要求必须是TPP的成员国,那么中国也没有办法出口,这就背后涉及到的相关方非常的多,也涉及到几百万人的就业,包括农民,这个威胁对于中国来说是个很现实的威胁。

还有呢,越往下看恐怕越触目惊心,比如说投资者和国家之间争端,TPP要求允许个人投资者可以在国际场合起诉主权国政府,比如说一个外商或者外资企业,对于中国政府不满意了,可以到国际上的一个法庭去告,反正你加入TPP就必须接受这个。那么。大家肯定就想到了司法主权了,有时候,比如我们现在连钓鱼岛和南海主权的问题都不愿意交给国际法庭,国与国之间的事情都是不愿意干的,那里能让你一个三资企业去随便的告。但是这个不光是中国害怕这个,澳大利亚也是害怕这个,澳大利亚也是坚决的反对这个。澳大利亚主张的一个是能源主权,而且他被告过,被一个烟草公司告过。所以他也是不愿意这个投资者-国家争端解决机制的,但是这个是美国坚持要求的一个规则。

还有一个,研究国际贸易的人很熟悉的,所谓的劳工标准和环境保护标准。劳工标准要求和美国差不多的标准待遇,环境保护,我觉得这个对于一个左派的人来说倒是可以接受的。因为我觉得现在中国的环境确实应该加强保护,污染这么的严重,我们现在在心里上可能更倾向于更高标准的环境劳工标准。

还有一个东西是很可怕的,这个协议要第一次对国有企业制定出全面的规则。世界贸易组织对国有企业是没有规则的,世界贸易组织在所有权方面保持的是一个中立的规则,不管你是国营公司还是私营公司,世贸组织涉及最多的就是一个补贴。但是政府可以补贴国有企业也可以补贴私营企业。他要制定的这一套规则,要求你最终是要求竞争中立。包括最后你的公司的行为,市场的治理,你的资金来源要完全的市场化,他制定了非常严格的监督标准,这个东西跟我长期研究的公司法有一定的联系。

我现在是在研究国家资本主义。这个东西你想一下就很可怕了,任何了解我们国有企业的人知道这都是不可能执行的。比如说他要求你的公司治理完全按照市场规则,你上新华网的随便的地方搜索一下,中组部任命人保的总经理,中组部任命中石化的总经理,党管干部和行政级别,这一点是必须说出来的。过去WTO他不管这个,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TPP是要管这个的,他连你的核心的政治体制都要涉及。但是这个也可能是一件好事情,谁知道呢!

还有一个是他要求的,就是TPP成员国在监管的很多方面要执行一致的标准,一致的标准是什么标准呢?基本上就是美国标准吧,你要达到对美国的各行各业的标准,也就是说你要照抄美国的法律。就是这个东西,他的实际的影响是需要人去做,他对医药行业对于食品行业以及证券行业的影响是需要人去做细化的研究的。这是他的议题新在哪里。

TPP的效应

第一个意义就是,有两个最大的受害者,第一个就是中国,这已经不是阴谋论了,你只要是去看《华尔街日报》、《金融时报》,看关于TPP的报到的话,几乎每一篇报到都会说是为了应对中国,还有几乎是明目张胆的说是为了遏制中国,是为了把你排除,在你不在场的情况下,做出更大的市场减让,做出新的规则,让你完全享受不到任何的利益。

那么我们都知道,这是美国长期战略的一部分,恰好迎合了奥巴马的所谓的重返亚洲的策略,这是极其巧妙的一步棋。稍微展开说一下,美国因为十年反恐的力量陷入了中东,忽然发现在亚洲崛起了这样的一个庞然大物,而且是几乎不可遏制的,那他必然是要对你有所行动的。你要是稍微不聪明的人你都不知道该怎么做。你不能打他,不能说开一战。

那么你得和他做生意,美国方面的奥巴马对付中国做了两件及其聪明的事情。就是第一个政治上的外交,叫做“巧实力外交”,在传统的外交方式之外他提出了这样的方式。说白了就是挑拨离间,2010年希拉里在访问东南亚的时候发表了一场讲话,说中国不要对东南亚指手画脚,不要在南海挑起事端,其实中国根本一点事端都没有,其实那个时候南海是非常平静的,中国要跟东盟建立自由贸易协定。没有人去找麻烦,她一说过之后,越南和菲律宾马上去找事儿,这个日本也是她挑拨起来的,所以说这个巧实力就是挑拨离间,他不用动一刀一枪就可以让你的周边产生一些困境。

希拉里这个女人非常了不起,她只要当上总统的话,就是中国的一个大麻烦。美国选择了希拉里的话,她的背后有一个克林顿,这个人是有史以来最聪明的总统,他的智商到达了190。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所以奥巴马政府为了遏制中国,本来是无处下手的,但是他们做了这两件事情,真的是非常的聪明。

另外一个就是经济上,一个现成的TPP,只要做好了就行了。利用美国的巨大的战略制定能力,巨大的知识能力,巨大的规则制定能力,你想想他的这些新规则我都没有想到,你让我去制定我都没有想到,这些规则真的非常好,可以一石数鸟。即听起来冠冕堂皇,也符合美国在国际贸易法上的比较优势。又能够让其他国家跟着我走,这是一个极其高超的国家能力。

通过TPP,美国一下子就成为亚太经贸舞台上的核心。现在哪里敢不谈TPP?原来我们认为这只是政府官员和专家学者感兴趣的问题,现在发现全面都已经感兴趣了。没见过哪一个自由贸易协定都能这样的引起全世界的关注,中国假如说是被排除的话,中国是第一大受害者。

第二大受害者是谁?是世界贸易组织。世贸组织将会被完全的边缘化,世贸组织是多么大的一件事情,当时通过之后,几乎所有的学者都要去凑热闹。搞国际法的都要搞一点世贸,大家觉得好像这就是未来,这就是国际经济法的万王之王,美国搞得这个TPP再加上欧美自由贸易协定,完全就可以把世界贸易组织给基本虚化了。

因为这个TPP刚才有些规则我还没有讲,这个TPP他还需要有一个秘书处,争端解决机制,法庭。TPP中他就是限制你的,他是不包括中国的。就是现有的贸易量已经达到了世界的一半,人口已经达到了百分之四十。加入中国想要加入的话,那就是百分之七十八十了。再加上欧洲,美国和跨太平洋的自由贸易协定,那么百分之九十的贸易就会被涵盖了。

大家只要是学国际贸易法的就知道自贸协定优先的,这就是特殊法与一般法的规则,他就完全把WTO给取代了。谁能想到当初风生水起,闹得那么欢生的WTO今天会是这样的,所以很久以前在新西兰人Michael Moore还在担任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的时候,他就非常明白的指出,在阿根廷的一次国际会议上说的,他说区域主义是世贸组织的头号公敌。当时还没有TPP,有了之后更是不用说了。所以TTP对中国和世界贸易组织都提出了巨大的挑战。而且未来世界的全球治理置于了一个极其难以预测的局面,所以我们现在是面临由于TPP和泛太平洋自由贸易协定,我们中国现在的全球的经济治理已经进入了一个不确定的领域。这是他在国际关系和国际法上可能采取的应对的措施。

如何应对TPP

第一个就是中国自己去非常积极地参加签订很多自贸协定,这几乎是饥不择食的局面。比如说我们的领导人习近平去了欧洲,要求跟欧洲签订自由贸易协定,被欧洲婉拒。现在就是抓不到稻草来救命,这是中国应对的一个方式。以前我们是有点自发的状态,就是别人怎么样我们也怎么样,现在就是有点自救的状态,能跟多少人签就跟多少人签。中国参与的能够使TPP破局的自由贸易协定有两个,一个是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台湾形成一个大中华的自由贸易区,那么这个实力就会非常的大。台湾和香港都是非常大的经济体了,如果就是说贸易而言,也是在世界前十左右,我们可以制定自己的规则,形成一个经济一体化,就会有更大的讨价还价的成本。但是台湾是非常有二心的,而且这个台湾的服贸协定展现出来的态度非常的不好,就是让你这个战略会处在这个非常困难的局面。

另外一个比较有效的就是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会在东北亚形成一个实力不亚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这样一个自由贸易区,只会比他大。而且中日韩这三个国家在文化上有很多的共同之处,不管是韩国抢我们的孔子还是抢我们的端午节,这都是说明他们跟我们有很多的共同之处。我去过韩国很多次,其实很多韩国人他对于和一个强大的中国结盟是不反对的。但是这个前提是你中国强大,而且比较文明,让他觉得你是能够善待他的,这是我多次去的感受。因为中韩自由贸易协定的一些工作我有参加过。我们中日韩建成一个自由贸易协定的话,TPP破局或者说我们讨价还价的底气就很足了。原因是韩国和日本,韩国至今都没有加入TPP的谈判,日本虽然加入了,但是客观上是帮了中国,反正就是他们有很多的顾虑。

如果说能够跟日本和韩国签订一个自由贸易协定的话,哪怕是他的档次低一点,但如果能够实现在大多数产品上的零关税或者是资金的移动,总而言之是在东北亚形成一个自由贸易区,一个比较一体化的区域,那么TPP带来的不利影响也会大大的降低。而且就算是中国加入TPP谈判也会有很大的谈判优势。中日韩如果在很多问题上采取一致的立场的话,那在很多问题上是天下无敌的,美国也不行的。

那么第二个应对的方式就是加入TPP,就在昨天商务部的部长助理说中国愿意加入谈判,这里面也有很多学者,包括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学者说是中国应该加入谈判,但是有两个问题是一定要面对的。第一个就是美国要不要你,如果说他一开始的设计就是为了完全的排除你的话,那么他是不会愿意让你加入的,但是美国他不会做的这么的绝对,他一定是有两手准备的。

美国首先是排除你,把这个架子摆的大大的,还设置了很多高标准的规格,到最后你实在要加入的话,就需要接受他的高规格。所以不管怎么样,美国都是赢得,没有你,美国是赢得,你加入了,美国还是赢得。他是一个稳赢的局面。

但是中国的加入,我们可以进去做什么,我们可以进去做搅屎棍,(O(∩_∩)O~)对你进行高要价,你谈判的价格我都不同意,尽量的拖长谈判的时间,对你捣乱。其实现在日本就在做这个事情,日本从去年的第十八轮谈判到现在,每一次派出一百多个日本的官员,不断说的就是“NO!NO!NO!”,就是坚决不答应,尤其是在农产品,在五个农产品的零关税方面是坚决不答应,比如说糖、猪肉、牛肉、奶制品等等,所以说美国很生气。

但是美国对日本生气的方式不是说经济上以礼相争,他是别的方式。我们去看美日过去的经济外交方式就是,一旦是美国在经济上争不过日本,就会在政治和军事上进行威胁,比如说我不给你提供军事保护了。然后就是在这些问题上冷遇日本,那日本就只要乖乖地接受,所以说美国在很多问题上对日本是很不公正的。美国对中国还不敢这样做,对中国还是经济对经济,政治对政治。

第二就是哪一个规则你承担的起?也许有些能承担得起,比如说关于国有企业的要求或者说劳工标准。这些东西有些是涉及到政治体制的,这些东西我国能不能承担要做很细化的研究。

第三、在中国的带领之下重新振兴世界贸易组织。在直接贸易组织谈判里面取得更大的减让,把大家的兴趣重新转移到WTO谈判上来。这也是为什么在同一个谈话中,商务部助理王受文在前天的谈话中说了两个意思,第一个意思是我们也愿意加入,第二是千万不要让世界贸易组织死掉。这个不是新的想法,只要是研究这个领域的人多多少少会有点感觉的,实际上在美国提出TPP以后,本国内部也是有很多人反对的,有些学者也是反对的。也有一些学者,一些欧洲学者提出毫无疑问TPP是遏制中国的,但是中国应该在WTO带头做出减让,带领大家实现WTO谈判的话,大家就都对TPP失去兴趣了。

看中国在WTO谈判里面能不能做到一些什么。上一轮WTO谈判就是被中国和印度联合搞掉的,那么以后就不要搞坏了。我们看看WTO里面能不能取得什么成就。谈到中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还有一个就是RCEP,基本上是“东盟+6”,在亚太世界,没有美国。但是这个内容比较低端,美国根本就看不起。例如说,日本反正想保护什么就保护什么,关税设的很高也可以的,他认为你这个根本都不算一个自由贸易协定。以上就是一些中国能够采取的一系列的策略了吧。当然这里面有很大的可以研究的空间。

责编:许舒琦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