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揭秘服刑人员入监前3个月:先练固定时间上厕所
来源:京华时报 2015/10/26 10:02:09 作者:王晓飞 欧阳晓菲
字号:AA+

导读: 服刑人员正在操场上进行队列训练。监狱六分监区副分监区长张春辉介绍,这是一个分监区的服刑人员正在进行训练。”  曾经的优越感还让李林一直无法融入服刑的集体生活,学习叠被子,进行队列训练,他差不多用了半个月的时间。

服刑人员正在操场上进行队列训练。服刑人员正在接受心理测试。服刑人员正在吃午饭。李林在教室。服刑人员正在上课。民警巡视监舍。

北京市第二监狱,每年都会接收经北京市各级人民法院依法终审判决的罪犯。在这里,无论入监前曾从事过什么职业,担任过什么样的职务,犯过什么罪行,从进入北京市第二监狱那天开始,他们的身份都一样了——服刑人员。北京市第二监狱承担着全部京籍男性罪犯的入监教育工作,服刑人员将在这里接受为期3个月的入监教育,通过各项考核后,分流到各监狱服刑。近日,记者来到北京市第二监狱,探访这里的入监教育,了解服刑人员在监狱民警的教育和改造下的心理变化。

揭秘

接受入监教育前隔离观察一个月

10月21日上午10时,记者在狱方相关部门人员陪同下,穿过一道又一道的铁门,进入了北京市第二监狱。

直入眼帘的便是第二监狱的操场,几十名服刑人员正在操场上喊着口号、摆臂、抬腿练习齐步走。整个队列中,有头发花白的老人,也有面庞清秀的年轻人。

第二监狱六分监区副分监区长张春辉介绍,这是一个分监区的服刑人员正在进行训练。在第二监狱,每天上午都能看到服刑人员在操场上训练队列,这也是他们入监教育的一部分。

张春辉介绍,刚进入的服刑人员都要经过第一个月的传染性疾病隔离观察。张春辉解释称,在这期间服刑人员是不允许走出监舍大楼的。“在此期间要对服刑人员进行传染病体检工作,因此要将他们隔离。”

通过隔离观察后,服刑人员才正式开始入监教育的课程。

固定时间上厕所被子叠成豆腐块

张春辉介绍,在开始正式入监教育的前3天,分监区会对这些服刑人员进行打背包、整理内务等教学,并对他们进行日常生活规范训练。例如上厕所会有固定的时间,从早上起床洗漱和中午的时间外,下午至晚上,每隔一个小时便会允许服刑人员上厕所一次,时间在15分钟至半个小时不等。除此时间外,服刑人员不能随意上厕所,即使有特殊情况也要向管教民警打报告,同意后才能去厕所。

张春辉介绍,监狱对服刑人员实行的是军事化管理,第二监狱先从服刑人员监规纪律以及日常生活规范抓起,包括队列训练及日常内务整理,就连被子整理都要按规定叠成“豆腐块”。这样做是为了培养服刑人员服从改造教育的意识,强化他们的组织纪律性。“因为服刑人员在社会上自由散漫惯了,并且他们触犯了刑法也都是因为纪律意识淡薄。因此军事化管理会增强服刑人员的纪律意识。”张春辉解释称。

在服刑人员进行入监教育学习的前7周,服刑人员每天上午8时45分至11时20分都要进行队列训练,总共75个课时。张春辉解释称,由于服刑人员的年龄、身体素质、思想认知等参差不齐,因此队列训练能够有效地训练服刑人员整齐划一意识,尤其是让这些人意识到令行禁止的含义。

心理干预消除服刑人员抵触情绪

在中午午休后,服刑人员每天下午要上课学习3个小时左右。科目主要内容就是认罪悔罪教育、法律法规,以及接受心理测试。

张春辉解释称,很多人在服刑前在社会上都是有一定地位,或者自由散漫惯了,突然被军事化管理后,很多都有抵触情绪。这主要是因为部分服刑人员还没有思想上的转变,没有认识到自己已经是触犯了刑法的罪犯,正在服刑。为此,在入监教育阶段,第二监狱为服刑人员设置了包括心理干预、认罪悔罪教育等科目,对服刑人员进行教育。

此外,张春辉表示,根据规定,所有的服刑人员都要在3个月的入监教育期间学会队列训练、整理内务,并完成心理测试、认罪悔罪等多个项目的教育培训,并且完成考核才能被转入其他监狱继续服刑。

故事

老总变成阶下囚最难是过心理关

服刑人员李林(化名)曾是丰台某村办企业的法定代表人、一把手,手下有60多个员工。后来他还当上了村主任,管着1800多人的村。2015年7月,李林因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在刚入监狱接受入监教育时,李林很抵触,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随着参加军事化训练及接受心理辅导,李林的心理状态发生了转变,他开始关心家人,也开始重新认识自己。

“下了囚车后,我的腿已经软了,一直在想日子该怎么熬过去。”

今年44岁的李林,进入第二监狱两个半月。10月21日,记者在监狱见到了他。

李林说,他曾是丰台某村办企业的法定代表人,也是该企业的一把手,后来又成为了该村的村委会主任。任企业法定代表人期间,他收受了别人贿赂的一辆奥迪车及部分现金后,允许行贿人使用自己所在村办企业的工程资质承揽生意。不久前,他受贿的事情败露,并于2015年7月因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

2015年8月,李林来到了北京市第二监狱。

李林至今还记得刚刚入监时的忐忑。“一道又一道的铁门,穿过后,囚车停下了,我下车的时候都没站稳,心里只想着以后的路该怎么走。”李林称,在看守所时,自己就听几个多次“进宫”的同号说监狱的环境和管理有多严格,所以下囚车后,他的腿都软了。

在进监后的第一天晚上,李林失眠了。“在来监狱服刑前,我在看守所吃、睡都不习惯。十几个人睡一张大通铺,睡眠的时间变少了。”李林称,最初被法院判刑后还没来监狱前,他就整天晚上睡不着觉,一直在想以后6年的日子该怎么熬过去。

“我周围都是犯人,素质太低,我不愿与他们为伍。”

在李林进监第二天,管教民警就找李林谈话,试图了解李林的想法。但管教民警也碰了壁,“尽管有问必答,但他总是靠着椅背,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第一次谈话,李林给管教民警留下了这样的印象。“实际上,李林是没有认清自己,包括跟他谈话的时候,他虽然口头上承认自己的罪行,但他从来不反思自己怎么成为了一名罪犯。”

管教民警说,李林在监狱服刑初期,表现得很孤僻,不仅不与其他服刑人员交流,连吃饭、打饭、刷碗也都是一个人排在队伍最后。对当初的行为,李林向记者解释他的心态称,“我周围都是犯人,还有‘几进宫’的,素质太低,我不愿与他们为伍。”

曾经的优越感还让李林一直无法融入服刑的集体生活,学习叠被子,进行队列训练,他差不多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我以前是企业的法人,公司的一把手,属下有60多个人,后来还当过村书记,管着1800多人的村,我怎么会干这些?”李林说,在来监狱服刑之前,别说把被子叠成豆腐块了,自己就没动手叠过被子。李林说,自己学得慢,倒不是因为动手能力差,主要还是因为心理上接受不了,“老是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所以学什么都慢,有抵触情绪”。自己虽然表面都是按照规定进行学习和训练,但是口服心不服,总是抱着一种糊弄的心态,觉着日子能一天天混过去。

“自从被抓后,我一直没有跟家人联系,现在我才知道我太自私了。”

此后不久,管教民警再找李林谈话。当时,民警提出了三个问题让李林思考:你是什么人、这是什么地方、你到这里干什么。

李林说,当时面对民警的提问,自己感觉当头被打了一棒,“我竟然无言以对。我来监狱就是服刑来的,以前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覆水难收,我现在只能向前看,那就是积极改造自己。”李林称,此后他开始反思自己。

李林说,此后他的态度慢慢发生了转变,每天除了背诵并学习监狱规定的《行为规范》、《弟子规》、《光明行》等书籍外,还给家人写了被羁押以来的第一封信。“自从被抓后,我一直没有跟家人联系,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们。那时候我很自私,根本也不考虑家里人对我有多担心,但是通过学习法律知识以及《弟子规》、《光明行》后,我发现我以前的做法太自我了。”今年国庆节,李林的家属会见了李林,李林告诉他们自己的心理负担已经彻底消除了,他会更加努力学习和改造,争取减刑。

如今,李林已经习惯了整理内务、上课、练队列……每天都有新的学习内容,民警们通过法律常识、监规纪律、监狱日常规范、心理健康等方面的教育,努力提高服刑人员的身份意识、改造意识和遵规守纪意识。“这里就像一所社会大学堂。我和其他人没什么不一样,相比他们来说,我也许更要改造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李林说:“从一名企业一把手到罪犯,我虽然认罪了,却一直没有严肃地思考过这个问题。入监教育让我刻骨铭心,让我认识了自己今后的改造方向”。

A10版-A11版文/京华时报记者王晓飞 图/京华时报记者欧阳晓菲

责编:宋雪姣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