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三十五年前的回忆
来源:知青网 2015/11/12 10:57:46 戴旭
字号:AA+

导读: 每次泡友们相聚,谈及往事,回顾历史,总感到在农场的岁月中锻炼了我们的意志,培养了我们独立生活的能力。这些收获至今仍帮助我们在各自的岗位上都能发挥自己的才干。

记得1969年的9月中旬,我们离开上海时气温28度,穿着夏天的汗衫背心。到达黑龙江嫩江县时是9月22日,已是雨夹雪,气温在0度左右,大家赶快换上棉大衣。从嫩江到分场的150里路程,我们乘坐在解放牌4吨的敞蓬卡车上,大家都冻僵了,那时我才体会到了北国的严寒。当时我们杨浦区去十一分场连队的有26名男生,69名女生,都刚初中毕业,18、19岁的花季少年,分布于十一分场的三个连队,担任的工作有务工型:开拖拉机、联合收割机、铁匠,木工,电工,车床工;务农型:下大田、种菜地、养鸡鸭、喂猪、养牛马、赶牛马车。当时我人长得高,被分管喂养牛马和任牛马车排的排长。到任才知道,场内的运输全靠牛马车,冬天赶着它们上山伐木运输,每天从坡下的水库中拉水供给每家每户和食堂、水房,每年还要用牛马车为知青回程探亲送行,逢有急诊泡友,无论多晚多寒,牛马车总是随叫随到。

北国的冬季漫长而枯燥,气温都在零下20~30度之间,每天工作2至4小时,其余时间全在室内“猫冬”,连看场电影的机会都少之又少。那时的电台也无法收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信号,倒是莫斯科的电台信号特清楚,印象最深的是那时因为珍宝岛事件我们与前苏联关系僵化,吓得一时连广播都不敢听。记得71年的春季,农场为了丰富知青的业余生活,举行了第一届篮球赛,那时我们十一分场男、女都派队参赛,男队取得了第三名,女队取得了第二名。在72、73、74年的篮球赛中,男队始终保持冠军队的姿态。男队中李富贵和我加盟到七星泡农场队,多次参加省内、农场局的比赛,并且长年脱产训练,当时我已担任分场的管理员,工作范围是组织全分场的生活供应,每天忙碌于计划经济年代的食品、副食品的供级,还要管理好农场的种子、完成上交粮食的任务,只能逢比赛时参加集训,当时场队曾取得农管局的冠军。每当在农闲时,在十一分场一片土制的篮球场上,那是一片一边高一边低的斜坡,我们都会打上半场或全场篮球,有时为了输赢,罚跑坡几百米或是背人跑,有时为了战术的配合、连续输球而相互埋怨、吵架,但吵过后没多久大家又是好队友。现在想想,后来的力量和爆发力也就是在当时特定的环境中、在斜坡篮球场上练就的:向上进攻时居上坡—-锻炼力量,向下回防时时居下坡—-练就速度。现在我还珍藏着当时取得第一名时的黑白照片一张,附照片:

前排自左往右:宋明德(作者)、李富贵、徐苗刚、胡飞

后排自左向右:周景利、徐平生、宋泽锋、宋振刚、刘玉海、

注:另有一位侯全福,当时合影时调汽车队当驾驶员。

球队人员结构:周景利、侯全福为黑龙江省当地复员军人;宋泽锋、宋振刚、刘玉海为齐齐哈尔下乡知青;宋明德(作者)、李富贵、徐苗刚、胡飞为上海下乡知青。

记得:74年李富贵抽调到黑河军分区篮球队打球,现复员到上海打捞局篮球队至今。

75年宋明德(作者)推荐入上海同济大学读大学,毕业分配到原上海医科大学,现复旦大学体育部任教至今。

自离开农场到上海读大学,我也和体育结上了缘,目前在大学中继续做大学体育教研工作,带男子篮球队,编写体育教科书。有时站在大赛场上指挥观察学生拼抢,似乎就能看到自己昔日的身影,想想自己已不是当年的快功手,而是带着队伍参加全国校际比赛的教练了,真是不可思议。

回想往事,好象都是在农场阶段培养打篮球这一爱好时的场景,后来进入大学学习,也是招生老师看到赛场上我个人表现和技术的掌握程度而吸收入学的。入了大学培养目标是体育师资,篮球陪伴了我的青春和前半生,从一位下乡知青到入大学学习、进入大学教学,至如今的大学教授,漫长的路途,忘不了农场情。

有几次带队到长春比赛,到哈尔滨开会,实在没有空余时间。每次都想回到培育我们的黑土地去看看,去闻闻小麦、大豆收割季节的泥土味,再想去看看我们的老领导、抗美援朝的老兵、我们的杜学仁连长,还想去看看我们的泡友、泡哥们、周景利老兵、徐平生(现二十四队队长)同志。现只能祝你们身体健康,快乐长寿!有机会一定会去看望你们的。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