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我到珍宝岛的第一个夜晚
来源:知青网 2015/11/16 09:48:49 戴旭
字号:AA+

导读: 46年前的1969年9月15日,是我们黑龙江兵团19团战备值班营值班一连奉命开赴珍宝岛前线参加国防施工的终身难忘的日子。翌日,女排的阮喜华大姐特意去五林洞商店买来棉花和布,帮我把棉衣破口缝补得妥妥贴贴。

46年前的1969年9月15日,是我们黑龙江兵团19团战备值班营值班一连奉命开赴珍宝岛前线参加国防施工的终身难忘的日子。

车队到达珍宝岛前线指挥部所在地——五林洞已近傍晚。那里真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一边是崇山峻岭连绵起伏,一边是五林河的山溪水川流不息。如此安谧、怡静的山坳,丝毫看不出仅在数里地之外就是中苏刚刚激战过的硝烟战场。

我们连的营地就驻扎在五林河小溪边的“646”高地旁边,先遣队已搭建好帐蓬和炉灶。我们按各排的顺序收拾好各自的铺位,床铺全是树枝铺就的,一个紧挨着一个。晚上没有电,晚饭后在微弱的马灯照耀下,我们洗刷入寝。大概人生第一次躺在这树枝搭建的凹凸不平的统铺上,我硌得难受,碾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好不容易才进入了梦香,梦中却遇见和儿时的小伙伴们一起爬树掏鸟窝,玩累了躺在树杈上,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地荡秋千呢。

正当我在美滋滋的回味着,却被一道手电筒强光照在脸上:“快起来,换岗了!”原来夜间两人一岗,每岗两小时的站岗时间到了。我是一排一班,自然第一天就轮到我班站岗了。

深秋的夜空挂着闪闪的星星。北大荒的晚上仍是冷风飕飕,帐篷内虽无供暖,但与室外相比毕竟两个世界。加上我是第一次夜间站岗,心里难免恐惧紧张,不时地感到浑身颤抖。然而,我实在抗不住寒冷的侵袭,只好转身回帐蓬穿上棉衣。那是从杭州带来的军黄色新棉衣,感觉真好,柔软的棉花暖暖和和的,顿时,得意洋洋地好不自在,端起枪来站岗巡逻也特别有精神。与我搭档站岗的小阎比我大几岁,虽也穿着单溥,但很老成,他知道捡柴禾拢火取暖,忙得不亦乐乎。

不料,等我们下岗返回帐逢时,接班的人说我棉衣肩上怎么星光闪闪?我大吃一惊,打开手电一照,只见缕缕青烟泛起,原来烤火取暖时溅上了火星。我急忙连拍带打,但最后还是被火撩出一个碗大的窟窿。看着第一次穿的新棉衣被烧破,我禁不住难过地失声痛哭。哭声惊醒了周围的人,当人们知道原因后都不禁哑然失笑,说:“别在这里掉价了,快回家哭去吧!”我想到离家数月思乡心更切了,也就哭得更伤心了。这时有人说:“这还没挨枪子呢,要挨了枪子还不知哭成啥样。”也不知是谁说得更玄乎:“再哭,再哭让人家老毛子听见了,不笑掉大牙啦?”最后在赵班长的劝慰下,我才慢慢平息下来。

翌日,女排的阮喜华大姐特意去五林洞商店买来棉花和布,帮我把棉衣破口缝补得妥妥贴贴。

那年我才15岁,就这样度过了在珍宝岛前线的第一个夜晚。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