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宋时轮:“记住历史,因为那是我们的辉煌”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2015/12/01 10:15:59
字号:AA+

导读: 在中国人民革命战争的炮火硝烟中,宋时轮上将身经百战,出生入死,成长为著名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教育家。抗美援朝战争开始后,宋时轮被任命为由第十纵队老底子组成的志愿军第九兵团司令员兼政委,率部赴朝作战。

在中国人民革命战争的炮火硝烟中,宋时轮上将身经百战,出生入死,成长为著名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教育家。新中国成立后,宋时轮上将历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副司令员兼第九兵团司令员,军事科学院院长,中央军委教育训练委员会主任,中共中央委员,中央军委委员,中央顾委常委。他文武兼备,名闻中外!

宋时轮,原名宋际尧,别名宋之光,1907年9月10日生于湖南省醴陵北乡黄村一个富裕的农民家庭。1921年入醴陵县立中学读书,与蔡申熙、左权、陈恭、陈觉、张际春等同志组织社会问题研究社,关心国家强盛和民众疾苦。宋时轮还与左权、蔡申熙等同学发起成立了“社会主义研究社”,开始阅读《新青年》、《共产主义ABC》等进步书刊,逐步萌生了共产主义思想。他参与创办的《前进》周刊,在醴陵青年学生中影响很大。不久,因参加中共湘区委员会发动的要求收回日本占据的旅顺和大连的反帝爱国运动,学校当局以“莫须有”的罪名将他开除。1923年到长沙半工半读。同年冬入军阀吴佩孚的军官教导团,因不堪虐待,逃回长沙。在大革命的影响下,他1925年底到广州,翌年春考入黄埔军校,参加国民革命,约一年后,成为中共正式党员,从此走上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的道路。为表达革命的决心,追赶时代发展的车轮,他改名宋时轮。1927年4月,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宋时轮因共产党嫌疑在广州被捕入狱。

1928年秋,宋时轮出狱后辗转香港、上海,多方寻找党组织未果,不得已于1929年初返回湖南老家。在家乡,他一面寻找党组织,一面在湖南醴陵和江西萍乡边界地区组织起一支30余人的游击队,并担任这支游击队队长。凭着在黄埔军校学习的军事知识,他率领游击队神出鬼没,打白匪杀土豪,袭击反动民团,令敌人闻风丧胆,使处在白色恐怖之下的工农群众看到了革命的希望。1929年冬,宋时轮终于与党组织取得了联系,他立即带着队伍进入井冈山地区,被编入黄公略任军长的工农红军第六军。当时,毛泽东曾经笑着称赞他说:宋时轮,你也是一路诸侯呀!

1930年春,宋时轮调任湘东南第二纵队政委,此后历任红军学校第四分校校长、红三十五军参谋长、独立第三师师长、红二十一军参谋长兼六十一师师长等职,率部参加了第二、三、四、五次反“围剿”。

1932年7月,红一方面军主力在广东南雄发起水口战役,击溃了粤军15个团。时任红一军团政委的聂荣臻后来回忆:战场上“尸横遍野”,“河沟里的水泛着红色”,“双方伤亡之大,战场景象之惨烈,为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所罕见”。在这场罕见的战役中,宋时轮率领独立第三师驰援处境一度十分危急的红五军团,带领部队英勇拼杀,与兄弟部队一起沉重打击了南进的粤军,稳定了中央苏区南翼。

1933年2月第四次反“围剿”斗争中,在江西宜黄的黄陂地区,宋时轮指挥所部与兄弟部队并肩作战,一举全歼国民党军第五十二师,俘敌师长李明。随后,他又率部连续作战,歼灭国民党军第五十九师并俘敌师长陈时骥。黄陂一仗共歼敌近两个师,俘敌近万人。蒋介石对这次失败十分伤心,他在给陈诚的手谕中写道:“惟此次挫失,凄惨异常,实有生以来惟一之隐痛。”

1935年10月,中央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宋时轮先后任红三十军军长、红二十八军军长,率部参加了东征、西征和山城堡战役,为红军巩固陕北革命根据地作出了重要贡献。

1937年8月,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同年9月,宋时轮率八路军雁北支队北越长城,开辟雁北根据地。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他率部连续收复数座城镇,直逼山西省会大同,威胁到了大同日军及同浦路北段的日军交通,打开了雁北地区的抗日局面,为此,他受到八路军总部的高度赞扬。1938年5月,八路军总部将雁北支队调到北平以西,与邓华支队合并,组成八路军第四纵队,宋时轮任司令员、邓华任政委,部队挺进冀东开辟抗日根据地。在此期间,第四纵队曾协助中共地方党组织领导了有20余万人参加的冀东大暴动。后来,冀东抗日武装由于种种原因受挫,但中央军委仍充分肯定了第四纵队的功绩:“宋邓纵队深入冀东苦战数月,配合并促成地方党所领导的冀东起义,恢复冀东的中国政权,发动了群众,建立了冀东的游击区,扩大了我军在敌深远后方的政治影响,给敌人以打击,一般说来是获得了成绩的。”

1946年6月解放战争开始后,宋时轮一直是陈毅元帅的助手,历任津浦前线指挥部参谋长、山东野战军参谋长、华东野战军第十纵队司令员、第三野战军第九兵团司令员等职,率部南征北战,先后参加了莱芜、孟良崮、济南、淮海等一系列重要战役,打了许多大仗、硬仗。其中特别值得称道的是豫东战役中的桃林岗阻击战、济南战役中的商埠突击战、淮海战役中的徐东阻击战、渡江战役中的郎(溪)广(德)围歼战。

1948年9月,济南战役发起,宋时轮指挥城西集团军。战役发起后的第3天,守敌整编第九十六军军长吴化文率部2万余人宣布起义。乘敌防御出现空隙的有利时机,宋时轮立即指挥部队抢占机场,率先突入商埠,并令部队迅猛插入车站,直逼外城普利门以北城墙。这种抓住有利战机果断机动的指挥,受到了攻城前指的赞扬。

淮海战役第一阶段,宋时轮指挥第七、第十、第十一3个纵队,阻击徐州东援之敌邱清泉、李弥两个兵团,以保障主力围歼安徽宿县碾庄圩地区的黄百韬兵团。敌在坦克、飞机支援下拼死猛攻,宋时轮指挥部队沉着应战,坚守阵地,血战10昼夜,圆满地完成了阻击任务。

1949年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实施整编,宋时轮任第三野战军第九兵团司令员。他率部南下,与第七兵团组成中突击集团,参加渡江战役,在安徽裕溪口至棕阳镇地段实施渡江。渡江前,他亲临第一梯队调查研究,提出了第九兵团于4月20日夜与打黑沙洲的部队同时全部渡江的建议,得到总前委的充分肯定。实践证明,这一建议完全符合中央军委和总前委的意图,实现了渡江作战的突然性,保证了部队渡江的成功。4月20日晚,中突击集团首先发起渡江,沿江之敌纷纷向南溃逃。尔后,宋时轮遵照粟裕的命令,紧紧掌握追击必须快速的原则,除组织一部分部队肃清沿江残敌外,其主力日行百里,昼夜兼程向东疾进,按时挺进到吴兴,与第十兵团封闭了敌南逃通路,经两昼夜激战,将逃敌5个军全歼于郎溪、广德地区。

宋时轮一贯重视部队的训练,他带部队突出一个“严”字,严格管理,严格要求。

1947年2月,由渤海地方武装升级组成的华野第十纵队成立,宋时轮任纵队司令员达2年之久。对这支部队的建设,他倾注了大量心血。纵队建立伊始,他就狠抓部队的思想建设和作风培养,结合实际开展了“升级”教育,拟定规章,严格管理,加紧操课,严明纪律,克服地方性、游击性;他把部队放到血与火的战场上锤炼,要求官兵在严酷的战争中经受考验,树立起敢打必胜的信心;他建立教导队、训练队,对骨干进行短期培训,亲自讲课,提高部队的战术技术水平,使部队掌握克敌制胜的本领;他十分重视贯彻“我军人力物力的来源主要在前线”的原则,加强对俘虏的清理、训练,大力开展溶俘、补俘工作。在他的带领下,第十纵队在战斗中迅速由小变大,由弱转强,成长为一支思想好、作风硬、纪律严、能打大仗、硬仗、恶仗的部队,成为能攻善守的华野主力部队之一。

抗美援朝战争开始后,宋时轮被任命为由第十纵队老底子组成的志愿军第九兵团司令员兼政委,率部赴朝作战。在北京面见毛泽东时,毛泽东风趣地对宋时轮说:“我不会遥控你,我们要你去朝鲜,是用人之长,你要对付的是美国陆战第一师……”

为出敌不意,给骄横不可一世的“联合国军”一个迎头痛击,宋时轮隐蔽企图,沉着待机。1950年11月7日,第九兵团第二十、第二十六、第二十七军在夜幕下隐蔽入朝,徒步穿行于高山密林中。21日,15万人秘密集结到长津湖等地区,埋伏在美军眼皮底下。

11月27日,志愿军发起进攻。此时天降大雪,气温已降到零下40多度。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宋时轮几次调整部署,将美陆战第一师全部和美第七师一部分割包围于长津湖地区,采取集中兵力、火力各个歼灭的战法,指挥第二十七军打响了著名的新兴里战斗,全歼美军第七师第三十一团(加强团),开创了志愿军一次战斗歼灭美军一个建制团的纪录,使整个朝鲜战局发生了很大变化。长津湖之役,第九兵团苦战13昼夜,毙伤俘敌1.39万余人。为此,毛泽东盛赞:第九兵团“在极困难条件之下,完成了巨大的战略任务”。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宋时轮要求部队要大力研究美军的战术特点,不断提高我军指挥员的军事素质,把纸老虎当铁老虎打。他多次给团以上干部作报告,介绍美军的战术特点,讲解我军对美军作战的战术要领。在他的指导下,兵团各级指挥员的军事素质迅速提高,为作战胜利提供了重要保证。

宋时轮征战一生,有着爱兵如子的名将风范。抗美援朝初期,由于美军的封锁,后勤供应不上,部队严重缺粮,战士们有时一天只能吃上一顿稀饭,不少战士得了浮肿病、夜盲症。宋时轮得知情况后,痛心地说:“绝不能让战士们饿着肚子打仗!”他采取各种措施,想尽一切办法让干部战士吃饱。悲壮的长津湖之战中,第二十七军八十师二四二团五连,除一名掉队者和一个通信员之外,干部战士呈战斗队形全部冻死在阵地上,这成为将军心中永远的痛。1952年9月,第九兵团从朝鲜回国,车行至鸭绿江边,宋时轮要求司机停车,下车后他向长津湖方向默立良久,然后脱帽弯腰,深深鞠躬。当他抬起头来时,警卫员发现,满头花白的将军已是泪流满面,不能自持。

1951年春,宋时轮被任命为志愿军副司令员兼第九兵团司令员和政委,参加指挥了1951年夏秋季防御作战和1952年春夏巩固阵地作战,1952年7月奉调回国,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做出了重大贡献。

“治军必治校”,这是宋时轮的军旅格言。早在1930年,宋时轮就担任过湘赣红军学校第四分校校长,为湘赣苏区红军培养了一大批军政干部。

从朝鲜战场归来后,由于宋时轮战场上的出色表现,中央军委任命他为总高级步兵学校校长兼政委,期间,宋时轮坚持理论联系实际和以教学为中心的办学方针,从严治校,狠抓教学,在短短5年时间内,把总高级步校建成了一所具有我军优良传统、严格正规的军事学校,培养了3000余名具有良好军政素质的营团级军事指挥员和政治工作人才,为我军院校建设与发展,积累了丰富的经验。1955年9月,宋时轮被授予上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成为开国上将之一。

1957年11月,宋时轮调到有“中央军委智库”美誉的军事科学院担任第一副院长,并先后兼任计划指导部、外国军事研究部部长。他发扬勇于开拓、严谨治学、求真务实的科学精神,为军事科学院的建立及迅速展开学术研究,做了大量开拓性的工作。他当时提出并经中央军委批准实施的军事学术研究工作方针,对指导军事科学研究发挥了很好的作用,至今仍具有指导意义。

1972年10月,宋时轮出任军事科学院院长。为加强无产阶级特色的军事理论研究,他组织领导编译、出版了《马克思恩格斯军事文选》、《列宁军事文选》、《斯大林军事文选》和《毛泽东军事文选》,受到全军部队的欢迎。他系统深入研究毛泽东军事思想的发展历程、科学体系、指导意义与方法,于1984年撰写出版了专著《毛泽东军事思想的形成及其发展》,对毛泽东军事思想的科学体系作了开创性探索,实现了他毕生的一大愿望。

值得一提的是,宋时轮是中国军事百科事业的奠基人之一,兼任过全军军史暨战史编审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大百科全书总编辑委员会副主任和军事卷编审委员会主任、中国军事百科全书编审委员会主任等职务。在他的组织领导下,高质量地完成了《中国军事百科全书》的编纂任务,填补了中国军事科学研究领域的一个空白,为中国军事百科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

宋时轮在军事科学院的领导岗位上工作了28年,1985年11月,他卸任军事科学院院长时,曾意味深长地说:“退下来的是个人,前进的是党的事业。”在交接工作之际,他撰写了《军事科学院十三年工作的回顾》,这是他参加军事科学院历届党委工作和领导工作基本经验的深刻总结,具有长远的指导意义。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成为中国社会思潮的主流。针对一部分人借“解放思想”全面否定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错误倾向,宋时轮为中央党校学员和驻京高级干部讲课,旗帜鲜明地阐述毛泽东军事思想的基本原理和如何坚持与发展毛泽东军事思想问题,充分显示了他的巨大政治勇气和精深理论水平。为捍卫毛泽东军事思想,他先后发表了《毛泽东军事思想是我军胜利的指南》、《毛泽东军事思想初探》等重要论文和专著,还主持编辑出版了《毛泽东军事文选》内部本。

“文革”中,宋时轮受到错误的批判和审查。有人揭发他写过一个为彭德怀翻案的材料。他坚定地回答说:我所写的内容都是客观的、真实的,不存在翻案的问题。在编写《战役学》的过程中,他坚决抵制林彪的干扰,坚持以毛泽东军事思想为指导,坚持和发扬我军的优良传统。1967年初,在一次揭批所谓“二月逆流”的会议上,宋时轮严辞拒绝要他揭发批判老帅们的“指示”。因此,他遭受连续批斗,待遇由大军区级降为团级,并被强制劳动改造,但他始终没有低头。

1972年10月,宋时轮受命担任军事科学院院长时,正是“四人帮”横行肆虐的时候,他刚正不阿,利用各种机会提醒大家保持清醒头脑。当时,科学院党委研究开展“批林批孔”,他不顾个人风险,带头明确表示,这场斗争的矛头指向老干部,即使第二次被打倒也不能跟着跑,及时统一了大家的思想,维护了全院的稳定。

1977年秋,由邓小平提议,中央军委决定宋时轮担任中央军委教育训练委员会主任。这时的宋时轮已经70多岁高龄了,但他不顾年高体弱,跑遍全军各大军区,深入部队和院校,了解真情实况,掌握第一手材料,向中央军委作出汇报、提出建议,对我军教育训练工作拨乱反正、提高质量,发挥了积极作用。

宋时轮始终关注国家的安危,长期潜心于战略问题的研究。1980年9月,他向中央军委呈报了《关于战略方针问题的建议》,强调我国的军事战略方针仍应以“积极防御”为宜,不宜把“诱敌深入”并列为军事战略方针,被中央军委采纳。此外,他还向中央军委呈送了《关于今后反侵略作战几个问题的初步设想》、《关于我国军事组织体制问题的几点建议》、《关于今后反侵略作战的一般战法问题》、《关于军事思想和军事战略方面几个问题的探讨》等研究报告,为全军当时蓬勃兴起的反侵略作战准备和战法大讨论提供了理论服务,也为中央军委、总部从军事理论上指导全军的建设与战备,提供了很有价值的参考。

1979年春,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结束后,宋时轮率领总部机关部分工作人员和军事科学研究人员300多人,深入到广西、云南参战部队进行调查研究,总结了一整套作战经验,并向中央军委写出了很有分量的调查报告。

谈起宋时轮的事迹,与他同期的老同志都竖大拇指:“时轮不服老!”

1988年7月,宋时轮被授予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1991年9月l7日,宋时轮在上海逝世,终年84岁。他留给人世间的最后一句话是:“记住历史,因为那是我们的辉煌。”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