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同性恋“重灾区”说涉嫌歧视
来源:红网 2015/11/25 16:06:30 张文木
字号:AA+

导读: 作为上海市艾滋病唯一定点收治机构,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目前已将艾滋病的宣教重点放到了校园。(11月23日中国新闻网)  卢洪洲教授在研讨班上作学术报告时,声称目前“校园”已成为“男同”产生的“重灾区”。

作为上海市艾滋病唯一定点收治机构,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目前已将艾滋病的宣教重点放到了校园。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党委书记、著名传染病专家卢洪洲教授23日透露,目前“校园”已成为“男同”产生的“重灾区”。他指出,“男同”大多数为后天生活成长环境所造成,其中,家庭中父辈式“男子汉”教育缺失、“争气好斗”性格过少、父母鼓励孩子男穿女装等,都会最终导致男性本能、雄性激素退化。(11月23日中国新闻网)

卢洪洲教授在研讨班上作学术报告时,声称目前“校园”已成为“男同”产生的“重灾区”。有的话私下说说也许没什么,但一位所谓的传染病专家打着严谨科学的学术报告的名义,在研讨班上公然发表歧视言论,就不合时宜了。“艾滋病重灾区”的说法也许能让人接受,一个人患上严重疾病可算作“遭罪受灾”,现在“重灾区”的帽子扣在原本纯净的校园上,“灾民”所指的是大学生同性恋群体,而一个人性取向为同性,就一定是场灾难吗?把同性恋视为灾难是典型的恐同言论。

无论是受到地震、洪水等自然灾害影响的“重灾区”,还是被疾病蔓延侵蚀的“重灾区”,首要任务就是对“重灾区”恢复重建或是干预治疗。在“重灾区”语境下,要对同性恋进行干预、治疗和预防,卢洪洲给出的对策是:注意男孩的后天生活成长环境,加强“男子汉”教育。这样的对策听上去是好意,实际上也隐含对同性恋者的歧视,只有不好的或是错误的东西,才需要纠正、治疗或预防,前提是同性恋是一种病态。同性恋不是疾病已经成为了世界主流认知,1990年世界卫生组织正式把同性恋从当时的疾病名册中删除,意味着不再把同性恋视为任何疾病,同性恋是人类性向中一种正常类别,不需要治疗。世界卫生组织还透过声明呼吁各国政府,强烈反对诊所和医院提供性向治疗,并应立法惩处或制裁提供性向治疗的医疗机构。2001年,《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三版》也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名单中剔除,实现了中国同性恋非病理化。

同性恋不意味着是对的、好的,更不代表是错的、坏的,这是从人类诞生以来就存在的自然现象,是人对生活和性倾向的自身选择,并且很多天生就是同性恋,并不是后天形成的。假如改造后天生活成长环境、加强“男子汉”教育就能预防孩子成为同性恋的话,那会让多少拥有同性恋孩子的家长陷入深深的自责——原来我的孩子与众不同,是因为自己的教育方式不对,没有给予孩子合适的生长环境啊。问题是同性恋古今中外都有很多,难道这些家庭都把男孩当女孩养吗?尽管人类还没有确定基因是否影响性取向,但相当多的科学研究表明,同性恋是先天决定的,与后天生活环境无关。在绵羊里,6%~8%的公羊是“同性恋”,即对发情母羊毫无兴趣,却会试图与公羊交配。在人类中也存在着相似的情况。早在1991年,美国神经生物学家利维在解剖异性恋与同性恋男子的尸体后,发现下丘脑前段一个被称为INAH—3的区域,同性恋男子显著小于异性恋男子,而与女子的相当。

同性恋形成不能怪罪家长,也不能怪罪“校园”,同性恋本身就不是原罪。男同性恋是艾滋病的高发人群,卢洪洲教授主要从事防治艾滋病工作,在公开正式场合,发表歧视同性恋群体的言论,无助于艾滋病的防治。对同性恋的种种歧视或是不公正对待,只会让同性恋群体恐惧自身所谓的“灾民”身份,无法正视艾滋病正在身边蔓延。同性恋者不存在任何人格缺陷,理应享有社会和法律对其人格尊严的平等保障,任何歧视同性恋的言论和行为都应被禁止。

文/普嘉

原标题:同性恋“重灾区”说涉嫌歧视

责编:海时孝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