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戎:“西部大开发”可为“一带一路”热身
来源:环球时报 2015/11/10 09:23:38 作者:马戎
字号:AA+

导读: 推进“一带一路”建设需要沿线国家政府和民众的理解和支持。新疆、西藏等西部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不仅表现为自然资源和市场开发等经济利益,本质上还包括当地各族民众“人的发展”。

推进“一带一路”建设需要沿线国家政府和民众的理解和支持。这些国家在政治经济体制、法律规范、语言宗教和价值伦理等方面与中国存在诸多差异。唯有与其进行全方位的文化沟通,不断加强彼此了解与目标认同,才能使中国大至经济社会发展理念、小至企业运行规则和方式等得到接受。

过去,我国企业和务工人员在境外一些国家和地区遭遇挫折,原因之一就是不了解那些国家的国情民情,过分追求经济收益而较少关注当地建设发展、民众就业以及环境保护等问题,其结果是因忽视社会反应而引发一些当地民众的反感和排斥。其实,我国企业在国外遇到的这些问题,与国内本世纪初推行“西部大开发”战略以来,东部企业在西部地区遇到的情况类似。如果说“一带一路”构想是一个全球性宏大战略,那么“西部大开发”可被看作这一战略的预演与前奏。

我国西部新疆、西藏等地聚居着多个少数民族群体,它们与东部以汉族群众为主的社会在语言、宗教、生活习俗和文化传统等方面多有不同。在“西部大开发”过程中,东部企业、经商务工人员大量进入西部地区,对西部原有经济秩序、就业市场、资源开发模式等造成冲击。因为他们不了解当地文化而且缺乏跨文化交流的经验,所以引发各种类型的文化冲突和社会矛盾。这些冲突和矛盾常以“民族”和“宗教”形式表现出来,证明我国东部地区社会仍然缺乏与其他文明群体(维吾尔族、藏族等)之间深入了解、良性互动的明确愿望、知识储备和实际交往中的运作能力。某种程度上,这也导致了相邻国家对我国经济发展模式的一些顾虑。

为了推动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全面合作,我们首先要处理好国内西藏、新疆等西部地区各族群间的“跨文化交流与合作”,真正有效推动西部地区的社会稳定、经济繁荣和族际良性合作。在此过程中,我们可逐步培养和锻炼出一支在开展国际“跨文化交流与合作”方面有能力、有经验的人才队伍,他们能在政府、社区、民众各层面与不同语言、宗教和文化传统的社会成员打交道,建立持久性的友谊与合作关系。另外,我国西部多族群地区的实际发展成果可为境外邻国提供示范性榜样,增加境外不同文明社会在与中国交往时的信心和对合作成功的预期。从这个视角看,处理好西部少数民族聚居区的社会经济发展和民族团结合作,在今天中国的全球性战略中具有非凡意义。

新疆、西藏等西部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不仅表现为自然资源和市场开发等经济利益,本质上还包括当地各族民众“人的发展”。当地各族民众在“西部大开发”中不可能也不应当“置身事外”,我们要使他们积极参与各项发展事业,并在参与中不断加深对中华民族和中华文化的认同以及各族间的交往交流交融。2014年9月第四次中央民族工作会议指明了今后我国民族工作的方向和基本精神,政治路线决定以后,干部就是决定因素。因此新疆、西藏等西部地区的长治久安和社会经济发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少数民族干部和知识分子队伍的培养与建设。

1985年开始招生的内地“西藏班”和2000年开始招生的内地“新疆班”,是中央政府推动西藏、新疆少数民族人才建设的重要举措。这种内地办学大多选在本地重点中学,国家投入很大。迄今,“西藏班”已为西藏培养输送了3万多名各类建设人才,“新疆班”累计招生已达7万多人。根据我们的实地调研,内地办学可以说是成效显著,但在制度、管理、教学等方面也不无问题。建议有关部门和学界对此开展深入调查和讨论,促进内地办学工作从德、智、体等各方面不断改进。另外,西部各族大学生可对所在大学的多文化交流氛围和实践发挥积极作用,其大学期间的专业结构应以我国西部发展和“一带一路”人才需求为基础加以统筹安排,各大学也应站在国家全局和世界性“跨文化交流合作”的高度来看待本校少数民族学生的培养工作。

如果通过内地班等形式培养出来的西部各族人才既热爱祖国,认同中华民族,认同中国共产党、社会主义制度和中国当前发展道路,又具备现代知识和工作能力,那么他们将在各条战线上极大促进新疆和藏区的民族关系,促进当地社会、经济和文化等各项事业发展。如果他们直接参与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交往合作,则其母语能力、民族宗教传统等将给他们带来极大便利,较之国内东部地区汉族员工更容易与沿线国家政府、社区和民众交流沟通,更容易得到各国社会的接纳与认同。▲(作者是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责编:蒋朝云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