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97岁抗战飞行员陈炳靖:舍身赴难,因为这是我的国家
来源:新华网 2015/11/11 10:02:08 戴旭
字号:AA+

导读: 谈到空战的经历,陈炳靖老人格外激动,他说:“在上海、在重庆、在昆明我们看到许多老百姓被炸死,那个仇恨是忘不了的。每个人都会这样的。舍身赴难,我们不去死谁去死。”

原标题:“舍身赴难,因为这是我的国家”——访97岁的抗战中国飞行员陈炳靖

今年7月27日,在香港沙田的家里,一位97岁的老人给来访的记者拿出了一张又一张的老照片。当翻到一张浸满鲜血、右肩还留有三个弹孔的飞行夹克照片时,老人注目良久,泪眼婆娑,陷入久久的回忆中。

这位老人叫陈炳靖,是抗日战争期间美国第14航空队12名中国飞行员中的一员。

陈炳靖,祖籍河南颍川,1918年生于福建莆田,毕业于厦门海事学校,中国当年的船长几乎清一色来自该校。1937年末,从海事学校航海科毕业的陈炳靖到上海实习,目睹了日本飞机在中国上空的横行无忌,愤而从军,到杭州笕桥考入中国空军12期。

12期学员在1942年初完成飞行培训之后,被秘密送往美国亚利桑那州接受飞行训练。陈炳靖说,在美国他们曾多次飞至海上,对海面上的标靶做射击训练,由于飞机控制困难,这批中国学员中有四人殉职,美方也有多人伤亡。

经过严格的训练。1943年3月,陈炳靖被分配至美国第14航空队,成为一名准尉飞行员。

在历次空战中,陈炳靖的中国战友不断牺牲。1943年4月9日,75中队蒋景福在湖南零陵空战殉国;9月7日,75中队王德敏在昆明空战中殉国。

谈到空战的经历,陈炳靖老人格外激动,他说:“在上海、在重庆、在昆明我们看到许多老百姓被炸死,那个仇恨是忘不了的。每个人都会这样的。舍身赴难,我们不去死谁去死。”

老人至今仍清晰地记得自己1943年10月的最后一次飞行任务。那时,一同分到第14航空队的中国飞行员只剩他一个人。

“我们从云南起飞,我们14架战斗机掩护21架重型轰炸机轰炸(越南)海防港,日本近40架飞机在河内东北拦截,我们发生空战。我打下一架飞机后,被后面的两架日本敌机袭击,身体中弹,飞机也冒了白烟。”陈炳靖说,在发动机爆炸之前,他跳伞落入了茂密的原始森林中。

拖着受伤的身体,在丛林中辗转六天以后,陈炳靖还是没有逃脱日本兵的魔爪,开始了近两年的俘虏生活。

经过多次审讯和转换监狱,最后陈炳靖被押解到南京老虎桥监狱。

“日本人对中国战俘的残忍程度难以想象,狱卒会在深夜将我们吊在木柱上施刑,惨叫声长达两小时之久。”历经磨难的陈炳靖回忆。

战俘们得知陈炳靖是飞行员时,都对他照顾有加,总时不时地在外出劳动时抓一些田鼠、青蛙、野猫偷偷地塞给陈炳靖。说到已经逝去的战友,陈炳靖眼睛泛着泪花,沉默良久。

抗日战争胜利前夕,一向骄横刁蛮的日军对战俘们的态度突然有了很大改变。1945年8月,陈炳靖被释放出狱,重获自由。也就是在这时,陈炳靖才从衣服里取出隐藏已久,时刻准备割腕自杀的玻璃碎片。陈炳靖老人清楚地记得,当时,日军少佐双手托举陈炳靖入狱时被换去的沾满血迹的飞行夹克,向他90度鞠躬,把夹克送上。

现在,这件充满历史意义的飞行夹克被陈炳靖老人留在了云南昆明飞虎队纪念馆,那个他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如今,退休定居在香港的陈炳靖老人每次回到中国内地,看到他曾经用献血保卫过的大好河山,都禁不住潸然泪下。

“这是我的国家啊,我每次坐飞机回昆明,看到滇池、看到熟悉的曾经飞过的山头,在飞机上就流泪了。”这位97岁的老人说,民族兴亡,匹夫有责,一寸山河一寸血,中华民族是用鲜血赢得抗战胜利的,每一个中国人,特别是年轻人,决不能忘记那段悲壮的历史。

责编:谭莹莹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