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和中国谁有能力影响谁
来源:环球时报 2015/11/09 08:04:47
字号:AA+

导读: 中国社会近年不断有人夸缅甸民主“搞得好”,这是指责国内“不民主”的特殊牢骚。中国和缅甸走上不同道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现代化程度和治理水平都高出缅甸一大截。

缅甸全国大选8日早上开始投票,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有可能取得胜利。缅甸的民主进程又多了一个回合,这个国家在往前走。

整个世界都在变化,然而各国走向目标的方式和路径却不尽一致。埃及2011年经历了革命,经过进一步的严酷斗争,“军人”似乎又回到国家的最高权力。但是埃及不能说“完全复辟”了,新总统塞西领导下的这个国家还是比过去民主了,当然,它也承受了经济衰败和社会冲突大爆发的沉重代价。

缅甸是东南亚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它的民主程度还很初级,也极具该国特点。军人集团仍对国家保持制度化的深刻影响,他们占有国会25%的席位,对国家重大事项有决定权。此外该国内部民族冲突尖锐,存在不受中央政府控制的多支民族地方武装,军事冲突不时发生。民主在缅甸目前还“形式大于内容”,未来充满不确定性。

中国社会近年不断有人夸缅甸民主“搞得好”,这是指责国内“不民主”的特殊牢骚。中国和缅甸走上不同道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现代化程度和治理水平都高出缅甸一大截。包括缅甸在内的周边大多数国家都有值得中国学的地方,这是一种哲学态度,但让缅甸来鞭策中国的民主建设,这太激进了,有点滑稽。

中国人应首先尊重缅甸的选择,同时在一旁观摩审视。其实缅甸的变革与颜色革命还是很不一样,它的逻辑和节奏里不乏对中国经验的参照。但是缅甸的基础国情与中国不同,它的政治道路能否走通,已是另一个故事。

越南是学习中国改革然后逐渐走出自己特点的更明显例子。越如果能稳健实现目标,亦将丰富东亚庞大的社会变革体系。有人或许认为西方经验处于这个体系的中心,因为西方提供了一些社会治理的外在形式。但是如果站到更高处俯瞰这些变革,就会发现,中国改革经验所产生的影响非常深刻。为什么东亚的“革命”少于中东和东欧,这与中国改革成功所产生的号召力有极大关系。

中国数十年来在努力采纳民主的实质内容,让民众的意见参与到管理和决策中来。同时中国有效避免了民主在大量非西方国家所暴露出的负效果。中国在不断实践新的民主形式和涵义,这实为有全人类意义的新探索。西方舆论对此很不接受,这影响了周边乃至中国内部一些人的看法。

民主的积极意义已为世界广泛认同,但民主的表现在全球“一体化”却决无可能。西方各国的民主形式就有区别,它在进入第三世界国家时更是不断“走样”。一些人认为只要有“一人一票”就是民主,这是不做认真投入的懒办法。拿来主义经常坑人,个人做事的层面都如此,更何况大到国家道路时。

当然不是所有国家都能成功走出一条“自己道路”。有资格称“自己道路”的,都必须有好的结果。否则就是怪胎和流产,为天下人和历史耻笑。

最好这个世界上各国人民自选的路都能走通,然而实际情况却是并非所有社会都会那么幸运。说一千道一万,谁发展得好,历史就最终认同谁。现实舆论的偏好不算数,历史的句号将更加慎重。

中国的国家道路承载着世界最大人口群体的福祉,它的成功与否将决定人类治理是不是有能力面对新兴社会的困局,实现重大突破。旧有的民主资源太少了,它们的功能磨损十分明显,只是很多人不愿意承认这一点,宁肯对老的那一套高呼万岁。

中国是对发展民生和促进社会公平等老百姓终极目标最用心的超大社会,民主需与这些目标汇合,而不是对立,这似乎是中国的现实主义原则。用心了,付出了,就一定有所得。这是规律,也是我们的希望。

责编:许舒琦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