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知青,我们一生的情结
来源:井冈山报 2015/11/14 10:51:42 戴旭
字号:AA+

导读: 知青就是知青,历练过生活的艰难,培养了我们非凡的吃苦耐劳、坚韧不拔、积极向上的品格,所以,大部分萍乡知青如今都发展得还好,尤其能以乐观的心态面对人生。

我今年58岁了,当过知青、上过中专、在事业单位做过科长、在民营企业任过总经理,同时还是丈夫和父亲双重角色。如果有人要问,哪一段经历对我人生影响最大,我毫不犹豫地告诉你—— —是知青生活,尽管我的知青生活只有短短三年!

我是1975年11月从萍乡市下放到泰和的知青,那儿是当时泰垦新规划的一个分场,与总场隔江相望,与万合的沙湖、啸峰两村毗邻,管理着一千多亩土地。那里,从1975年到1977年共有150名16岁至20岁的知青,全都来自萍乡市。此时“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已近尾声。整个分场分为两个连,我们1975年那批共100人,编为一连;1977年那批50人,编为二连。

不管是早下放还是晚下放,知青,似乎就是创始者、拓荒者的别称,无论吃穿住行,都是十分艰苦,今天的年轻人是无法想象的。每月18元工资,控制伙食标准,100个知青一天只能吃到四两油,过大节才能吃到肉和鱼,平日两个蔬菜重复着吃,尽管饭能吃饱,缺油水、缺肉,所以天天都感觉“馋”啊。

那年,全国农业系统开展“学大寨”热潮,推广造梯田先进经验,上面要求我们一千多亩土地改造成梯田格局,达到“中间一条机耕道,层层梯田在两边”的效果。分场的土地全是荒芜的处女地,低洼处野草高过人,窜飞的野鸡野兔随处可见。我们的工作就是旷日持久地铲草皮和烧草木灰,为改良土壤、种植作物准备肥料。到1978年夏天,那一千多亩地基本开发出来了,平整的梯田一望无际,蔚为壮观。看着烧草皮的青烟、闻着草皮和泥土燃烧的芳香,我们心中升起了一股浓浓的自豪感。

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河西。轰轰烈烈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曾经如涨潮般把无数城市青年推向农村,至1978年底,这场运动又以退潮般的方式走向另一个方向—— —回城。当年10月,“全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工作会议”决定停止上山下乡运动并妥善安置知青的回城和就业问题。知识青年以招工、考试、病退、顶职、独生子女、身边无人、工农兵学员等各种各样名目繁多的名义逐步返回城市。自1979年至1982年间,我们150名知青都离开了曾经战天斗地的那个地方,回到了萍乡。

知青就是知青,历练过生活的艰难,培养了我们非凡的吃苦耐劳、坚韧不拔、积极向上的品格,所以,大部分萍乡知青如今都发展得还好,尤其能以乐观的心态面对人生。为了记住那共同的经历,为了那美好而难忘的记忆,如今我们建了一个微信群,大家都十分喜欢这个平台,无法走到一起,用就这种方式彼此聊聊家庭近况、忆过去青春趣事,晒照片、传声音、转链接,丰富多彩。

我们每个人都对那段知青生活充满了柔情,把自己曾经亲手开垦的那块土地认作了第二故乡。我们常互相提醒:趁还不算老,要“常回家看看”。

责编:谭莹莹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