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朱大可:国学不是对抗世界的盾牌
来源:中国网 2015/11/28 10:49:13
字号:AA+

导读: “国学现在呈现为两种表现形式:一种是顺从、奴性、自我封闭、拒绝反思、拒绝自我批判、唯我独尊的;另一种是批判、反思、自由、开放、包容、多元的,而真正的国学应该是后者。”著名学者、文化批评家朱大可在11月24日举办的2015腾讯冬季思享会上如是说,他同时认为在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中应确立“国学”的评判标准,并且国学不能成为对抗世界的武器。

“国学现在呈现为两种表现形式:一种是顺从、奴性、自我封闭、拒绝反思、拒绝自我批判、唯我独尊的;另一种是批判、反思、自由、开放、包容、多元的,而真正的国学应该是后者。”著名学者、文化批评家朱大可在11月24日举办的2015腾讯冬季思享会上如是说,他同时认为在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中应确立“国学”的评判标准,并且国学不能成为对抗世界的武器。

  图:著名学者、文化批评家朱大可

针对国学的标准问题,朱大可表示可以根据四个原则来判断。首先,国学是多元的,不是独尊,而是丰富的思想宝库。除了儒家思想,包括道家、兵法、易学等,都是国学丰富内容的一部分。一旦独尊某一个思想,国学将走向绝路。此外,很多时候大家会将国学与汉学划等号,而忽略藏学、蒙学等文字根基薄弱的少数民族学问,如果认为国学都是汉字共同体的衍生物,将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其次,国学的继承要进行过滤。中国学说的现代性体现在,对待国学绝对不可以只存有一个态度,包括儒学在内,需要不断进行自我评判,自我清洗,因为国学不是完美的,其继承或发扬光大需要进行有效过滤。例如推崇“三十六计”诸如此类的谋略,导致社会的腐败模式不断地加剧。

第三,国学应该是开放、充满吸纳性的。国学不是一个自我封闭的体系,开放和吸纳是其全部生命力源泉。

最后,朱大可认为评判国学的第四项标准是独特。即使它有外部来源,因为拥有全新的再创造能力仍显得独特。中国是世界文明共同体的一部分,但是在文化上是独立体,但独特性不是用来跟世界全球化对抗的,应该是互补的。

在回顾八十年代的启蒙时代时,朱大可还提出,想要保持中国文化在未来的繁荣,前提条件是制造一个宽容、开放、多元的文化生态,没有这样的生态,文化很难再现80年代的场景。

至于中国和世界的关系,“国学不是跟世界全球化对抗的一个盾牌,如果它变成了这样一个防御性的武器,会产生很大的问题。首先要确定一种双重身份,即我不仅是中国人,还是世界公民,确立这种双重身份才能够更好地确立你在这个世界当中比较准确的位置。要拒绝走入卡夫卡的地洞模式,我们不是21世纪的东亚文化鼹鼠。”朱大可说。

据悉,腾讯思享会每年冬夏两季分别举办一次跨界思想交流盛会,通过邀请各领域的思享者、开拓者、践行者加入,已打造出一个跨界交流、分享智识的公共空间。由于不同学科的学者和公众人物就最新学术研究或当下热点话题发表观点,也成为文化领域重要活动。

责编:冯雪婷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