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疆网友重访抗战中国战场纪念抗战胜利(六十三)
来源:海疆在线 2015/11/30 10:59:20 作者:泰哥
字号:AA+

导读: 在抗战初期,敌强我弱的态势非常明显,国民党军队在平津、淞沪战场都是连吃败仗。那么,中国军队为何在拥有兵力两倍于敌,又兼有本土作战和关隘屏障的“地利”优势,且国共合作、士气高涨等有利条件,缘何没能取得这场会战的胜利?

编者按:今年是中国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70周 年。为纪念这一伟大胜利,海疆在线网友泰哥于抗战全面爆发78周年前夕,实地走访抗日战争中国重要战场,以图文并茂的形式,为广大网友再现中华民族当年艰 苦卓绝的斗争历程。有些战场鲜为人知、鲜有人去,但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

泰哥,辽宁大连人,管理学硕士,理学士、军事学学士,现任解放军理工大学、信息工程大学客座教授。多年从事孙子兵法和军事地理研究,出版过《孙子兵法与信息化战争》等多部专著。

海疆在线为大家推出泰哥的专栏,隆重纪念中华民族的这一伟大胜利。

第四章  山西战场总结

太原会战从19379月开始至11月结束,历时2个月。在整个太原会战中,中国军队共投入6个集团军,约30万人直接参战,伤亡约10万人。日军方面共投入5个师团,约15万人,伤亡3万人。会战结果是:日军攻陷太原,国军退往晋南,八路军分散转入敌后。这样的会战结果,对于中国方面来说,虽然让人十分遗憾,但并不算意外。因为在抗战初期,敌强我弱的态势非常明显,国民党军队在平津、淞沪战场都是连吃败仗。那么,中国军队为何在拥有兵力两倍于敌,又兼有本土作战和关隘屏障的“地利”优势,且国共合作、士气高涨等有利条件,缘何没能取得这场会战的胜利?作者从纷繁复杂的现象与资料中抽茧剥丝,抓住问题的核心与关键,从军事角度上深入分析了太原会战失败的原因,以此作为太原会战的总结。但对于国民党军队普遍存在的派系斗争和不团结,以及指挥不统一、作战不协调、用人不当(比如,蒋介石任用既不熟悉山西战场、也不了解掌握部队的黄绍竑担任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兵员素质和组织纪律性差等共性问题,这里就不赘言了。(图1,作者在忻口考察)

1,作者在忻口考察

一、对日军进攻山西发生战略战役误判

《孙子兵法》说:“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而况于无算乎!”在太原会战中,第二战区决策者在对日军进攻山西的重大问题上,多次发生战略战役误判。

首先是对日军是否进攻山西的误判。1937729日北平沦陷,日军在攻陷平津后,随即将华北部队整编成华北方面军。而后兵分三路继续侵华,一路沿平汉铁路南侵,一路进攻山东,第三路将目标锁定在山西、察哈尔、绥远等地,并把战略重点选在太原。这一消息,使太原城内出现了黑云压城的感觉,但奇怪的是作为山西土皇帝阎锡山似乎并不着急,因为阎锡山曾经留学日本东京士官学校,与日本人的关系十分密切,据说日本人曾经向阎锡山承诺:只要共产党和国民党势力不进入山西,日军就不进攻山西。鉴于此,阎锡山认为日军会绕过山西。但日本人认为:只有解决了山西,才能确保实际控制华北地区。于是在占领内蒙古后,日军沿平绥铁路直接向山西扑来。日本媒体还鼓吹一个月占领山西,三个月灭亡中国口号。(2,阎锡山)

说明: http://img3.laibafile.cn/p/m/167865764.jpg

 2,阎锡山

其次,对日军进攻山西的路线,阎锡山也做出了错误判断。山西素有华北屋脊之称,北有雁门关、平型关,东有娘子关扼守东大门,地势险要易守难攻。阎锡山认为日军会沿平绥线进犯大同,于是在大同部署重兵,准备与日军决战大同。来犯的日军第五师团指挥官垣征四郎是阎锡山在东京士官学校的老师,坂垣十分清楚阎锡山会在大同阻击,于是就避开大同从河北直逼平型关。此举一下子就把阎锡山的作战部署全部打乱了。尽管八路军115师在平型关伏击了日军第五师团第二十一旅团一部和辎重分队,但坂垣师团的进攻态势并未因此而停止。平型关和雁门关是晋北大门,如果失守,日军将直抵太原。直到这个时候,阎锡山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于是向蒋介石请求援兵。兵圣孙武说“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阎锡山在日军进攻山西的重大战略战役问题上都发生了误判,这就已经给太原会战埋下了失败的伏笔。(图3,太原会战要图)

说明: http://img3.laibafile.cn/p/m/167865775.jpg

 3,太原会战要图

二、兵力部署上存在严重漏洞

由于太原会战时淞沪会战正处于关键时刻,而蒋介石当时关注的重点是淞沪战场,所以正当忻口战役处在僵持阶段时,蒋介石为确保南京、上海,陆续撤出准备北上支援山西的军队,而日军则借此机会猛攻山西。在得不到新的兵力支援的情况下,山西战场的中国军队就只能依靠现有力量独立作战了。当时,对下一步的作战行动,毛泽东专门强调了三点:一、娘子关、九龙关坚守。二、正面忻口地区的守备与出击。三、敌人后方的破坏。八路军向阎锡山转达了毛泽东的意见。但阎锡山没有听取毛泽东关于要重点防御娘子关的建议,他认为娘子关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平汉线上的守军即使失败,也应该在石家庄一带组织抵抗,战火不会很快烧到娘子关。他曾对副司令长官黄绍竑说:平汉路方面如能在石家庄之线守得住,敌人自然不能进攻娘子关;即使石家庄之线守不住,而平汉路正面我军能与敌人保持近密的接触,敌人如西攻娘子关,平汉路我军就侧击敌人的后方,也是有利的。由于阎锡山把娘子关的防务都寄托在河北刘峙部队身上,把主力部队都派到了忻口,导致娘子关的守军多是一些战斗力较弱和装备差的部队。结果河北的刘峙部只是在石家庄稍做抵抗,就大步撤到河南安阳。这样,守备空虚的娘子关外围一下子就暴露在日军面前,迫使娘子关守军仓促迎战。(图4,娘子关战役示意图)

4,娘子关战役示意图

当时,在娘子关驻守的主要有四支部队:冯钦哉的第27路军两个师驻守娘子关以北的龙泉寺一带;赵寿山的38军第17师驻扎在娘子关正面外围的井陉附近;曾万钟的第3军驻守在娘子关南面的马岭关一带;孙连仲的第30军作为预备队,在后方机动作战。各路军队自守要地,但两军的接合部却无人重视。旧关处于第17师和第3军的接合部,因此守备空虚,成为防线上的漏洞。致使日军在1013日迂回南侧小路,经长生口、小大龙窝、核桃园,轻取了旧关。另外,娘子关战役在兵力部署上还有一个致命的漏洞:竟然没有在入晋的第三条通道--石门关设防!对此,刘伯承向第3军军长曾万钟明确提出了建议,却未得到曾的重视和采纳。结果在娘子关、旧关受阻的日军轻松地击败了刚刚赶来堵口的八路军771团,从七亘、马山长驱直入平定腹地,使得娘子关、旧关的守军迅即处于腹背受敌之境,被迫全军撤出,娘子关战役因此而宣告失败。其后果还不仅如此,由于日军从娘子关西进,与北部的坂垣师团遥相呼应,形成对忻口的中国军队南北夹击之势,使得山西战局急转直下。112日,卫立煌下令忻口部队撤退,当日,忻口失守。所以说,娘子关防线兵力部署上的漏洞,不仅是导致娘子关战役失败的原因,也是导致太原会战失败的关键所在。

三、战术单一,用兵分散

在大同、平型关和忻口战役中,第二战区只会一味采取正面阻击的战法。本来中国军队匆忙应战就处于被动地位,上阵后又单一地打阵地战,没有灵活出击,争取战场主动权。加上部队兵力分散,所以总是在防线上疲于奔波地到处堵漏。从战术上来说,整个太原会战正面作战的过程没有多少值得称赞的地方,基本和国军抗战初期大多数正面战场的情况差不多,国军都是以团或旅为单位,在战线上利用地形逐点据守,日军则在飞机、重炮、战车的掩护下轮番进攻。在忻口战役中,国军打得确实很英勇,并付出了重大牺牲,国军第9军军长郝梦龄、54师师长刘家麒、独立第5旅旅长郑廷珍、85510团团长刘眉生等相继阵亡。他们凭借着对祖国的忠诚和军人的责任,与日军顽强战斗,战至10月底,日军始终未能突破忻口防区,双方仍在南怀化一带拉锯。(图5,忻口、太原会战经过要图)

5,忻口、太原会战经过要图

但是,在整个太原会战中,除了八路军打出了几次漂亮的伏击战外,几乎看不到国军有任何迂回攻击敌后之举,基本上都是依托阵地一线排开、分兵死守,呈现正面死守的局面,反倒是日军频频采取迂回包抄的战术,不断重演着集中兵力与火力包抄或突破一处后穷追溃军的简单把戏,而且每次都能成功。平型关战役的失败,是因为日军从茹越口突破了长城,抄了中国军队的后路,迫使中国军队不得不撤出平型关;就在忻口激战正酣之时,日军突破了娘子关,国军的防线又被日军抄了后路,于是又无奈放弃了浴血坚守的忻口战线。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八路军利用游击战,截断了日军大同、雁门关的补给线,还炸毁了阳明堡的日军机场,使得日军在一段时期内丧失了空中优势,也使得忻口前线的日军粮草、弹药、油料供给濒临断绝,有时甚至不得不以马尿充饥。

人们可能要问:日军的空中优势是显而易见的,为什么国军就演绎不出炸敌机场这样的好戏?原因是国民党军队不会开展游击战,虽然是在本土作战,但国军在整个抗战期间,始终无法在敌后战场打开局面。以前我们总批评国民党是“消极抗日”,这种说法其实还是有些冤枉他们的,虽然在抗战后期国军确实有坐等美国人击败日本的现象,但更准确的说法应该说他们是“片面抗日”。因为国民党即没有能力、也没有魄力发动人民群众,去开展敌后作战,也就没有能力在自己国家的战场上依靠自身力量彻底击败日军。

而在用兵方法上,黄绍竑在娘子关战役中穷于应战,使用的是“添油战术”。在东回、柏井之战中,刚刚从后方匆匆赶来的川军41军无不是到一团上一团,到一营上一营。这样,黄绍竑将川军肢解成若干支小部队,令其盲目进入战地,待集团军总部到达时,第41军已经消耗大半。这种零散用兵的方法,不仅形不成整体战斗合力,而且将本来就十分有限的兵力“撒芝麻盐”了。这就好像是向决堤的洪水中一把一把地撒沙子,不仅起不到阻碍洪水的作用,而且被洪水迅速吞噬,是白白浪费资源和时机。

四、地理不熟,不重视利用地形

从日军方面看,虽然他们是向异国他乡劳师远征,但由于他们对侵华战争蓄谋已久,各方面准备充分,反倒更加熟悉战场地形。坂垣征四郎就在一年前专门以旅游和看望学生的名义赴山西实地侦察,而他进攻山西的路线恰恰就是他侦察山西时走过的路线。作为一个高级指挥官,冒着生命危险和不辞辛劳地赴敌国纵深进行战场考察,如此之举国民党的将军们有几个能做到?在七亘伏击战中,八路军129师缴获了一份日军地图,这是一份详尽的山西省和华北地区的军用地图。在进攻井陉等地时,日军都绘制了详尽的阵地配置图,由此可见日军对战场地理的熟悉和对地形的重视。(61018,日军绘制的《井陉西方附近敌阵地配备写景图》)

 

6,日军绘制的《井陉西方附近敌阵地配备写景图》

林彪在平型关伏击战前,曾经三次亲自考察战场,正是由于他对战场地形的重视,才赢得了太原会战的第一场胜利。但中国像林彪这样的将军毕竟是少数,参加太原会战的中国军队,除少数晋绥军外,各路中国军队都是从远方长途赶来,虽然是本土作战,但对战场地理并不熟悉,以至于疏忽到对娘子关的要隘石关门都没有设防。在关沟战役中,匆匆赶来的38军教导团李振西部在进入关沟战斗后便倾力出击,但徒劳无果。这才意识到自己因不熟悉地形而指挥有误。当得悉关沟狭长,日军的重武器难以发挥作用,而有利于己方集中近战武器歼敌后,才改用机枪突击队突击,于是获胜。在石门关,徐深吉的八路军第771团初到七亘村,也是由于对战场环境不了解,结果遇敌夜袭而战败。(7,平型关大捷示意图)

说明: http://img3.laibafile.cn/p/m/167865782.jpg

7,平型关大捷示意图

五、装备落后,工事简陋

其一,当时的日军,装备有坦克和装甲车,以及重型榴弹炮和轻型山炮,空中有飞机支援,在武器装备和火力上占有绝对优势。而许多中国军队装备非常落后,八路军的装备情况就不用多说了,这里举一下川军的例子。长途跋涉前来抗战的川军装备落后到了难以想像的程度。川军出川时,被普遍认为这是当时中国最糟糕的军队:装备不足,缺乏弹药、给养和医疗设备。进入深秋时节了,川军还是头戴草帽,身着单衣,脚穿草鞋。武器是四川土造的步枪,射距很近,准确度极差,连续打十来枪就拉不开栓,或退不出弹壳;能上刺刀的不足十分之一。全团总共才有两挺轻机枪,每人配给一把大砍刀做主要武器。将士们只能用血肉之躯去抵抗日寇。此外,中国军队也都没有重武器,更没有制空权。日军有飞机大炮不断的狂轰滥炸,中国军队却没有还手之力。驻守娘子关的晋绥军炮兵一团,虽有炮位工事,但无一门大炮。雪花山战役中,第17师赵寿山部抵抗日军进攻十余次,阵地五易其手,日军派三十多架飞机轮番轰炸,大炮不断轰击,向雪花山施放燃烧弹、毒气弹,最后夺取了制高点。(8,忻口战役中的日军坦克部队)(图9,使用大刀的中国士兵)

8,忻口战役中的日军坦克部队

9,使用大刀的中国士兵

其二,多处要地工事简陋,有些地方甚至根本无法构筑工事。以娘子关战役为例,乏驴岭、雪花山皆为石山,构筑工事困难,只能用麻袋装土做掩体。赵寿山部在雪花山失守后,退至乏驴岭,在光秃秃的石山上面对日军狂轰滥炸,却毫无办法。经雪花山、乏驴岭两战,赵寿山17师原来的13000人只剩下了3000多人。其他几处也一样,关沟战役后,38军教导团团长李振西到刚刚收复的旧关之上察看工事时,发现所谓的关口,只是一个十几公分宽的缺口,不但没有坚固工事,就连一条掩蔽作战的战壕都没有。孙连仲也认为旧关山上这么硬的石头,凭部队携带的工具自然是挖不进去的。还有,石门关位于七亘村东2公里处,为七亘村东大门,建有关阁,但无守军和工事。1022日下午,八路军771团赶到此地后,才匆忙部署阵地,抢筑防御工事。

六、高级军官失职,甚至出现临阵逃脱和投敌现象

在太原会战中,虽然涌现出了59军军长郝梦龄这样的抗战英雄,但也确实出了些狗熊和汉奸。比如,在大同战役中,天镇失守,追查责任,第61军军长李服膺伏法。他是抗战开始后第一个被正法的军长。其实,更应该受到军法从事的是第19军军长王靖国,正是由于他放弃了聚乐堡防线,才导致大同战役的失败,可他却因为与阎锡山的同乡关系而未受追究。在娘子关战役中,1013日,负责防守雪花山的17102团团长张世俊在日军的强攻之下,违令放弃阵地,致使雪花山失守。师长赵寿山立即处死了张世俊,以立军威。在太原保卫战中,就在将士们同仇敌忾浴血奋战的时候,第35军副军长曾延毅率领一些侍从来到大南门,命令守军搬开沙袋,从一个狭小的缺口中出逃。此后,戒严副司令马秉仁也从炮兵射口逃出城外。高级军官的临阵逃脱,是导致太原失守的重要原因。

在太原会战中,还出现了个别汉奸。应该说,在抗战初期,汉奸是极少有的,但只要有一个,就会给我们带来很大损失,甚至会造成整个战局的改变。1023日日军在石门关、七亘附近受我八路军771团阻击,被迫撤回测鱼镇。日军为达到迂回突破的目的,于当日夜又增派一个步兵联队和二百多骑兵,由汉奸领路饶过石门关,偷袭七亘村771团团部。致使771团被迫撤出七亘村。日军由此通过七亘村,沿马山村、东回村进入山西平定腹地。

结语

太原会战,“地”在偏于一隅、易守难攻的山西,“人”有国共两军的合作,“时”逢淞沪会战激战、日军将主要力量投入淞沪战场之时,所以太原会战是抗战初期中国军队占有“天时”“地利”“人和”的一场战役,各方面条件相对有利于中国方面,也是当时最有希望获得胜利、扭转战争局面的一次战役。但太原会战最终还是失败了,太原会战失败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而我们研究分析历史战例,不能脱离历史背景。应该说,太原会战失败的主要责任在于高层指挥者,而不在于部队将士,这是我们必须搞清楚的。国共两军在太原会战中,携手与日寇进行了英勇顽强的战斗,以血肉之躯给日军以伤亡逾万的重创,阻滞了日军西犯的进程。所以,太原会战虽然失败了,但我们绝不能因此而否认先烈们奋勇杀敌、为国捐躯的事实。

责编:林宏斌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