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分子潜伏欧洲爱藏哪?“四高城市”提供掩护
来源:环球时报 2015/11/24 09:46:49 作者:张杰
字号:AA+

导读: 比利时连日来以最高级别戒备防备恐怖袭击,吸引国际关注这个“欧洲之都”。【环球时报驻比利时、法国、德国、英国特派特约记者张杰姚蒙青木孙微】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7434.html

比利时连日来以最高级别戒备防备恐怖袭击,吸引国际关注这个“欧洲之都”。其实,在巴黎遭遇恐怖袭击后,比利时就成了反恐焦点,因为策划和袭击法国城市的恐怖分子有多名与比利时有关。位于比利时布鲁塞尔西北的莫伦贝克区,甚至被称作“圣战分子的天堂”。在观察人士看来,人口只有1100多万的比利时存在严重的“激进化”问题,这样的情形并不是这几年才出现的,“9 11”时比利时就已走到国际反恐的前台。不只比利时,法国等其他主要欧洲国家均有一些地区是极端分子容易潜入或藏匿的所在。它们都是哪里?为什么会成为极端主义者活跃的温床?《环球时报》记者对此进行了梳理。

比利时进入最高级别戒备 <wbr>
<p  align=地铁停运政府关门">

21日,士兵在布鲁塞尔市区巡逻

比利时何以如此“激进”?

巴黎恐袭后,比利时的莫伦贝克成为各方“解剖”对象,数名袭击者与该镇有关联。莫伦贝克的确恶名在外。在比利时,大多数人听到“莫伦贝克”也都会嗤之以鼻,说“那里是政治失败的代名词”“比利时之耻”等。每当记者向当地人提到这个地方,他们都认真地劝记者:“布鲁塞尔警察巡逻一般是一个人,在安德莱赫特必须两个人结伴,莫伦贝克则是绕开不巡逻。我们开车宁可绕远也不会经过那里。”

莫伦贝克折射出比利时面临的一个严峻问题。有数据称,2014年比利时是西欧国家人均为好战组织提供最多外国成员的国家,每百万人提供了40名武装分子。德国《世界报》提到,欧洲多国推特上,支持“伊斯兰国”(IS)的言论比例相当高,在比利时高达31%。

对于比利时的“激进化”,英国《卫报》回顾了几则历史问题:20年前,比利时警方调查阿尔及利亚“伊斯兰武装组织”(GIA),进行住宅搜查时发现一份阿拉伯文文件,第一页是有关向“基地”组织和本 拉登奉献的内容。这是在欧洲发现的第一份“圣战”手册,而GIA只是诸多在比利时落地生根的恐怖组织之一。另一件事是,2011年9月9日,即“9 11”前夕,在阿富汗北部,最后一个对抗塔利班的人——马苏德将军被两名持比利时护照进入阿富汗的恐怖分子刺杀。

比利时何以如此?在记者看来,这个话题真是有的可说。美国媒体在批评政府无所作为时经常会说,“难道你想让我们国家变成比利时吗?”2010年前后,比利时曾经18个月没有中央政府,不过地方政府各司其职,人民生活井然有序,也被传为无政府主义的佳话。

一位比利时人向《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上世纪80年代之前,比利时的重工业相当发达,主要集中在法语区,“所以法语区特别特别富,你都想象不到有多富”。富裕的比利时人不愿干一些开隧道挖运河的工作,就从摩洛哥招募工人,工程结束后,政府同意这些人在比定居,然后来自摩洛哥的“七大姑八大姨”均来投奔,再加上在比利时的移民人口生育率高,所以他们的人数越来越多。

与此同时,比利时的重工业逐渐衰落,特别是法语区的经济状况一蹶不振。以莫伦贝克为例,目前的失业率达到30%,高出全国平均数近3倍。

另一方面,比利时的党派斗争和地区自治政策助长了极端主义威胁。此前莫伦贝克自治市市长是社会党人穆罗,“他妻子是摩洛哥移民,在他执政的20年里,在预防街区暴力、社会融入和促进就业方面没有什么成就,只是允许大批移民前来定居”,在莫伦贝克教书的瓦格纳老太太张开双臂,作出欢迎的姿势,“但他面对媒体的批评,却说自己执政期间没有出过什么问题,现在执政的自由党人才应该负责——你让一个才执政3年的女市长做什么?”

经济、政治、宗教问题只是极端主义的温床,真正促成恐怖主义行为的则在于这里“黑市”猖獗。布鲁塞尔火车南站据说什么都能买,枪支?没问题!有报道称,年初法国《查理周刊》总部枪击案、年中未遂的法国火车恐怖袭击案中的枪支都是在这里购买的。

法德都有敏感地区

在巴黎恐袭后,比利时受到外界指责。据《金融时报》报道,比利时政府曾私下向法国提出抗议,认为法国领导人怪罪比利时是不公平的。比利时政府表示,对于法国和比利时而言,本土“圣战主义”是同样严重的问题。

比利时方面所言不虚。在恐袭案发生后,法国方面接连几个晚上对全国多个激进分子集中的地方进行搜查、拘捕。据《焦点》周刊等法国媒体报道,全法均存在培育这些极端分子的地方,主要集中在大城市周边,即所谓城市化郊区地带,比如巴黎大区、里昂地区、马赛地区和尼斯地区等。

日前发生激烈交火的圣德尼是“危险郊区”的代表。美联社称,巴黎北郊的圣德尼是最著名的历史场所之一,但今天那里生活着不同种族的人,并零星出现警察和年轻人之间的冲突。圣德尼人口11.8万,是法国“大熔炉”文化的体现,据说有170个国家的移民生活在那里,大部分移民来自北非。

据美国“国家评论在线”报道,美国门石研究所的科恩在一份研究报告中称,塞纳 圣德尼省被划分为40个行政单位,其中36个是官方名录上的“敏感城区”或“禁区”,该地区失业率在法国是最高的,超过4成的25岁以下年轻人没有工作。英国广播公司记者在一篇报道中称,圣德尼的居民将自己同巴黎人区别对待,“我时常听到‘我们和他们’的议论。”

这些地方的共同特点是:存在各种与极端主义有关的协会组织等,外国移民聚居率高、失业率高、低收入人口多、社会环境差,存在一系列贩毒、武器走私网络。在过去,法国治安力量很难对之进行渗透和打击。现在随着紧急状态法的颁布,法国警力可以利用行政搜查令,不需要具体证据就采取行动,因此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根本问题还未得到解决。

德国面临的激进主义威胁也很大。“目前德国国内生活着4.3万名激进主义者。”德国《图片报》22日称,据估计,德国有760名激进主义者赴叙利亚和伊拉克前线,250名到300名“圣战者”已经返回德国。

按照德国联邦宪法保卫局的报告,德国激进主义者的聚集地主要为北威州、柏林和法兰克福。北威州是德国人口最多的州,具有“四高”特征:移民比例高,达到25%以上;贫困率高,像科隆26%的人都属于贫困居民,列德国大中城市第一;失业率高,达7.9%,比其他西部州高41%;犯罪率高,在州比较中仅次于柏林。北威州也是德国伊斯兰极端教派萨拉菲派的老巢,该组织在德人数约1万人。

柏林的情况与北威州相似。柏林新科恩区、克罗伊茨贝格区是移民集聚地,被称为德国最知名伊斯兰极端分子的丹尼斯 库斯珀特就来自克罗伊茨贝格区。这名前柏林说唱歌手2012年加入IS,在IS的宣传录像中,他呼吁在德国发动袭击。39岁的库斯珀特母亲是德国人,父亲是加纳人。库斯珀特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我伴随着种族主义长大。尽管我的母亲是德国人,当时一些老师会叫我‘黑鬼’,恶劣对待所有穆斯林小孩。”

各国紧盯激进分子聚集地

德国《焦点》周刊称,除了比利时、法国、德国,波黑首都萨拉热窝、荷兰阿姆斯特丹等城市,还有俄罗斯、瑞典、奥地利、科索沃等国的一些城市也是激进主义者的聚集地。目前,各国在紧盯这些地方。此外,英国也如临大敌。有报道称,IS已下令其英国成员,此时勿前往叙利亚,应藏匿在英国,等候袭击指示。英国国家安全及反恐主义办公室表示,约有700名英国人曾前往叙利亚,450人已返回英国。

英国《每日邮报》称,IS极端主义的影响在整个英国都能感受到。从东部港口多佛到西部康沃尔郡的海尔小镇,从南部的朴次茅斯到北边的曼彻斯特和博尔顿,全英国的反恐警察几乎每周都在进行反恐突袭。反恐路线图表明,极端主义不仅存在于伦敦、伯明翰和曼彻斯特这样的大城市,很多小镇、威尔士以及英国中部的城镇都有。

今年初,美国福克斯电视台称英国和法国的某些地区已经沦为“禁区”,甚至说巴黎一些街区“像伊拉克或阿富汗”,引起强烈反弹。美国一家智库的研究员为此撰写题为“欧洲‘禁区’:事实还是谎言”的文章,进行分析。事实上,美媒的报道虽然有夸大和失实成分,但移民如何融入主流社会的确是欧洲国家面临的复杂课题,它与贫困、犯罪、边缘化、政党政治等纠缠在一起。

据法国《挑战》周刊报道,法国司法当局已经明确提出要打击宣扬宗教极端主义、煽动仇恨、对共和国价值观提出挑战的宗教机构与组织,采取关闭机构、拘捕有关人员等一系列手段。在德国,像北威州去年拨款60万欧元,设立咨询站防范。但在柏林激进主义问题研究员艾歇尔敦看来,要治本还是要解决“四高”问题,解决移民的融入问题。【环球时报驻比利时、法国、德国、英国特派特约记者 张杰 姚蒙 青木 孙微】

责编:蒋朝云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