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厘清“日本国民”的战争责任
来源:学习时报 2015/10/15 10:40:46 戴旭
字号:AA+

导读: “七七事变”发生78年后的今天,许多人都有一个疑问:为什么日本如此地以怨报德,经常口出恶言否认侵略历史,不断挑衅中国人民的情感与世界人民的良知?

“七七事变”发生78年后的今天,许多人都有一个疑问:为什么日本如此地以怨报德,经常口出恶言否认侵略历史,不断挑衅中国人民的情感与世界人民的良知?

要解决这个疑问,必须先厘清部分“日本国民”的战争责任。

日本军国主义与德国纳粹一样,都是罪恶制造者。但是有一个重要的不同是,德国发动战争可以说是“希特勒的战争”,因为战争的策划与时间的确定,包括1939年9月1日进攻波兰、1941年6月22日进攻苏联,都是希特勒制订计划并命令实施的。而日本侵略中国的“九一八事变”、“一二八”淞沪抗战、“七七事变”,则是日本军部制定方针后,由基层士兵与官佐主动挑起的。战争的“日本国民”特性,十分突出。那些追随军国主义的“日本国民”,对侵略战争的发起,负有重大的责任。

在日本,整个国家充满军国主义狂热,追随军国主义的“日本国民”普遍积极支持对外战争,即使有分歧,不过是“北进”还是“南进”的策略选择。面临战败,许多“日本国民”不惜组成“肉弹”式的“神风特攻”,整个国家准备“一亿玉碎”,导致遭到原子弹轰炸。在播出“天皇”投降书前,甚至有两个顽劣分子图谋要杀害播音员。而投降来临时,日本列岛“剖腹”四起,自戕横溢,血花四溅,“日本国民”一片血肉模糊。如此景象,足以说明追随军国主义的“日本国民”特性的残忍和罪恶,以及对战争的嗜血狂热。

战时“日本国民”对外侵略的狂热倾向,由于多种原因,战后一直没有得到充分清算和高度重视。这种状况的存在,为战后日本模糊历史、否认侵略,提供了繁殖的土壤。

战后日本唯一的占领军是美国,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麦克阿瑟一直对清算日本装聋作哑。日本投降后,有200多万日本军队因为中国人民的宽宏大量,被平安遣回了日本,他们在一片废墟的日本,成为社会的骨干力量。他们中的许多人及其后代,出于固有的倾向以及美国的纵容,成为否认历史、敌视中国的重要骨干。

厘清“日本国民”的战争责任,有助于我们辨清右翼思潮的由来,有助于我们辨清以怨报德的缘由,有助于我们真正以史为鉴辨清日本的真相。

不久前,媒体在为安倍晋三的胡言乱语而纠结。据说是在酒后,身为日本首相,竟然狂言“新安保法就是为了对付中国、对付南海问题”。媒体几次询问真假,日本官方一直含糊其辞。我觉得大可不必再问,无论是“酒后乱性”还是“真情独白”,对于一个否认看过《波茨坦公告》的人来讲,这一切都是合乎逻辑的延续。

设想一下,如果在德国,甲级战犯戈林的外孙,可能当上总理吗?但是在日本,甲级战犯、战时工商大臣岸信介的外孙,却能成为日本首相。这是我们必须厘清“日本国民”战争责任的真正意义所在,这也是我们在“七七事变”全民族抗战爆发78周年的今天,真正应该警惕的。

我并不赞同“血统论”,但是“老鼠的儿子会打洞”,我想,那大概还是人类的共识。

安倍晋三说了什么,不重要。先想想他是谁的外孙、他是如何能当上日本首相的,这才是我们必须时刻牢记的。

在先辈们78年前浴血奋起的那一刻,最好的纪念就是牢记历史,保持应有的警觉。(2015年7月7日《新民晚报》朱国顺)

责编:谭莹莹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