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林徽因:选择梁思成是“理工女”的理性?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2015/11/17 09:51:11
字号:AA+

导读: 近日,随着梁思成建筑手绘稿在微信圈被文青们频繁转发,关于林徽因与他、金岳霖、徐志摩之间的关系与种种人生传奇又再度被热议,“林粉”和“林黑”争议得不亦乐乎。

林徽因:选择梁思成是“理工女”的理性?

  林徽因与梁思成

近日,随着梁思成建筑手绘稿在微信圈被文青们频繁转发,关于林徽因与他、金岳霖、徐志摩之间的关系与种种人生传奇又再度被热议,“林粉”和“林黑”争议得不亦乐乎。本期编发的两篇文章,从各自不同的角度解读了林徽因的才情、爱情等“八卦”。看看你更赞同哪一方?

梁思成——理工女的理性选择

林徽因这个话题,貌似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兴起一阵。最近网上盛传的是梁思成的手绘稿,文章起的标题是:“看了梁思成的手绘图像中国建筑史,我觉得《再别康桥》一点也不浪漫了”。作为一个理工学渣,姐对此说法只能心里呵呵一下了:如果因为看到哪个男生画的船图干净工整就荷尔蒙乱飞心生爱意,我会觉得这个妹妹的生理异于常人。

最近几个同学小聚,恰好对林徽因的八卦都知道不少且褒贬不一,因此原本以叙旧为主的小聚会变成了林徽因的讨论会,引得我不由得想从一个理工女的角度来探讨一下这位百年来中国第一女神级人物。

林女神的一生,在我看来无疑是相当完美的,一个女人所能期冀的一切她都拥有了:家世、美貌、才学、阅历、善终的婚姻、孩子,自己欣赏喜欢的三个男人爱自己,在适当的时候离开人世……这是一个上天最眷顾的女子。当然她也经历过一些苦难,不过那是时代的苦难,是整个民族的苦难,也是囿于她身处那个时代的无奈罢了。

人生的真相其实很残酷,这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得到文学作品中所描述的那种爱情的,大多数的婚姻,都是环境、经济和现实权衡之下的选择。但每一个爱过文艺的女青年,都幻想过自己是白瑞德的郝思嘉、拉尔夫神父的麦琪、达西的伊莉沙白……

恋爱是谈出来的,徐志摩最擅长“谈”,用诗的语言,让女人迅速地掉进一个被崇拜被宠爱的假象之中:“时光如水,总是无言;若你安好,便是晴天”,活脱一个我会一直默默地在某个角落注视着你的痴情男形象,哪个女人抵挡得了这样的深情呢?女人心目中排第一位的爱人,其实往往是她们自己,所以花心的文科男在谈恋爱这件事上,往往完胜理工男:一张细致工整的工程手稿,怎么抵得过“那一天你来,就比如黑暗的前途见了光彩”这样表达呢?无论是林徽因还是陆小曼,在这样的诗句攻势下,怎能不觉得自己就是这个男人的全世界?

林徽因尽管文青,但本质上还是学建筑的理工女。感性往往决定我们想要什么,而理性则决定了我们不能要什么。林徽因从小目睹父亲娶妾之后母亲的郁郁寡欢,在选择夫君时感情专一这点就很重要了。尽管徐志摩能不断地用诗意的语言满足女人的自恋倾向,但作为丈夫还是不够靠谱的。而梁思成,家世才学虽然完胜徐志摩,却难满足女文青的自恋,所以林徽因对他问的“为什么是我?”的回答是:“答案很长,我得用一生去回答……”这话听起来很文艺很耐人寻味,林粉们解读为林徽因对梁思成无尽的爱,其实这恰恰是表达了她对梁思成的不够爱。

梁思成作为一个典型的理工男,对于科学的热爱胜过了对女人的热爱,娶到了女神就心满意足了,哪怕女神最爱的不是自己也没有太大关系,于是才有了“你是自由的,如果你选择了金岳霖,我祝你们永远幸福”这样的回答,这侧面说明了梁思成的荷尔蒙不足,不然应该像普希金一样去和情敌决斗才是。

不过话说回来,文学艺术,本来最重要的作用就是来描绘表达男女之情的,谈恋爱发挥的就是文人的专业所长。而可怜的理工男们,学的专业往往就要逼死不少脑细胞却和爱情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再分身出来谈恋爱,显然无论从技巧上和精力上都无法与文科男一较高下。

林徽因的幸福在于丈夫的宽容成就了她作为一个女人能得到的一切,而她的聪明就在于她选择了梁思成这样的丈夫,这是一个理工女的明智选择。

在女神还是女人时

当一个话题总是持续不断地被提起,它一定具有某种不可忽视的现实性。最近在网上转发率相当高的是梁思成的建筑手绘稿,而由此引起的话题却还是离不开他和夫人林徽因的种种人生传奇。

关于林徽因,不管是建筑学还是文学,她都显现了不凡的才情。但是她被今天的人们所持续关注的却是她的情感经历,当我们在谈论她的颇具传奇色彩的情感故事时,我们其实在谈什么。

她的一生充满了故事性,而其中的几大要素都正是能够被作为谈资的极好素材。在我们关注所有名人的故事时,其实都会代入我们自己的感觉和想象,每一个人都会选取自己认为的那一个林徽因,然后根据自己的价值观去判断她的价值观。

当林徽因还只是林徽因,我更愿意把她看成是一个值得我们尊重、也值得我们去研究的优秀女性,而不是完美到极致的女神,或者其他。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女神,但我们总是希望她们能够代我们完成我们的人生梦想,即使知道这也是梦想。但或许,不管是女神还是女人,在付出爱争取爱获得爱的过程中,有时,就是看运气。女神也不例外。

她的确拥有让许多女人艳羡或嫉妒的美貌才华,但究其一生,在她热爱的建筑学和文学上,她无疑更具个人价值,而这却常常被世人忽视。好吧,即使谈到她的情感经历,的确丰富,却不一定幸福,虽然这涉及到如何定义幸福。

关于她与梁、徐、金的情感纠葛,特别是与徐志摩之间究竟有无恋爱,甚至已经成了当代文学史一大谜案和研究课题,文学史家陈子善就曾公开发表文章,从多方论证“两人之间刻骨铭心的爱情。”也有学者通过各种史料分析认为两人之间只有徐追林,而未有实质的爱发生。

不管曾经的真相如何,从林徽因的情感选择和婚姻家庭,我们不妨看看在不同的历史语境下,女性依然要面对的相似问题。

今天我们同版的作者钱钱粉丝认为,林徽因因为是个理工女,所以她理性地选择了梁思成作为婚姻伴侣。我认为这个前提不成立,我不认为理工女就更理性,而文科男就更感性。在民国时期,很多名人都是文理兼通的达人,而林徽因在美国主要涉猎的学科包括建筑学、美术及舞台美术设计,从专业角度看都是偏设计和艺术类的学科,更强调感性而非逻辑推理,理性的思维和科学的思维不一样,而人性内在的矛盾冲突才是影响她抉择的根本。

林徽因最终与梁思成不离不弃,梁身上也一定有让她动心珍惜的地方,当然她在与友人信中提到,她的坚持是因为始终放不下家庭。即使与徐志摩在多年后仍有纠缠,但她仍未选择徐,只是我们假设,如果徐不出意外,情况又会如何?

在爱与婚姻的选择时,我们今天面临的困惑不会比林徽因少,我们试图在爱中得到什么,我们进入婚姻又是为了什么。也许在遥远的未来,不仅从人性的角度,随着社会发展和文明的转变,一夫一妻制的婚姻形态会有所变化,但在当下我们对婚姻的需求中,仍然需要专一的伴侣,需要家庭的温暖和由此带来的价值认同和安全感。

爱离不开激情,但持续下去还需要亲密感和承诺。在真正良好的情感互动状态中,能够满足彼此心灵精神肉体的全方位需求和对安全感的渴望,不仅需要爱人的共同付出,还要求爱人之间对彼此需求的真正了解,所谓懂得并给予,才能在最深层面满足我们对爱的信任、投入,才能体悟到情感释放的圆满和自在。

寻找爱,其实更多地是在寻找自我。从女性角度看,我坚持一贯的观点,女性内在的自我成长,精神上和经济上的独立,才能使女性在选择爱情和婚姻时,能够从自我出发,做出最适合自己的明智判断。

这样看来,不要太苛求林徽因的选择,她的情感选择也是有其成长和思考的过程,毕竟人生的遗憾总是多过圆满。幸福与否,圆满与否,有时不在时间长短,虽然钱钟书和杨绛的婚姻在我看来是名人中比较完满的,但琴瑟和鸣是多不容易的一件事,可遇不可求。

延伸阅读

《林徽因与梁思成》

费慰梅(WilmaFairbank,1909——2002)研究中国古代艺术与建筑的美国学者,出身哈佛世家,是美国著名汉学家费正清(JohnKingFairbank)的夫人。费正清夫妇与五四时期的知识精英交往甚密。他们来到中国后大约约两个月,便遇到了梁思成和林徽因,一见如故。费正清夫妇的中文名字,即由梁思成所取。这两对夫妇亦成为终身好友。同为艰难乱世的亲历者,兼具亲密挚友的特殊身份,费慰梅也许是最有资格讲述林徽因与梁思成传奇故事的人。

《林徽因文集》

这个集子既包括了林徽因的文学作品,又包括了她的建筑学作品。另一特点是尽可能地收集了她的书信,尽管远不完全,却也涵盖了她从留学时代直到晚年的一生,而且全部是纯粹的私信,从而极其真切地展示了她在文学、建筑、政治、感情、家庭,以及把这一切都交织在一起的社会生活中的心路历程。对于那些有意研究林徽因以及她所代表的那个时代和文化的人来说,是真正可靠的原始材料。编者梁从诫写道,“作为她的后人,我也只是从这个意义上才把这些原纯属她个人的东西向读者公开的。”

责编:杨琳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