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舌战群儒”——纵论”战争与和平“
来源:大风之友 2015/11/10 10:29:00 作者:盛世良
字号:AA+

导读: 普京支持创办的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每年都讨论一个与俄罗斯有关的世界重大问题。22日下午闭幕会议的主题是“共同应对威胁:为世界进步而克服分歧”。

普京支持创办的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每年都讨论一个与俄罗斯有关的世界重大问题。10月19日至22日在索契举行的第12届年会也不例外。今年的题目是《战争与和平:人、国家和21世纪的大规模冲突威胁》。

战争和暴力在社会意识中发挥什么作用?信息爆炸是拉近还是疏远人际关系?在彼此依存的全球化世界中,经济是战争武器还是维护和平的工具?21世纪的外交能否防止战争?冷战后哪些决策巩固了和平?围绕这些议题,来自俄罗斯和30多个国家研究国际问题的学者、前政要和媒体人,辩论激烈。

22日下午闭幕会议的主题是“共同应对威胁:为世界进步而克服分歧”,100余名与会者屏息静候普京总统前来发表主旨讲话。

17时50分,普京身穿黑西服,系着红领带,潇洒地挥着左胳膊,轻快地走到主席台中间的沙发上就座。

普京的讲话从回忆列夫·托尔斯泰及其大作《战争与和平》开始。他说,“和平与和平生活依然是人类的理想”,但“人类往往通过战争寻找摆脱矛盾的出路”。

此时此刻,在俄罗斯空袭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东乌克兰硝烟未散、美俄接近“新冷战”的关头,普京怎么有闲情逸致谈论古典文学?

果然,他话题一转就谈到了两天前美国及其北约盟国试验反导系统:“美国建立反导系统的缘由,即伊朗核威胁已经消失,然而,恰恰在这时开始试验反导系统了!这说明,我们当初的反对是正确的。他们愚弄了我们和全世界,为的是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地缘政治竞争对手和自己的盟友!”

在普京看来,军事、贸易、信息,几乎所有领域都有激化冲突的危险。

“核武器的遏制作用贬值。最近四分之一世纪以来,动用武力的门槛降低了,对战争的感受改变了,战争变成了媒体吸引观众眼球的场景。在社会生活的所有领域,都能听到军事用语。”

“正在建立不透明的经济集团,其过程几乎是严格遵守所有保密规则。任务是明摆着的——改组世界经济,从自己的主导地位中获取更大的红利。但是,这只会埋下定时炸弹,为未来的冲突准备土壤。”

“全球信息空间也充满战争的震荡。他们咄咄逼人地把‘唯一正确的’观点和对事态的解释强加于人,既可以编造事实,也可以掩盖事实。我们已经习惯于被人贴标签,被塑造为敌人的形象。任何观点,只要跟他们的观点不一样,就说成是搞敌对宣传,就要与之斗争,而且显然使用非民主的手段。”

普京归纳道:“军事力量还将长久地作为国际政治的工具。但是,它是否仅限于在其他手段都已无能为力,需要抵御共同威胁的情况下使用?还是只要有任何借口都可以动拳头,有时仅仅是为了提醒世界,谁才是一家之主,根本不考虑动武的合法性和后果?这种做法不能解决问题,只会增加问题。”

对战争与和平,坐在普京右侧的捷克前总统克劳斯发表的看法是:“多年前我反对‘世界在倒退’这一说法,现在同意了。世界起码是在滑向冷战时代。”

普京的话题转到中东:“改造中东的粗暴尝试,恰恰是点燃当前爆炸形势、破坏国家体制、引起恐怖主义泛滥,并最终加剧全世界风险的那根火柴。”

普京的这番话几乎没有点美国的名,但听众心知肚明,批的就是美国,而且刀刀见血。

对美国少了怒气,多了讽刺

普京很巧妙地切入了美欧矛盾:“当前,商业罚款变成了流行病。美国动辄对其他国家的银行和公司处以罚款,包括对欧洲的银行和公司。对盟国怎么能这样干?不能,这是宗主国对胆敢犯上作乱的附属国的做法,惩罚不听话的附属国。”说到这里,他夸张地摊开双手耸了耸肩,作无可奈何状。

轮到美国老外交官马特洛克发言了。他在回顾1987-1991年任美国驻苏大使生涯后说:“苏联解体出于内因,而不像人们通常认为的那样,是美国在作祟。”

普京立即反击:“当然,苏联解体是内因引起的。但我不认为我们的对外政策盟友未曾出力。您不认为苏联解体是悲剧?我认为,这首先是人道悲剧。2500万俄罗斯人流落到异国他乡!俄罗斯民族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分离民族!”

普京的蓝眼睛逼着86岁的老马问:“您对美国单方面退出反导条约怎么看?”

马特洛克道:“我反对过……不过,反导系统不威胁俄罗斯……美国需要创造就业机会呀!这涉及庞大的军工综合体嘛……”

普京哑然失笑:“我不认为此等论据有说服力。难道要靠威胁全人类来创造就业机会?要是一个国家以为有了核保护伞,就可以放开手脚,为所欲为,那就太奇怪了!”

从普京痛骂“美国狼”的2007年开始,笔者年年参加瓦尔代年会,年年听普京批评美国。普京今年批起“美国狼”来底气更足,跟去年相比,少了怒气冲冲,多了讽刺挖苦。

称分裂叙利亚是“最不可接受昏招”

俄罗斯是永远不会让瓦尔代俱乐部的老学究们寂寞的。去年乌克兰问题勾起了无穷无尽的话题,今年的问题几乎都不离叙利亚。难怪今年10月23日《俄罗斯商业资讯日报》在报道普京讲话时别出心裁地用了《叙利亚-瓦尔代俱乐部》这一标题。

普京每次会见瓦尔代俱乐部成员,都由他先发表开场白,再请大家随意提问。

台下举起几十只手,弄得主持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系名誉教授罗伯特·莱格沃尔德有点不知所措。

英国《金融时报》记者问:“俄罗斯空袭带给叙利亚的不是大乱,而是和平,您有把握吗?”

普京讽刺道:“只有保险公司才能开这样的保单!至于有人主张把分裂作为解决叙利亚问题的一个选项,这是最不可接受的昏招!双方会没完没了地打仗!”

他思索片刻,似乎在考虑是不是该讲,但还是下决心透露了前天跟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会谈的内容:“据我理解,他准备同反对派对话,甚至愿意跟将同‘伊斯兰国’战斗的反对武装协作。俄罗斯领导也在这方面做工作,寻找合适的反对派。”

普京根据作战飞机从前线传回的视频资料,描绘了俄军空袭的效果:“我们的飞机扔炸弹,引爆了敌人弹药库,弹药全都炸上了天,差一点炸到投弹的战机!武器多得吓人!当然,现在他们的武库缩水了……”

普京归纳了俄罗斯对叙利亚问题的立场和对策:“军事胜利虽然不可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但是能够为政治进程创造条件。叙利亚问题的最终解决,要通过政治措施。现在要做的不是破坏叙利亚的国家机制,而是巩固这一机制。俄罗斯对叙利亚的帮助将不限于军事,还要帮助他们战后恢复。”

“如果打架不可避免,那就先动手”

普京的言论向来以生动幽默、大俗大雅见长。

俄罗斯战略和技术分析中心主任普霍夫犹豫不决地问:“要是美国向叙利亚反对派提供移动式防空导弹,我们的飞行员就可能遭到伤亡……”

普京答:“但愿不会这样。美国人明白,这些武器完全可能被用来对付美国飞行员。”说到这里,普京激动起来:“我飞过这种歼击机。加压非常大,头跟手指简直无法动弹!可是,飞行员还得操纵武器!这是最高级的飞行艺术……我为他们感到骄傲!你问万一有伤亡怎么办?早在50年前,列宁格勒街头就教会了我一条规则——如果打架不可避免,那就先动手!”

普京讲了俄罗斯出兵原委:一旦“伊斯兰国”占领了大马士革,就会形成进一步扩张的基础,向俄罗斯和中亚扩散。”最好是在叙利亚打恐怖分子,而不要在俄罗斯等着他们。”

普京批评美国在反恐问题上搞双重标准:“别玩文字游戏,把恐怖分子分为温和派和非温和派!如果把一部分恐怖分子当作推翻合法政权的攻城锤,等以后再解决这帮恐怖分子,说服他们放弃政权,这纯属痴心妄想。利比亚的现状就是绝妙的例证。”

有人问起俄罗斯经济情况。普京答:“遭遇经济危机的不是俄罗斯一国。世行等国际经济机构认为,世界经济处在问题中。俄罗斯面临多重考验。经济制裁是一个因素,但并非决定性的、最主要的因素。主要是低油价影响了出口,这也涉及所有面向能源出口市场的国家。俄罗斯采取的应对措施是经济多样化。发展高技术产业虽然慢,但有进展。此前5至7年,油气占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的14%,现在只占9%,而沙特占45%。在其他经济部门产值下降的情况下,机械制造业以及产品出口今年实现了增长。资金够用,卢布趋于稳定,贸易实现顺差,黄金外汇储备略多于3700亿美元,福利基金和稳定基金两项相加有1440亿美元。预计全年通胀率不超过12%。”

普京回答的最后一个问题是:“俄罗斯想拯救阿萨德,美国想推翻阿萨德。怎么办?”

“我们的目标是战胜恐怖主义,帮助阿萨德战胜恐怖分子。我看,这是唯一正确的出路。应该协商。务实主义应该占上风。”

时间已到晚上八点三刻,普京“舌战群儒”三小时,神采奕奕,挥洒自如。

(盛世良曾任新华社驻莫斯科分社副社长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欧亚社会发展研究所研究员。)

责编:许舒琦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