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北大荒那些事:久违的香味
来源:知青网 2015/11/26 10:32:44 作者:李建亚 更多
字号:AA+

导读: 一来繁重的体力劳动之后肚子早就叫唤了,二来嫌脏怕累是小资产阶级思想,所以必须喝。”四人走上前捉耳朵,拽尾巴,还有人骑在猪身上,拿着绳子不知捆哪儿。突然听到“嗷”一声,猪发怒了,把身上人甩掉,撞倒挡路的人,又把猪栏撞断,跑出猪号,滿连乱窜。

我们连队是新建点,一穷二白。住的是帐篷,渴了抓把雪,吃的雪水煮掛面外加饼干。雪化成水黑不溜秋,面条都是灰色的,看着都反胃,甭说吃了。但是,一来繁重的体力劳动之后肚子早就叫唤了,二来嫌脏怕累是小资产阶级思想,所以必须喝。一闭眠,二咬牙,三跺脚,捏着鼻子楞灌。

这样的日子过了几个月,把我们熬得眼睛冒绿光。要是有只苍蝇或蚊子都恨不得吞下,它也是肉呀!人都要垮了,连长、指导員心急火焚,请示团部解决困难。团部指示八连支援我们一头猪。

真是久旱逢得及时雨。连部立马派三女一男去八连(名字全都忘记)。八连长看我四人说:“你连长怎么想的,这活让女的干?”我们挺不服气,捉只猪有什么!猪又憨又笨挺温順,不咬人不踢人,等我们捉到猪你就无话说了。跟着连长来到猪号。连长指着一只又大又胖的黑猪,“你们去捉吧!”

四人走上前捉耳朵,拽尾巴,还有人骑在猪身上,拿着绳子不知捆哪儿。突然听到“嗷”一声,猪发怒了,把身上人甩掉,撞倒挡路的人,又把猪栏撞断,跑出猪号,滿连乱窜。我们都傻了。猪在生死关头,还是挺勇敢的,敢于拚命。

猪发疯了,见人就跑,见人就撞。我们追、堵、拦,从早晨一直到天黑,怎么都逮不住。最后还是在八连几个老职工帮助下,才把这只猪制伏。

拉猪回连里都半夜了。等着吃肉的伙计们,谗的看见猪恨不得马上咬一口。大家七嘴八舌地埋怨我们笨,捉只猪用一天多。当晚连长下令,什么时候吃才能杀,大家空喜欢一场。第二天,很多人都找连长、指导员,问什么时候吃肉。连长说:“今天开斋,放假一天,让你们吃个够。”把我们高兴得像过年,围着食堂久久不肯离去,等着那久违的香味,闻着都是亨受。

那肉香的至今难忘。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