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罗保铭批示严查盗挖稀土案件 要求省公安厅协助破案
来源:南国都市报 2015/11/10 09:49:33 郑永年
字号:AA+

导读: 罗保铭在批示中指出,“请省公安厅协助琼中破案,包括保护伞,依法处置。结果媒体曝光,对破坏生态环境行为起到教育警示作用。南国都市报在保护海南生态环境中,很好地发挥了媒体的监督作用。”

省委书记批示严查,要求省公安厅协助破案,同时肯定了本报报道——南国都市报在保护海南生态环境中很好地发挥了媒体监督作用

南国都市报11月9日讯(记者吴岳文) 9日,本报刊发《疯狂盗稀土大山伤筋骨》引起省委书记罗保铭高度重视,并作出重要批示,要求省公安厅协助破案,同时肯定了本报报道。

罗保铭在批示中指出,“请省公安厅协助琼中破案,包括保护伞,依法处置。结果媒体曝光,对破坏生态环境行为起到教育警示作用。南国都市报在保护海南生态环境中,很好地发挥了媒体的监督作用。”

据了解,11月10日,省公安厅将派员到琼中协助调查破案。

据报道,自今年8月份以来,30多名不法分子在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中平镇的大山里疯狂盗采稀土近百吨,预估案值逾千万元,并且挖土毁山使用化学品灌流,严重破坏生态。'

此前报道>>琼中:一伙人钻几千个洞眼盗采稀土 案值千万余元

不法分子为盗采稀土,用挖掘机挖出的大坑

不法分子为盗采稀土,用挖掘机挖出的大坑

琼中中平不法分子挖10多个大坑钻几千个洞眼疯狂盗采稀土大山遍体鳞伤

●数量惊人涉案稀土上百吨

●金额巨大预估案值逾千万

“有30多名男子在我们这里山上的橡胶林里用挖机挖了很多个大坑,昼夜施工,他们鬼鬼祟祟的,是不是开采金矿啊?”近日,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中平镇辖区内南方农场的部分职工拨打本报热线投诉,心里充满了好奇。记者11月3日以来多日走访发现,当地山体被挖了10多个大坑,还被钻机打了几千个洞眼。警方表示,受巨大的利益驱动,这伙人疯狂盗采稀土上百吨,预估案值千万余元,且所使用的化学物品严重污染环境,目前已锁定2名主要嫌疑人。琼中国土局和检察院也已介入调查。

南国都市报记者吴岳文文/图

举报

有人挖金矿?原来是盗采稀土!

中平镇被郁郁葱葱的大山环抱,宛若世外桃源,但距离琼中县城30多公里,山路窄小崎岖,途中还有多条漫水桥,村民要上趟县城可真不容易。“有人在山上挖宝贝”、“挖金矿”,近段时间,村民们的各种议论打破了这个美丽小镇的平静。记者多方打听得知,有一伙人发财心切,不惜投入百万元拉管、挖坑、安装设备、购买化学药剂,在深山老林里神出鬼没地盗采稀土。

最早发现不法分子挖山的是负责经营这片橡胶林的南方农场3队的胶工杨某。“今年8月份的一天,我上山护理橡胶树,突然发现几十名男子开来挖掘机在山上乱挖,他们没日没夜地干,挖的坑一个比一个大,我向他们打听到底是干啥。他们让我闭嘴,威胁我不要管闲事,走漏了风声就要打断我的腿。”杨某说,因担心遭报复,他不敢再吭声。

“这伙人盗挖稀土几个月了,要想掩人耳目也不容易。他们在山里作业动静很大,一公里外的路口有个鱼塘,老板看见车辆进进出出,也不敢声张。甚至不法分子还把用于发电的柴油存放在他搭建的棚子里。”辖区南方派出所的民警告诉记者,直到10月底,他们才接到群众报警。农场职工李某透露,经常看到货车从橡胶林里往外运稀土,按照目前每吨稀土价格为10多万元计算,盗采者牟取的暴利难以估算。

现场几千个洞眼让山林“哭泣”

记者深入实地调查,试图还原盗采点对当地环境造成的危害。11月3日,记者来到中平镇,当地村民王某等人骑摩托车载着记者,翻山越岭来到南方农场3队一片橡胶林里,眼前的一幕让人触目惊心。8个大池呈现在眼前,管线密布,还有些未挖好的池,场面宏大,每个池有近百平方米大,2米多深,部分池里的水浑浊发黄,氨水味刺鼻,旁边的橡胶树上挂了一些警示牌,写有“此地危险”、“水有毒,请勿靠近”等字样。有些大池四周和底部铺盖着塑料膜,池底有白色泥浆。池边堆放着几十袋碳酸氢铵、氯化铵等化学物品。村民介绍,眼前的这些化学药剂,主要用于冲刷、提炼稀土,而产生的废水,则未经处理便直接往外排放,严重污染环境。记者看到,池的周边有很多橡胶树,已经开割,有的碗里有胶水。

该工地已经停工,空无一人。“不法分子将稀土中转场设在这里是为了方便运输。池里的白色泥浆就是从对面山上灌流下来的稀土。”王某说,受巨大的利益驱使,这伙人铤而走险在深山盗采稀土。

工地上散落着工棚铁架,地上有很多塑料饭盒等垃圾,池子由塑料管相连,其中一条粗大的管子一直延伸到两三公里外的山顶采矿点。记者顺着塑料管爬到山顶,又看见一个巨大的池和一些小池,地上随处可见标有硫酸铵、碳酸氢铵、氯化铵等字样的塑料袋。山上每隔几米便有一个直径约10厘米的小洞,山头遍布盗采洞眼。“这样的小洞有几千个,这伙人把这座山钻得遍体鳞伤啊。”王某感叹。

记者了解到,这是不法分子盗采稀土的一种方法,称为打洞灌水法,他们在山上打满适合尺寸的小洞,在山体的下方再掏一个洞,将河水抽到山顶的大池里,倒进硫酸铵、碳酸氢铵等化学物品,形成一种独特的“药水”,再把“药水”灌注进一个个小洞里,经过一段时间化学反应后,稀土便会从山体下方的洞口冒出来,通过塑料管引流到山下橡胶林里的8个大池里。经沉淀后,不法分子将稀土打包运走。打洞灌水法比开挖土方法复杂,且比后者运到空地上用药剂提炼的方法成本要高,但较为隐蔽,不容易被人发现。

隐患化学品污染环境令人忧

中平镇委吴书记告诉记者,他们是10月中旬接到南方农场3队部分职工举报,才得知有人在山上盗采稀土,于是立即向上级部门报告。随后,琼中国土局、林业局和当地镇政府派人到山上查看,发现盗采稀土的情况很严重,也破坏了生态环境。吴书记说,不法分子在橡胶林里挖了多个沉淀池,而采矿区所在的山头属于中平镇大坡村委会丁架坡村,这是一个苗族村庄。“这个地方是琼中、琼海、屯昌3个市县的交界处,很偏僻,人烟稀少。“没想到深山里的稀土竟被不法分子盯上,我们也希望执法部门尽快将这伙人抓获。”吴书记表示。

家住丁架坡村的林大姐等人告诉记者,村里不少人外出务工了,之前也有村民发现一伙人在山上钻洞,以为政府搞探测,就没多过问。“没想到是不法分子盗采稀土,这些人真疯狂,他们毁坏山林,还使用了这么多化学品,我们最担心的是庄稼和水源遭受污染。”盗采稀土产生的环境污染让村民们感到担忧。他们害怕一场大雨过后,这些化学物品会出现渗漏,流到附近的河里。他们希望有关部门及时排除隐患。

猖狂被查后盗采者还敢返回运稀土

记者了解到,10月21日下午2点,南方派出所接到群众报警,立即派几名民警赶往采矿区。盗采稀土的人员闻讯已逃之夭夭,现场遗留部分未来得及运走的稀土,发电机等机器和工具,还有衣服、被子、饭碗等物品。警方仔细勘查,从坑里抽取稀土样品,并查获账本,一直忙到下午5点多。当日傍晚,主管部门琼中国土局也派人到现场查看。狡猾的不法分子夜里将遗留的稀土和部分工具运走,并将花了15万多元购买的一台德国进口发电机埋进土里。第二天,琼中国土局用钩机清理这些坑时,土方坍塌,钩机陷进了土里,发电机才被暴露。这台发电机已被琼中国土局查扣。

“这个发电机很大,两个人抬不动,可能是不法分子来不及运走,才埋进土里。”农场的职工说,这伙人晚上返回搬走挖矿工具,胆子也太大了。

海胶集团乌石分公司有关负责人介绍,获知有人非法盗采稀土,在他们管辖的橡胶林挖了很多大坑,影响橡胶树成长,而且所使用的硫酸铵等化学物品也污染了环境,他们高度重视,赶紧派人去查看。目前正在对橡胶树的损毁情况进行清点调查。橡胶林被乱挖,胶工杨某没将情况上报公司,南方农场作业区一区的陈主任出差了,也未能及时发现。

行动

警方经过走访摸排锁定2名主要嫌犯

“这伙人太猖狂了,开采规模很大,起码投入上百万元。”南方派出所李所长介绍,据调查,预估被运走的稀土有上百吨,按每吨10多万元计算,总价值千万余元。“从工棚里的床位看,作案人有30多人。我们已锁定2名主要嫌疑人。”李所长介绍,警方经过走访摸排了解到,来自屯昌、琼中的两男子联合浙江的一个老板一起出资,另一个老板出技术,4人合伙雇人盗采稀土。“琼中密集的大山蕴藏着各种矿产,其中一种是稀土。非法开采稀土浪费珍贵的资源,还污染环境。”李所长告诉记者,前两年琼中也曾发生不法分子盗采稀土的情况,不法分子盗采稀土的地方交通极其不便,加上他们行动隐蔽,不容易被发现。

表态

“一旦发现充当保护伞的干部将严惩”

“稀土非法开采、违规生产加工、产品走私是制约我国稀土产业正常发展的一颗毒瘤。巨大利益无疑是造成‘黑稀土’猖獗的主要原因。”11月4日,琼中国土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已经组织力量依法取缔该稀土盗采点,并对有关情况进行调查了解,环保部门也正对当地进行防治,防止出现二次污染。因为还没有抓获嫌犯,犯罪主体还没有搞清楚,他们还没有办法立案,不过他们已经发函要求警方配合抓捕嫌犯。不法分子进山盗采稀土几个月,有关部门竟毫无察觉,是否存在不作为或失职?目前,琼中检察院也已介入调查,有关负责人表示,一旦发现充当保护伞的干部,将依法严惩。

相关链接

私人不得开采稀土矿

记者了解到,稀土有“工业维生素”的美称,具有很高的工业价值,是重要的战略资源,稀土元素在石油、化工、冶金、纺织、陶瓷、玻璃、永磁材料等领域都得到了广泛的应用,稀土中的很多元素也应用于尖端电子设备。在我国,稀土矿属于国家所有,对稀土开采控制得非常严格,私人开采稀土矿的行为是明令禁止的。

责编:冯雪婷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