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美俄上演新一轮角力
来源:中国国防报·军事特刊 2015/10/29 09:57:58 作者:张传喜
字号:AA+

导读: 其实,美俄围绕阿富汗的博弈更像“隔空过招”,都希望对方接受自己的“菜单”,使阿富汗获得稳定而持久的外部支持环境。

  

塔利班武装分子与日前坠落的美军F-16部件“合影”。

阿富汗最近再次成为世人关注的焦点。继美国总统奥巴马日前宣布推迟阿富汗撤军后,在俄罗斯的主导下,独联体集体安全组织也同意建立一支联合部队,应对阿富汗局势日趋不稳可能导致的边境危机。路透社认为,此举意味着俄军进一步抵近阿富汗的家门口,与美军构成新的“接触点”。

美俄都不想踏进泥潭?

美俄两国目前如何看待阿富汗局势?归根到底,“不甘心,怕失分”恐怕是两国之间微妙的关系和考虑。自10月以来,塔利班武装在阿富汗多地发起“岁末攻势”,美国和北约手把手训练的阿富汗国民军居然“未胜一仗,未守一地”,连首都喀布尔以北的省会城市昆都士也一度失守,后来阿军还是靠着美军战机掩护才夺回城市,可就在交战过程中,美机又鬼使神差地把炸弹扔进昆都士城内的“无国界医生”组织机构,造成大量平民伤亡,令舆论哗然。

实际上,对美国而言,继续在阿富汗保留作战部队实属无奈。北约驻阿富汗国际安全援助部队最高指挥官、美军将领约翰·坎贝尔此前表示,约1.2万名北约盟军充当着阿富汗的安全支柱,若按奥巴马政府既定计划把人数削减到约5000人,这等于将阿富汗“还给激进宗教组织”。但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指出,坎贝尔没有言明的一层意思是,美军一走,本就充斥着亲俄情绪的加尼政府内部,会毫无悬念地倒向莫斯科,美国绝不甘心让俄罗斯“坐享其成”。但一名美军退役军官表示,加尼政府如同一个无底洞,每每对美国援助表示感谢时又会提出新要求,不是新一轮武器援助,就是希望扩大美军的参战范围。

据俄《观点报》披露,俄罗斯主导的独联体集安联合部队,并非准备前出阿富汗,而是强化独联体内部的安全合作,防止阿富汗武装冲突“外溢”到中亚五国,当然如果阿富汗政府邀请集安部队入境“靖难”,那又另当别论。分析人士指出,俄罗斯等独联体国家不会盲目踏进阿富汗泥潭,他们更乐意扶助一个友善的阿富汗政府,充当独联体南部共同边界的“防护墙”,避免激进宗教组织、极端组织甚至犯罪集团过快地渗透过来。但俄《导报》认为,俄罗斯加紧整合集安武装力量,实际为“后阿富汗时代”做准备,一旦美军去意已决,俄罗斯必须做好万全准备,防范可能的阿富汗安全风险。

塔利班遭受外来竞争

尽管美俄官方都在强调阿富汗局势“接近严重程度”,但令外界意想不到的是,阿富汗反政府武装塔利班却面临“后劲乏力”之忧,正遭受着诸如“伊斯兰国”等外来极端势力的竞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甚至认为,四处插手的“伊斯兰国”把招降纳叛的触角伸进阿富汗,已有多股武装宣誓效忠,这造成塔利班在国内的基本盘缩水,如果“伊斯兰国”势力坐大,将来阿富汗是谁的天下也未可知,这也是塔利班近期积极进攻的重要原因。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欧汉伦指出,塔利班发现美军在国外复杂环境下实行反暴乱作战的短板,以及美国不愿过多进行地面作战的政治顾虑后,便“尽情”地袭扰和打击阿本土政府部队。但他否认塔利班会主导阿富汗局势走向,因为这个老牌宗教组织在阿富汗大势已去,这其中既有美军打击的功劳,也是塔利班组织分散,越来越多的地方“舒拉”(委员会)划界而治的结果。更重要的是,由于新兴的武装派别参与角力,导致塔利班的地盘缩水,这反过来又迫使他们加大对当地民众的剥削,结果坎大哈省西部、加兹尼省等重要地区都曾爆发过反塔事件。数据显示,目前仅有20%的阿富汗民众处于塔利班“隐性控制”之下,在阿富汗约400个地区中,塔利班只能在17个地区获得主导权。

值得注意的是,包括阿富汗、乌兹别克、哈萨克等民族的“伊斯兰国”分子辗转回到中亚,他们非常适应阿富汗的混乱环境,加之更富有作战指挥和运行政权的经验,因此势力急速扩张。据报道,尽管阿富汗还没有出现正式打着“伊斯兰国”旗号的极端组织,但与之相关的武装派别已经在该国西北部出现,并且与塔利班发生过火并事件。另外,原本就在阿富汗扎根多年的“基地”组织同样在该国南部蠢蠢欲动,此前美军战机掩护阿富汗地面部队向坎大哈省的绍拉巴克发起进攻,超过160名恐怖分子被打死,这一数字在过去几年是不可想象的。

阿富汗困局难解

其实,美俄围绕阿富汗的博弈更像“隔空过招”,都希望对方接受自己的“菜单”,使阿富汗获得稳定而持久的外部支持环境。俄罗斯阿富汗问题专家利亚霍夫斯认为,极端势力在阿富汗攻城略地,是美俄共同面临的战略威胁,两国不应被庸俗的地缘政治竞争思维所牵制,而应采取政治、经济、外交和军事综合措施,为阿富汗政府和人民做出一个“持久承诺”“要知道,希望是阿富汗政府坚持到底的最重要财富”。

英国《每日电讯报》指出,美国推迟从阿富汗完全撤军,只是暂时安抚了阿富汗的人心,如何让阿富汗政府特别是安全部队摆脱“对美依赖症”,才是美国亟需解决的课题,日本《读卖新闻》记者曾在阿富汗当地进行过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民众对阿军一旦丧失美援后的战斗力信任率,只有区区的46%。事实上,阿军建设严重依赖美国等北约国家,自建能力先天不足。阿安全部队的军官和骨干培训、战术训练、武器操作、侦察情报和后勤保障等都需要美国支持,就连执行一项简单任务都需要美国指导与帮助。

反观俄罗斯领导的集安组织,却较为适应阿富汗的“水土”。中亚国家很多是集安组织成员国,他们与阿富汗国内的塔吉克族、乌兹别克族、哈扎拉族军人有着共同的语言、文化和宗教信仰,双方合作非常密切。直到今天,阿政府军中一部分老兵依然偏好俄式作战条令及战术战法,况且阿富汗与俄罗斯、中亚五国山水相连,各项人员物质往来非常便捷。有评论认为,如若美国放开与俄罗斯的成见,就阿富汗安全援助领域进行合作,阿政府军的战斗力势必显著提高,但在当前美国政界近乎偏执的反俄政治气氛中,请俄罗斯主动介入阿富汗局势是绝对不可想象的事情。在可预见的未来,阿富汗的困局依然处于难解的状态。

  

责编:蒋朝云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