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公主”昂山素季胜利的烦恼
来源:中国网 2015/11/11 08:26:55 作者:张敬伟
字号:AA+

导读: 缅甸选举是不完全的民主,也是不完美的民主。昂山素季和她的民盟,挑战才刚刚开始。孔雀开屏固然美丽,但美丽也是要付出定价的。

缅甸选举初步结果出来,昂山素季和她的民盟胜出,而且是以70%得票率大幅胜出。由于执政的巩发党党徽为狮子,民盟党徽为孔雀,因而这场选举堪称孔雀对狮子的胜利。

25年前,缅甸也举行过令缅甸人激动的选举,也是民盟大胜。然而,孱弱的“孔雀”被军方粗鲁凌虐了--军方不仅不承认选举结果,还逮捕了昂山素季。5年前,缅甸民主化进程艰难再行进,吴登盛总统让步履蹒跚的缅甸民主走得相对坚实––军人们脱下军装转为文官。这才有了本次投票率超过8成并在国际社会观察和监督下的选举。

这场选举平稳有序,波澜不惊,并无一些早期民主化国家经常发生的混乱和舞弊现象。缅甸人最担忧的是,选举结果会否重蹈1990的覆辙。吴登盛总统选前和选中已经打消了民众顾虑。选后,执政的巩发党和军方表示尊重大选结果。

“孔雀”可以尽情开屏庆祝胜利,“狮子”也败得有风度。不过,这对初尝民主果实的缅甸民主言,也不必高兴得太早。民主的形式有了,要尝到民主带来的福祉,还有坎坷路途要走。尤其昂山素季和她的民盟,几乎是靠昂山一个人的精神魅力来战胜巩发党的。但世俗世界不是靠精神导师就能解决问题的。现实政治的残酷,也要求昂山从民主斗士转型为政治家。

这将是艰难的过程。受人爱戴的民主导师或者斗士一旦进入政界,要么被政治丑恶所异化,要么水土不服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即使成为国家领导人,其执政实绩也充满争议,譬如南非前总统曼德拉。

昂山素季不是曼德拉,而是有着英国渊源并被西方世界奉为民主斗士的人物。她在缅甸,要么被软禁,要么号召民众走上街头。一旦昂山走向民间,接了地气,方知当家之难。当然,由于她丈夫和儿子的英国身份,昂山素季不可能成为总统。

缅甸大选确切讲是刚刚开始。按照现在的选举结果,未来将组成新联邦议会,然后才能选举总统。按照缅甸宪法,军方拥有当然的1/4议席。然后由议会两院和军方分别提出三位总统候选人,按票数前两位为总统和副总统。而且,军方还拥有任命内政、国防和边境三大部长的权力。

由此可见,即使民盟推出的总统候选人最后胜出,也不可能拥有顺畅的执政权。昂山素季之前所说“她的地位在总统之上”,既说出了她的心声(没有昂山素季就没有民盟的胜选),更凸显昂山和民盟的尴尬(昂山没有资格担任总统,民盟推出的总统候选人自然会成为昂山的提线木偶)。

此言一出,却被军方和反对党抓住了昂山的把柄。的确,世界上的民主国家还真的没有国家元首被党派领袖指挥的呢。以民主的名义反民主,虽是昂山素季得意忘形下的真实思想流露,却也折射昂山素季和民盟政治上的不成熟。起码,她和她的团队还没有做好从在野到执政的准备。

当然,她并非不晓得前路的艰难。她一直告诫民盟和支持的民众,低调对待胜选,不要高调庆祝。巩发党和军方虽然表示出承认大选的态度,但也有认为这是一场扭曲的选举。昂山素季和民盟,是被西方世界和舆论鼓噪出来的胜利者。

因而,昂山素季和民盟,虽是胜利者,却不得不和失败者寻求合作之道。否则,民盟推出的总统不仅要面对巩发党的掣肘,还将面临军队的杯葛。其他林林总总的党派也会成为麻烦制造者……民盟哪里见过如此阵势?

更糟糕的是,缅甸选举后的政局异动,不仅仅是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巩发党和军方的博弈,还有边疆少数民族的利益诉求。譬如,缅甸选举之后,缅北几个少数民族自治帮就希望缅甸政府能够关注少数民族的利益。因而,军方长期未能解决的边疆少数民族问题,也是新政府面临的严峻挑战。是剿是抚,新政府

和军方会有不少的口水战。甚至不排除军方撇开政府自行其是。为了选举需要,昂山素季在罗兴亚人人权问题上保持缄默,已经让西服世界不满。据8日美联社报道,本次选举,缅甸130万罗兴亚人中的50万合格选民被禁止参加投票。民盟或巩发党都没有推出过一位穆斯林候选人。

因而,缅甸选举是不完全的民主,也是不完美的民主。昂山素季和她的民盟,挑战才刚刚开始。

孔雀开屏固然美丽,但美丽也是要付出定价的。

责编:许舒琦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