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唤起我知青时的回忆与感慨
来源:知青网 2015/11/17 10:38:19 戴旭
字号:AA+

导读: 如遇上停电,演电影的时间就更不好说了,那时的放映员是很辛苦的。连队的大轱辘车天还没黑就去七连接放映员了。大家将放映机装上车时,我执意让她们吃完饭再走,那个女放映员说:“不了,还有几个连队等着呢。

刚到六团时,看一场电影可真不容易。那时候不但物质匮乏,精神文化也少得可怜。打开半导体收音机,不是社论就是那几个样板戏,基层连队看一场电影可是不易,有时几个月都看不上一次电影。好不容易看上一次电影,还是“跑片”,就是在同一个晚上一部电影要在几个连队轮着放完,各连队用大咕噜车无缝接送放映员。轮到最后的连队时,已是凌晨,天都快亮了。如遇上停电,演电影的时间就更不好说了,那时的放映员是很辛苦的。

一天接到通知,晚上要演朝鲜电影“卖花姑娘”。每次演电影食堂都会给放映人员安排夜班饭。那年我在连里任司务长,这事由我负责。那年月也没什么好吃的饭菜,也就是煮点面条卧俩鸡蛋。

连队的大轱辘车天还没黑就去七连接放映员了。那天连队真有点像过年一样,各个班排都提前收了工,就连在北河套的饲养班靠两条腿走了十几里也都到了。电影是在知青大食堂放映,一大群孩子和家属也早早来到这里,摆放了大小不一的板凳,占据了最佳位置。知青们吃完晚饭都在宿舍里耐心等待着。有的在看书,有的围坐在大通铺打扑克或聊天。时间一小时一小时过去了,过了12点,仍不见大轱辘车的影子。快到1点了,车到了,车里下来一男一女,那是团部放映员。

我忙走上前:“你们辛苦了!快去吃饭吧,都准备好了。”

他们手里忙着搬运机器,摆了摆手。那个女放映员用北京话回答说:“不饿,不饿,来得太晚了,让大家等的时间太长了,机器出了点毛病。”

我立刻让几个知青挂上了银幕,电影很快开演了。“卖花姑娘”这部电影内容太感人了,电影情节一直吸引着我,光是激动了,却忘了两个放映员吃饭的事,下一个放映连队一连来接放映员时我才想起来。

大家将放映机装上车时,我执意让她们吃完饭再走,那个女放映员说:“不了,还有几个连队等着呢。演到天亮恐怕都演不完,饭就不吃了,下次吧,别客气。”

上了车,大轱辘车咣咣的引挚声很大,我大声地问她:“听口音你是北京知青吧?”

“是,我是通县的,叫阮和平,你就叫我小阮吧,和你是老乡。”

听说这次“跑片”到最后一个连队,已是快到中午了。后来她多次“跑片”到我连队放映电影,放映员来走总是匆匆忙忙的。我接受上次的教训,迎来送往尽到地主之谊。小阮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别那么客气,咱们都是老乡”。再后来,听说小阮当了广播员,以后再也没见到过她。

几十年过去了,我再次见到阮和平是2009年11月3日纪念六团知青下乡40周年的晚会上。在北京展览馆剧场的舞台上,她是晚会的主持人,主持词经过他的语气情感加工后,深深感动着在场的所有的人。我都快六张的人了,听着她那富有煽情的主持词,唤起我对二龙山当知青时的回忆与感慨,多次落了泪。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