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李银河:曾嫌王小波难看而提出分手
来源:新闻晨报 2015/10/26 10:08:18 作者:徐颖
字号:AA+

导读: 讲座现场,李银河在被主持人追问,当年“颜值不高”的王小波究竟如何追到她时,她甜蜜回忆并披露:“当时我俩很聊得来,谈得很投机,但是当时确实觉得,他的长相是一个障碍,然后觉得太遗憾了。后来谈了没多久,我就提出分手,没别的理由,确实就是心里觉得他长得难看。”

李银河:曾嫌王小波难看而提出分手

学者李银河昨日携其首部自传《人间采蜜记》来沪,以“我的采蜜人生”为主题进行演讲和对谈,分享了《人间采蜜记》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且就当下社会时代、两性问题等话题表达了自己的感受。李银河深情回忆与王小波的恋爱经历,甚至毫不避讳地披露,当年曾因对方颜值不高而提出分手。

谈自传写作

普通人的生活也是可以写的

《人间采蜜记》是63岁的李银河出版的首部自传,在书中,她的笔法像个诚实的小学生,从出生写到现在,没有美化,没有回避,坦诚地写出一切过往以及彼时的心境与此时的反思。

她说,这并不完全是一本写给读者的书,更像是“自说自话”,“年轻时,我是一个爱跟自己较劲的人,虚荣心强,在班里老要考第一”。李银河说,50岁时,就有人劝她写自传,她一直推脱,认为自己并未参与什么大的历史事件,不值得写。直到63岁,她才改变了想法,“原来普通人的生活也是可以写的”。

李银河说,这本自传,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普通人的个案,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个人对其经历的生活的不厌其烦的记录而已。“如果有人通过我的记录对我所处的时代、社会和生活感兴趣,或者是从社会学角度、历史学角度、人类学角度看,那是他们的事,跟我无关,我唯一的愿望是把我的自传写得像卡内蒂那样兴味盎然,妙趣横生。”

谈爱情经历

曾用两张电影票做出了断

李银河写自传,她与王小波的爱情自然是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她说,“我这一生仅仅得到他的爱就足够了,无论遇到什么样的痛苦磨难,小波从年轻时代起就给了我这份至死不渝的爱,这是我最好的报酬,我不需要任何别的东西了”。

讲座现场,李银河在被主持人追问,当年“颜值不高”的王小波究竟如何追到她时,她甜蜜回忆并披露:“当时我俩很聊得来,谈得很投机,但是当时确实觉得,他的长相是一个障碍,然后觉得太遗憾了。后来谈了没多久,我就提出分手,没别的理由,确实就是心里觉得他长得难看。那次我送了两张电影票,跟他说,我们做个朋友,一起看场电影吧。王小波写了一封信,气急败坏地把两张电影票回寄给我,他在信上说,你从信纸上可以闻到竹叶青、汾酒、二锅头等等的味道,‘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后来他说,我们不能就这样直接分手啊,你也不是这么好看的。”

李银河说:“我俩把这事说开了之后,就这么过来了。后来小波专门写过一篇关于青年谈恋爱的文章,他甚至建议谈恋爱戴墨镜前往,防止因为长得不好看而被拒绝。”

如果王小波还在,现在会过着怎样的一种生活?李银河的回答是:“那我俩肯定会白头偕老呗。”

谈人生哲学

人生的全部内容只是“采蜜”

之所以把新书命名为《人间采蜜记》,是因为在李银河的生命中,始终坚持“采蜜哲学”——人间如花丛,我只是从中采撷一点点精华,对其他的一切都不去理睬。

在李银河看来,活着只是人的一种状态,就像一条鱼、一棵树、一只甲壳虫。“我们来到人世,我们消耗掉一些物质,改变周边的一些物质,然后离开人世。就连伟人毛泽东都说过,他所改变的只是北京西边的一点地方而已,当世很少有人能比得上他的,绝大多数人几乎什么都没有改变就离世了。”

那么,该怎样面对这个芝麻人生呢?李银河说:“我唯一想明白的就是,要以比较舒适快乐的状态度过自己的人生。虽然在造物主眼里,我只不过是一粒芝麻,但是这个渺小的生命对于我来说,却是我的全部,是我整个的世界。我的身体就是我的全部,我的感觉就是我的全部,所以我的身体是否舒适,我的精神是否愉悦,是我存在的全部意义。据此,我发明了一种生命哲学,我把它叫做采蜜哲学。我像一只蜜蜂,我人生的全部内容只是采蜜,我在花丛中飞舞,只是为了偶尔采撷花中精华。这也是海德格尔所谓‘人,诗意的栖居’。无论是物质生活、精神生活、情感生活,我只要那一点点精华,最美丽的,最舒适的,最诗意的,最适合我的。活着,就享受所有这些感觉;死去,就告别所有这些感觉。”

李银河表示,对她而言,所谓“诗意的栖居”,表现在具体的生活中,就是去追求爱和美。“一生只有短暂的几十年,要好好享用自己的生命。自由奔放,随心所欲。”

责编:杨琳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