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面临崩溃吗?美国学者说“No”
来源:人民论坛网 2015/10/21 14:03:14 作者:周华
字号:AA+

导读: ScottRozelle:“中国崩溃论”由来已久,从20世纪八十年代,就出现了如“中国政治崩溃论”、“中国经济崩溃论”、“中国社会崩溃论”等很多论调,我都有所耳闻。ScottRozelle:中国崩溃论的声音不时冒出来的原因或动机,无外乎五点:第一,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事实。

我不认为中国经济会崩溃,中国经济数据是可信的

周华:西方学界、媒体频频抛出的“中国即将崩溃”的论调,您是否认同?

Scott Rozelle:“中国崩溃论”由来已久,从20世纪八十年代,就出现了如“中国政治崩溃论”、“中国经济崩溃论”、“中国社会崩溃论”等很多论调,我都有所耳闻。然而事实胜于雄辩,中国都以良好的经济增长态势给予了强有力的回击。目前中国经济是存在问题的,很多问题是长期积累形成的。但是,我不认为中国经济会崩溃。相反,这是好事,这些问题引起重视,就会有解决的机会。

周华:有学者认为中国经济过去的高速增长,其中有GDP核算的失真与失误的“水分”,即存在虚假繁荣的质疑,您觉得中国的经济数据可信吗?

Scott Rozelle:就经济统计来说,我认为任何一个经济体的统计数据都很难做到完全精准,尤其是中国这样庞大的、多样性的经济体,统计上的误差是可以理解的。今年7月中国官方公布的上半年GDP统计数据表明,增速高于预期,也得到了一些评级机构的确认。所以,我不认为中国的繁荣是虚假的。

中国股市还不能称为“崩溃”,我也不认同“中国社会崩溃论”

周华:有外媒认为中国股市的崩溃会引致中国经济的崩溃,您是否认同这样的预言?

Scott Rozelle:中国股市2015经历了过山车式的震荡剧变,股市泡沫的形成和破灭在短期内相继上演。首先要明确股市崩溃是什么概念,崩溃应该是持续性的、大范围的、没有复苏迹象的下跌。目前中国股市还不能称为“崩溃”,因为股价的剧烈下跌是对之前堆积泡沫的挤破,且从当前股价的表现来看,涨跌均存在,这是股市上多空力量的强弱对比形成的,而不是崩溃。中国股市发展时间尚短,与发达国家相比显然不够成熟,制度不够健全,监管不够到位,对恶意做空难以及时发现和叫停。中国股市上涨时股民涌进,推升股价;一旦股市出现强劲的卖空、打压,股民信心受挫又慌忙抛掉。所以,本轮的股价剧跌是不可避免的。

历史上美国经济的大萧条并不是由于股市的大崩溃造成的,而在后续发展中股市泡沫的破裂也并没有对美国经济的发展造成阻碍。泡沫破裂股价下跌有利于实体经济吸纳投资,即便股市崩溃也不会造成中国经济的崩溃。且中国央行出台的降息降准措施,对股市、对经济都是强力的支持。

周华:不仅是国际人士,也包括很多中国人,认为中国积累的弊病太多太深,如群体性事件、失业、不平等、贫富差距加大、留守儿童问题等,都有可能导致社会动乱。您如何看待“中国社会崩溃论”呢?

Scott Rozelle:在今天的世界,任何国家都面临挑战。我认同的是,在经济体的转型期,增速没有之前的势头大了,很多社会问题也就会暴露出来,即转型期也是矛盾活跃期。随着中国政府治理能力的提高、分配制度和法治的完善、对社会问题(如留守儿童、扶贫助学等)的关注,我对中国经济和社会还是很有信心的。

中国崩溃的论调武断又仓促,崩溃论声音在减弱

周华:对于各式各样的中国崩溃论,您是否可以简单总结一下这些论调的特点呢?

Scott Rozelle:我所了解的一些中国崩溃论的特点,大致是这样的:第一,从现象直接推导出崩溃的结论,没有经过论证或模拟,主观武断又仓促。第二,仅从指标和理论上讨论,没有考虑中国特点,也不清楚中国经济真正的隐患和解决办法。第三,一轮一轮没有间断过,中国经济一旦出现些异常迹象,媒体就会曝出“崩溃论”的错误警报。引用耶鲁大学教授斯蒂芬·罗奇的话说,是患上了“中国崩溃”综合征。经过一次又一次“落空”,崩溃论声音在减弱。从时间顺序上看,崩溃的言辞从激烈变成了谨慎,从有明确崩溃时间到没有崩溃时间。

周华:中国崩溃的论调持续存在,是什么原因或动机呢?

Scott Rozelle:中国崩溃论的声音不时冒出来的原因或动机,无外乎五点:第一,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事实。第二,中国经济转型中暴露出累积的问题。某些学者及投资者由于对中国国情缺乏了解,低估了中国抵御风险的能力,据此形成了悲观预期。第三,学术上以偏概全的结果。如混淆结论的假设条件得出了错误的GDP结果;或者重复计算得出的债务规模。第四,争夺国际投资的需要。唱衰中国经济,影响投资者信心,在舆论上打压对手以获取国际投资。第五,利益驱动。某些投资机构欲做空中国,舆论上炒作概念,根据零散的证据(增速减缓、投资泡沫等)来构造符合自身逻辑、有利于自己的故事。一方面解释自己的投资策略,一方面影响市场信心,利用经济的预期实现效应来牟利。

中国正向“平稳中高速、调结构”的经济新常态转变

周华:您对中国的经济发展现状和前景怎么看呢?

Scott Rozelle:中国经济发展趋于缓慢,而不是“崩溃”。虽然中国国内存在国有企业包袱、银行体系的困境、政府干预、官方数据的误差性等问题,但这些问题正在得到处理,后续的治理策略正对困局形成正面作用。可以预见,中国现在正向平稳中高速、调结构的经济新常态转变,同时更重视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有三点让我对中国经济的发展比较有信心,一是采取宏观调控措施果断有力的中国政府;二是13亿人口形成的巨大市场;三是中国的新型城镇化进程带来的需求的增长动力。

国际学者应该多了解中国,避免误判。中国有自己独特的政治、经济道路,有的现象是不能直接套用现有的经济学理论工具的,既不能以偏概全,也不能捕风捉影,让我们且用事实说话。我一直主张,考虑中国问题时,不能简单地套用西方经济发展中的经验指标来下结论。而且单纯预测末日没有太大意义。作为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学者,应该像医生一样,从患者表征判断或者用现代化的仪器检测病情,进行客观分析,提出可行性治疗建议,而不是单纯危言耸听。

只要中国继续和平发展,只要中国与世界关系进一步密切,有关中国的各种论调就会继续存在。几乎所有发达国家的经济和金融市场都经历过各种各样的危机,所以在危机的预警、防范和处理方面毕竟累积了很多经验和教训。中国大可以将其视为“逆耳之言”,及时参照反省,审视改正;而不需要草木皆兵,针锋相对。毕竟,口诛笔伐的论战,最终还是事实说了算。既要有忧患意识,又不能因为国际舆论而动摇信心。此外,中国还可以寻求途径化解国际舆论对中国发展的干扰,对严重不利于本国的言论予以反击。积极塑造中国形象,加强学术交流,促进世界了解中国的改革成就与发展现状。

中国是一个发展中的大国,其经济总量、人口规模、疆域国土、历史传统和文化积淀使其“大”得名副其实,其影响力在国际舞台不断提升。在经济紧密联系的今天,中国的发展对世界的和平与发展无疑起着重要作用。世界需要中国来更好地共同应对人类所面临的各种挑战,如消除贫困,反恐,气候变化,防止文明冲突等。我相信,随着世界对中国的了解,“中国崩溃论”不会成为西方学界的主流观点;我也相信,面对当前的困难和质疑,“中国不会像瓷器一样脆弱。

作者 | 同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周华

责编:林宏斌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