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北大荒那些事:温暖的大家庭
来源:知青网 2015/11/29 11:27:05 作者:李建亚 更多
字号:AA+

导读: 屋子里黑不隆咚,谁也顾上点马灯,都各自穿衣服、打背包,三分钟之内必须跑到操场集合待命。笑够了,说够了,连里要求各班加紧训练,再集合时少出、不出洋象,做一名合格的不穿軍装的軍人。

我们连队是一个充满温暖的大家庭,兄弟姐妹情深意厚。我们心连着心,手牵手,肩并肩,一同走过那历尽艰苦的年代。

记得当年,再走两步就能喝口水,但个个累得宁可渴着都不动身。可是嘴不累,男女之间互相埋汰,你说上句,他连下句。我们讽刺男生,胡子不刮,破衣拉纱,腰系草绳,说话带妈。男生说我们,身壮体胖,腰似树桩,走路砸夯,东北熊也。哈!哈!笑得东倒西歪。一笑解累愁,笑声陪着我们渡过漫长寒冷的冬季。
冬去春来,天气渐暖。中苏关系一触即发,我们加紧训练。没枪,就每人砍根长短适宜的小树,剝皮当枪用。还有不定时紧急集合训练。有天夜里睡意正浓,突然间“嘀嘀嗒”紧急集合号响彻夜空。屋子里黑不隆咚,谁也顾上点马灯,都各自穿衣服、打背包,三分钟之内必须跑到操场集合待命。连长、指导員做战前动员报告,然后分班排接路线,搜索苏修特务。
黑夜茫茫,仅凭月牙弱光,一个跟着一个跑向战斗区域,拉开距离进行搜查。这敲一敲,那戳一戳,认真检查,生怕放过苏修特务。我们只管往前走,扑的一声踩到水里,鞋、裤子全都湿了。也许特务就藏在水泡子里,还得继续搜,冻得我们打哆嗦。不知走了多长时间,到一个长滿树条子的山坡。我们更加仔细搜查,树条子抽得脸生疼。
有的书中描写夜是寂静无声的,错!我们这半夜,时常被不知是嘛动物的叫声吓一跳,动物也集合吓唬我们。
天蒙蒙亮,集合号响了。我们拖着疲乏双腿收队,渾身被水泡子的水、汗水、露水打透,湿淋淋的。
回到连队集合,连长让各班互相检查。大伙笑翻天啦!有人裤子穿倒了,有人衣服反穿了,有的光脚穿一小一大鞋,还有人的鞋子像卓別林一样左右不分。再看背包,有半路散了扛着的,有抱着的,有夹在腋下的,背着也是松松垮垮快要散了。洋象大家出,豁嘴吹灯谁也甭说谁。笑够了,说够了,连里要求各班加紧训练,再集合时少出、不出洋象,做一名合格的不穿軍装的軍人。后来我们真做到了。
这次训练,我们是五十笑百步,津津乐道好些日子,给平淡的生活增添了色彩,现在想起还忍不住笑。那场景真像电影里的国民党败兵一模一样,可惜沒有摄像机留住当年镜头。真遗憾!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