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生活梦想的缓存状态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5/11/12 10:37:58 郑永年
字号:AA+

导读: 我一直觉得,购物车和书单一样,都是非常暴露隐私的东西,能够让人从一个小缺口窥见你生活的大量信息。刚刚过去的“双11”促销拼杀,多少斗士在电脑前守候到零点,刷新购物车里的商品价格,然后,弹指间战果累累。

我一直觉得,购物车和书单一样,都是非常暴露隐私的东西,能够让人从一个小缺口窥见你生活的大量信息。

刚刚过去的“双11”促销拼杀,多少斗士在电脑前守候到零点,刷新购物车里的商品价格,然后,弹指间战果累累。

成功收入了美妆衣物的大多是年轻爱美的小姑娘。新晋为人母的同事晒着自己抢到了多少尿片和奶粉。还有的人什么都买,看似杂乱无章,其实人家也许是持家过日子的好手。

我曾见识过这样一位好友的购物车。浩浩荡荡四五十件,大到书架、烤箱、挂烫机,小到保鲜膜、棉签、卫生纸……她就像一个久经沙场的将军,总是从容不迫地部署着购物车里的“攻取”秩序——这个等到发工资了就买,那个得等它降价到300元以下。 

生活细节就在她的购买安排下被一点一点填充成形。一个常见的情形是,她一边说着“周末请你来吃蛋挞”,一边一键下单了蛋挞皮。

就在“双11”前一天,她又仔细地把她那无穷无尽的购物车审查了一遍,然后带着翻身农奴得解放的喜悦颤音对我说:“马上就要降价了!这些,这些,我都要买!”

然而,她的欢呼在我这里并不能得到什么共鸣。

从死气沉沉的购物车来看,我简直不像一个马云背后的女人。“双11”之夜是全民的狂欢?好吧,我直接睡了过去。

如果非要查看有史以来的购买记录,你会发现,其实我也为国家拉动内需作出了一定的贡献。只是,作为一名十分理性的消费者,我通常采用“单刀直入”的购物方式,讲求“快、准、狠”。也就是说,如果需要买一条裤子,我就不会绕来绕去最后拎一双鞋回来。我这个粗线条的女汉子,无论是在实体商场还是网上电商,都没有细腻的心思去货比三家、犹豫比价,而是本着解决问题的态度,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下单了事。

该买的都会买,不买的不会看,这让我没什么机会把东西囤在购物车里面。

但是,凡事总有例外。

打开电商网站,我发现我的购物车里还是有那么四五样,其中包括一双爵士舞鞋、一双粉色的芭蕾猫爪鞋和一件黑色的练功服。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我把它们放进购物车,应该是在9个月前。 

这些悬而未买的东西提醒我,我曾经是一个跳舞的人。而如今,我低头看了看自己那日渐隆起的小腹,想到里面并没有孩子,不禁悲从中来。

都说了购物车暴露隐私,这隐私真是让我自己都想掩面逃开。

舞蹈是我从小的爱好。本科的时候,我以每天参加学校舞蹈团训练的方式获取了法学学位。大学四年,舞蹈用品应该占据了我网购“买买买”的七成份额。我的宿舍里堆积着胶州秧歌的扇子、东北秧歌的手绢、蒙古舞的筷子和朝鲜舞的马刀。

本科毕业,我的那些叮叮咣咣的宝贝被我装了两个大箱子寄回家,除了一把古典舞的剑实在带不回去,被我传给了师妹。

后来,我在英国读硕士,课余时间里一边在学校跳现代舞,一边想念中国的古典舞和民族民间舞。

我曾对工作之后的生活有过无限美好的期待。北京有丰富的舞蹈人才资源,北舞、民大和军艺是我心中想要朝拜的圣地。

3月份开始入职实习,我从家拖来一箱行李,还天真地带了一套古典舞的行头。我又在网上选了几件新装备加进购物车,打算在北京有了固定的落脚地就下单。

可是我很快发现,那间租来的小卧室里,根本甩不开我的水袖。

正式工作之后,忙碌更是成了我偷懒的借口。留在购物车里的那几样东西,越拖越久,越来越没有理由下手。

从前读《三国演义》,对一个小细节始终记忆犹新。刘备去上厕所,回来的时候就哭了,因为他看到自己的大腿长肥了,想起自己已经好久没有骑马征战。而我来京已过半年,习惯了僵坐在桌前,对抬不起来的腿和硬邦邦的腰已经没有了什么知觉。

只有面对购物车的时候,才会涌起一丝愧疚。

我不忍心把它们清空。这些是我未竟的生活梦想,就让它们以一个缓存的状态留在我的现实世界里吧。

权且自我安慰,或者说是自我欺骗,这些梦想和期盼还没有完全离开。

但有一日,我有了奢侈的时间和空间,我还可以回来,霸气地一键全选,然后结算。

责编:杨琳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