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我和知青一起成长
来源:知青网 2015/11/16 09:52:08 戴旭
字号:AA+

导读: 我不是四大城市的知识青年,可是我和他们一起并肩生活工作奋斗了七年。一纸调令,我们全家于1969年的8月19日离开了生活了很多年的部队大院,来到了祖国的边陲北大荒这块沃土之上,开始了陌生的新生活。

我不是四大城市的知识青年,可是我和他们一起并肩生活工作奋斗了七年。七年的时间不算很长,但也不算短。就是这七年的时间,把我也深深的融进了知识青年的大集体中。我喜欢他们,爱他们。今天也混在他们中间,还要写一篇小小的回忆。嘻嘻,他们是不会介意的。

我是随父亲去的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第三十四团。父亲是一名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一纸调令,我们全家于1969年的8月19日离开了生活了很多年的部队大院,来到了祖国的边陲北大荒这块沃土之上,开始了陌生的新生活。

一切从头开始,一切都很好奇。第一次自己学做爬犁,第一次拉着自做的爬犁到大树林里去割烧柴。第一次来到那么大的树林,第一次在树林里看到那么深的积雪。别提当时有多么高兴、多么激动了。一下就躺在雪地上,躺出了一个深深的大字。我在大树林里尽情地高呼,放开喉咙大声歌唱,从来都没有这么开心啊。开心过后就是傻眼,割起柴来好不吃力,半个下午割不了一小捆。真不知道我们是去割柴还是去树林里玩去了。管它呢,反正是玩够了,高兴够了,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言归正传。我是1970年2月10日从学校毕业分配到十八连的。和我一起分来的还有陈玉华、赵焕玖、杨战山。这一天是我永远不能忘记的,告别了学生时代,开始了我人生的一个新的起点。

第一天上班是积肥。北大荒的二月是多么寒冷啊!记得早晨上班时,我是全副武装啊。带着很厚的自制口罩,脖子里围着长围巾,头上带着棉军帽,还穿了一件小棉猴——好家伙就差在地上滚了。杨排长(杨金德)带着我们,有两个老职工,还有一个叫蒋世芬的姑娘和我,我们五个人来到了连队的畜牧班。到了猪圈我一看就傻了眼,哪有粪啊全是冰。猪圈里的猪屎猪尿(用东北话说)“冻得刚刚的”。一镐刨下去,冰屎冰尿四面开花崩得到处都是。开始是两个老职工先刨,我和蒋世芬等着抛出来往猪圈外面铲。西北风呼呼地刮着,站在那里冻得要命,一个劲儿地搓手跺脚。偶尔我也接过镐头刨几下。可镐头一下去就一个小白眼,根本刨不动。再看头发的前留海儿上、口罩上都溅上来带屎带尿的冰碴,把我恶心得差点想吐出来。心里那个委屈别提了,怎么都没想到,怎么上班的第一天就让我干这个啊?想着想着眼泪就出来了,还不能大声哭,小声抽泣了一会儿。这一天真是度日如年,也不知道怎么熬过去的。

我在十八连工作了七年。在这七年的时间里我干过很多不同的工作,包括在面包房里做过饼干面包等。连里还派我们的班长天津知青小崔和我到虎林县的冰棍厂去学习做冰棍。记得我们学了一个星期,住在我们团设在虎林的招待所里。晚上睡觉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咬得我睡不着,就爬起来找。原来招待所是老木板墙,墙缝里有臭虫。可我之前从来没见过臭虫什么样,这下可好,挨了咬长了见识,吓得我每天睡觉提心吊胆的。学习很快就结束了,回到连里,我们用学到的技术为我们连(也是我们团)第一次做出了真正的特纯的奶油冰棍。木工班还给我们制作了储放冰棍的保温箱和小推车。我们就推着小车到团部周围去卖自己做出的冰棍,心里还有点小小的骄傲。我们还在北京知青韩老六班长的带领下做过水泥涵管。连队盖房子时,我还当过小工,站在架子底下,给上边的人扔砖头、递水泥、和大泥。这一件件艰苦的劳动,转眼间把我一个刚刚从学校出来的娇滴滴的小姑娘,磨练成了一名坚强的兵团战士。

因为工作需要,后来我又调到了我们连的面粉车间。在这个集体里,我又学会了很多新的东西,从开始的扛面袋,慢慢学会了看机器。这个工作一直干到我离开。

七年的兵团生活,使我的身体得到锻炼,意志更加坚强。就像一首歌中唱的:“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我真的很感谢,也很难忘在十八连生活工作的七年,这也是我人生中很宝贵的七年。

转眼四十多年过去了,如今我们都步入了老年。生活并不完美,但也并不悲惨。我们每个人都应该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更开心、更纵情地过好属于我们的每一天。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