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选举:胜与败
来源:中国网 2015/11/10 09:30:01 作者:陶短房
字号:AA+

导读: 或许要等到下一次“真正的选举”,才能真正盘点出缅甸政治进程的最后赢家和输家;或许,正如许多分析家所言,政治改革进程圆满完成的标志,不是第一次政权执政党轮替的顺利平稳。或许要等到下一次“真正的选举”,才能真正盘点出缅甸政治进程的最后赢家和输家;或许,正如许多分析家所言,政治改革进程圆满完成的标志,不是第一次政权执政党轮替的顺利平稳,而是第二次的同样顺利平稳。

11月9日缅甸举行了25年来首次“真正的选举”,尽管正式结果尚未公布,但基本结果已为世人所知晓,以昂山素季为领袖的反对党全国民主联盟(NLD)获得压倒性胜利,有望赢取全部直选席位的70%。

根据缅甸选举规则,总统候选人(3名)将在立法选举后产生,并由两院共664席(上院民族院224席,下院人民院440席)议员投票选举出新的缅甸总统,时间约在3个月后,可以说,本次选举周期并没有结束,尽管最终的总统人选将来自NLD似已无悬念。

此刻NLD和昂山素季已宣布在大选中获胜,并正接受国内外支持者的欢呼,这当然是合情合理的,经过漫长的斗争和等待,他们终于一步步从“非法政党”还原为合法政党,从少数党变为多数党、执政党,昂山素季本人虽未能通过修宪实现直接参选总统的夙愿,却率领NLD获得了议会的多数席位,自己也当选议员,这意味着他们将在未来缅甸政治生活中发挥更加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但不论NLD或昂山素季,他们的胜利是“有分寸”的:NLD的上位是以妥协为代价换取的,这个妥协就是《缅甸联邦宪法》所赋予军人的一系列特权,包括缅甸武装力量统帅将为三军总司令而非总统,军方所推举代表将在缅甸任何一级立法机构占据25%的席位而无需选举,等等,这意味着不论任何一级的行政、立法重大决策,军方都不难“踩刹车”,因为重大立法、决策往往需66.7%的绝对多数支持,已拥有25%“铁票”的军方只需再拉到7-8%的票数即可阻击成功。不仅如此,身为党领的昂山素季最终也未能挟“党选”之胜获得堂堂正正的国家元首身份,尽管选举投票日前她发表了“胜似总统”的声明,但“胜似总统”终究还不是总统。

军方及与军方关系密切的现执政党巩固与发展党(USDP)在选举中失败,丧失了组阁权和立法机构简单多数,这显然是一个里程碑式的失败,而且军方和USDP也承认了自己的失败。事实证明,登盛的“中间路线”并未能左右逢源,变革的阀门一旦打开就很难“按需开放”,尽管军方及其支持者事实上保留了极大特权和政治、经济影响力,但缅甸自二战结束后最大的变化业已无可阻挡。

当然从某种意义上军方和USDP也还是胜利者,不仅因为他们成功保留了部分特权,更因为他们较平稳地实现了政治世代更迭,避免了社会更大动荡,这对他们、对他们的政治对手、对缅甸人民和缅甸社会,都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

有人将这次选举本身,将NLD的大胜和USDP的“认赌服输”视作“民主的胜利”,这恐怕言之尚早:如前所述,军方的“认赌服输”是建立在保留一定特权基础上,但从各国政治改革历史可知,这种“保留特权的改革”将注定是一种过渡,最终或如南非那样“完全变革”,或如埃及那样“轮回一圈”,一旦下一个十字路口到来,军方这辆“老爷车”将驶向何方?

可担忧的并非仅仅军方:习惯于“反对派思维模式”的NLD和昂山素季是否做好了担负缅甸政治、经济责任的准备,早已成为许多观察家(包括相当多同情、支持他们的人)心中最大的隐忧,而从NLD和昂山素季“一旦胜选昂山素季将发挥比总统更大作用”等言论,许多人也不免质疑,他们到底是否真的做好了“接受民主”的准备——这意味着不仅接受民主所赠予的果实,也要接受民主所赋予的挫折。

或许要等到下一次“真正的选举”,才能真正盘点出缅甸政治进程的最后赢家和输家;或许,正如许多分析家所言,政治改革进程圆满完成的标志,不是第一次政权执政党轮替的顺利平稳,而是第二次的同样顺利平稳。

责编:蒋朝云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