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周士第:从铁甲骑士到防空司令
2015/12/01 10:21:45 作者:李鸿文
字号:AA+

导读: 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第一二0师参谋长,晋西北军区参谋长,晋绥军区参谋长、副司令员,协助贺龙、关向应等创建和巩固晋西北、冀中、晋绥等抗日根据地。解放战争时期:任晋北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第十八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组织指挥晋北战役,参与指挥晋中、太原、扶眉、进军西南等战役。

周士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指挥员,毕业于黄埔军校一期,当过“陆海军铁甲车队”队长,叶挺独立团第一营营长。南昌起义时,毅然带领第二十五师七十三团加入起义队伍。抗日战争时,任第一二〇师参谋长,在军中享有“模范参谋长”的美誉。1950年10月19日,周士第被正式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防空军司令员。1955年9月27日,周士第被授予上将军衔。

南国盛夏,骄阳似火。我从海南文昌出发坐大巴到琼海,一路椰风飘香。

到琼海后,马上转车到嘉积镇不偏岭去参观周士第将军纪念馆,这座纪念馆由雕像、展厅、纪念亭三个部分组成。纪念馆前庭正中,竖立着用花岗岩雕刻的高3.2米的周士第将军的全身雕像;正面镶着江泽民题写的“周士第将军纪念馆”八个金光闪闪的大字。中共海南省委、海南省人民政府为纪念馆立碑文。纪念亭位于主体建筑的左侧,展厅按学生时代、大革命时期、土地革命时期、抗日战争时期、解放战争时期、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的时间顺序,共展出600多件照片、文物、文献资料,浓缩了一代骁将周士第戎马倥偬的一生。

到海南岛前,我在搜集资料时就注意到,张云逸大将和周士第上将这两位海南籍将军,走着一条大致相同的人生轨迹:他们在海南接受一定的教育,然后都在广州经受革命洗礼。张云逸是从文昌到广州,周士第是从琼海到广州,一位是在黄埔陆军小学受训,一位是黄埔军校第一期的学生。他们都参加了南昌起义。

黄埔一期毕业的铁甲骑士

1900年9月9日,周士第出生于广东省乐会县(今海南省琼海市)新昌村一个清朝贡生的家庭,父亲周学实在民国初年还被选为县参议员。也许正是这样的家庭背景,他能在7岁入本村私塾,在11岁时考入乐会县立高等小学。1914年秋,又以优异成绩考入琼崖中学。因父亲逝世,只在该校读了一年就辍学。当了一年多学徒工后,1917年,在叔父的资助下,他又回到琼崖中学复学。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消息传到琼崖,周士第热情响应,与王文明、杨善积等组织领导琼崖、琼海等7所中学代表召开大会,成立“琼崖十三属学生联合会”,周士第被选为干事。他与学联领导人王文明、杨善积等积极参加抵制日货等活动。随着运动的深入,《新青年》、《每周评论》等宣传马克思主义的刊物也传到琼崖,周士第与同学郑兰积、叶文龙等一起组织“杂志巡回阅览社”,利用暑假,携带这些进步书刊,到琼崖各县市镇,宣传展出,传播马克思主义。1920年秋,周士第中学毕业后,到本县第二高等小学执教。由于他宣传民主思想,反对旧道德、旧礼教,提倡男女平等,遭到旧学董和封建卫道者们的围攻,被斥之为大逆不道。教书仅一年,便愤然辞职回家。

面对当时琼崖社会吏治腐败,家乡满目疮痍和家破人亡困境,1923年春,周士第决定北上广州。到达省城广州后,因生活无着,便投入滇军杨希闵部当兵。在这里,他结识了海南同乡、共产党人徐成章、徐坚等,参加了他们发起成立的新琼崖评论社的活动。当时,广州已成为中国民主革命活动的中心。

1924年,孙中山创办了黄埔陆军军官学校,中共中央决定派党员干部以个人身份参加黄埔军校的筹建工作,并介绍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和进步青年投考军官学校。中共广东区委派徐成章到该校任特别官佐。在徐成章的介绍下,周士第报考了军校,同年5月被录取入黄埔军校第一期。与周士第考入黄埔一期的同学共500多人,分编为6个学生队。周士第编在第二队,与他同队的有许继慎、唐澍,同期的还有徐象谦(向前)、左权、卢德铭、陈赓、张际春、蔡申熙等,他们后来都成了中国工农红军的重要将领。

1924年11月,周士第毕业。适逢陆海军大元帅府要组建“陆海军铁甲车队”。主持组建工作的中共两广区委常委兼军事部长周恩来,决定从黄埔军校选调徐成章、周士第、赵自选、廖乾五、曹汝谦等5人具体负责组建工作。铁甲车队在广州成立后,徐成章任队长,廖乾五任党代表,周士第为第一排排长,全队共163人。铁甲车队名义上是大元帅府属下的武装队伍,实际上是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的一支武装。铁甲车队人员配备与调遣,部队作战与训练,均由中共两广区委书记陈延年和军事部长周恩来决定。

一个月后,周士第经徐成章、廖乾五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又被提升为铁甲车队副队长。1925年6月,省港大罢工爆发后,徐成章调任省港罢工委员会委员长兼纠察队总教练,周士第升为铁甲车队队长,被同志们亲切地称呼为“铁甲骑士”。

周士第率领的铁甲车队在深圳留下了一段传奇。那是在省港罢工中,为驰援被陈炯明残部包围的沙鱼涌工人纠察队,周士第率领铁甲车队在深圳英勇抗击十倍之敌。这场战斗惨烈无比,被敌三面包围,周士第身上七处负伤,仍身先士卒带队边打边走,终于冲出重围。回师广州后,民众自发组织盛大慰劳活动。毛泽东当时在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讲课时,高度评价“铁甲车队”的英勇斗争精神。

“北伐先锋”中的勇猛先锋

国民革命的发展和铁甲车队的斗争实践,让陈延年和周恩来更进一步认识到了中国共产党掌握一支革命军队的重要性。在周恩来的筹划下,中共广东区委决定以铁甲车队为基础,组建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独立团。1925年11月,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独立团在广东肇庆宣布创立。全团官兵人数2000余人,下辖3个营。叶挺受党组织委派担任独立团团长。这就是著名的叶挺独立团的由来。周士第最初为第一营营长,5个月后即升为独立团参谋长。

1926年5月,国民政府决定出师北伐。考虑到出师首战影响全军士气,经与中共广东区委协商决定,以作战能力较强的叶挺独立团为北伐先遣队。5月,独立团受命开赴湖南为北伐先锋。周士第率领第一营走在先锋的最前面,人称“北伐先锋的先锋”。

北伐路上,周士第率一营当先锋,打头阵,飞兵平江,突袭汀泗桥,攻占贺胜桥,激战武昌城,屡建奇功。贺胜桥一役是北伐的一场关键之战。叶挺独立团攻占贺胜桥,即打开了通向武汉的最后一道大门。战前,吴佩孚视察桃林铺和印斗山阵地时口出狂言:“昔以汀泗桥一战而定鄂,今以贺胜桥一战而定天下。”战斗中,单独攻入印斗山附近的独立团五连,突遭刘玉春师反攻,三面受敌,进不易,退不许,停不宜,后援乏力,形势十分危急。时任独立团参谋长的周士第亲率机枪连和一二营增援,他下令将六挺机枪集中起来,一起开火,向敌之制高点印斗山发起强攻,终于取得胜利,独立团由此声名远播。

武昌之战时,周士第指挥的“奋勇队”事迹更是可歌可泣。当时独立团担负的是从通湘门至宾阳门的攻城任务。动员会上,周士第带头留下家书、衣物、余钱,表示了为国捐躯的决心。在他的感召之下,奋勇队员个个争先,人人都写下家书,以实际行动展示了革命军队不成功便成仁的英勇气概。1926年10月10日,北伐军向武昌城发起第三次总攻击。周士第指挥独立团凭着拼死一战的精神,用架设云梯的办法硬是在通湘门取得了突破,他们首先攻占蛇山,迫使武昌守敌停止抵抗,3万守军缴械投降。在武昌攻城战斗中,独立团共牺牲官兵191人,一时间“古有抬棺出城,今有留书攻城”的壮举传遍武昌。在这次战斗中,周士第被任命为独立团代理团长。

毅然加入南昌起义队伍

1926年冬,独立团改名为第二十五师七十三团,周士第为团长。不久,叶挺又从七十三团中抽调骨干,组建了另一个师——二十四师,叶挺为师长。

1927年7月,国共分裂,为了挽救革命,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常委会决定集合所掌握的武装发动南昌起义。

南昌起义时,上级党组织派聂荣臻来七十三团主持起义。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五师参加起义的部队有七十三团全部、七十五团三个营,七十四团重机枪连。周士第率七十三团行至德安车站以北时,第四军军长张发奎、第二十五师师长李汉魂等人带卫队营乘火车追来,当即遭到七十三团的猛烈射击。张发奎、李汉魂等仓皇跳车,狼狈而逃。据有关资料记载,张发奎和李汉魂跳车后,站在野地里互相埋怨,张发奎责问李汉魂:“你的部队呢?”李汉魂又反问张发奎:“你的卫队呢?”

第二天,聂荣臻、周士第率领的部队顺利地赶到了南昌。上级决定将起义部队进行整编,仍以第二十五师的编制归属第十一军建制,以周士第为师长,李硕勋为党代表,下辖三个团。8月5日,起义军按原计划撤离南昌。周士第的第二十五师在第九军军长朱德的率领下挥戈南下。

不幸,起义军主力在潮汕失败,于是周士第和朱德率领部队经福建向江西转移,到达江西信奉县天心村时,经组织决定,周士第和李硕勋分头去香港、上海找党,以使这支部队能同党中央尽快取得联系。就这样,周士第离开了部队。

游子“归家”

前进的路不会笔直平坦,人生的路也会时有曲折。

1928年1月,周士第几经周折到了香港,向李立三汇报了南昌起义部队的情况。由于长途跋涉,奔波操劳,周士第身染疟疾,必须马上住院治疗,但当时党组织的经费十分紧缺。他身无分文,只好住在徐成章爱人家里,幸好张云逸给了他50元钱,才住进医院治疗。此时,周士第的老友陈超鹏从马来西亚到香港,在张云逸处知道了周士第正在医院治病,即到医院探望,并邀周士第去马来西亚治病。

但周士第内心仍向往着革命,当他得知邓演达在组织反蒋的第三党时,立即启程归国。1929年冬,他在上海加入了“黄埔革命同学会”,与蒋介石组织的“黄埔同学会”相对抗。1933年,在第三党成员的推动下,李济深、陈铭枢、蒋光鼐、蔡廷锴等在10月公开举起了反蒋抗日大旗,建立福建人民政府。当周士第得知福建人民政府领导人有与红军接触的意图后,立即自告奋勇当“红娘”。

红军先后派了两名谈判代表去福建,一个是潘汉年,一个是张云逸。此时周士第在与潘汉年、张云逸的接触中,除了向他们介绍十九路军的有关情况外,还汇报了自己的工作,并向组织表达了游子思归的心愿。当周士第将一份写着自己离“家”6年经历的书面材料呈给周恩来时,周恩来也掏出了一封信递给了周士第。信的大意是:要他推动蔡廷锴到苏区来,若蔡不来,士第也要来。看到这封尚未发出、署名贺龙和聂荣臻的信,周士第的眼睛湿润了。原来“家”里人一直挂念着他。

1934年,红军长征。周士第在长征中担任由红军大学改编的干部团上级干部队指挥科科长,出色地完成了这支部队的军事指挥任务。1935年10月,经罗贵波介绍,周士第重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实现了他多年的夙愿。但周士第的入党时间从1928年第一次入党时间计算,这是1979年7月经中共中央军委批准的《周士第悼词》中明文所写。

模范参谋长

1937年7月7日,日军挑起卢沟桥事变,开始全面侵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8月,根据国共两党谈判达成的协议,中央军委发布命令,将工农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红二方面军及陕北红军一部改编为八路军第一二O师,贺龙任师长、关向应任政训处主任(10月为政治委员)、萧克任副师长、周士第任参谋长。从此,他与贺龙、关向应一起共事长达12年之久,结下了深厚友谊。贺老总还是大媒人,撮合了他和张剑的婚事,并主持他们的婚礼。

在军中,周士第一直被官兵称誉为“模范参谋长”,曾先后担任过叶挺独立团、红十五军团、红二方面军、一二O师、晋西北军区、晋绥军区的参谋长。当然,说周士第是模范参谋长,也并非仅仅因为他出任参谋长的时间长,更重要的是,他博学多才,满腹经纶。

海南日报一位记者2004年8月在采访《琼台英杰各千秋》的作者叶风先生时,叶风老人对这位记者说,他对周士第的文思激扬、富有军事谋略及书法才能钦佩有加。周士第戎马倥偬,历经百战,每次大战役后,都要写总结性的军事论文,而他的写作常常就是在空中轰炸机、地面机关枪的战斗间隙完成的,他是一个能将热情与冷峻,理性与感性结合得很好的军事谋略家,共留下几十万字的文章。至今保留完好的《论平原游击战争的几个问题》、《论陈庄战斗》、《东征回忆》等,都是宝贵的军事思想资源。

再回到抗日战争时期,1937年,第一二O师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和八路军总部的部署,在左云、清水河、保德、宁武、神池、五寨等14个县,建立了晋西北抗日革命根据地。第一一五师进行平型关战役时,第一二O师担任掩护雁门关一线。10月中旬,第七一六团在雁门关两次伏击日军,歼其500余人。在战斗中,周士第曾率一个骑兵连,袭击宁武县城,歼日军一部。

10月18日至21日,周士第协助贺龙、关向应指挥所部张宗逊旅和陈伯钧旅,在敌后采取袭击、伏击等灵活的游击战术,对日军大同至忻口的后方补给线上广武、雁门关及阳明堡等地,连续进行了20余次战斗,共歼灭日军1200余人,击毁汽车数十辆,使进攻忻口的日军粮、弹、油供应濒于断绝,有效地配合了正面战场的作战。

1938年2月起,当日军将战略进攻重点置于徐州、武汉地区时,周士第协助贺龙、关向应指挥第一二O师为配合友军部队反攻太原,担任切断同蒲路北段任务。在忻口、东社地区激战10多天,攻克平社、麻会、关城镇等7处据点,歼日军800余人。随后,于3月7日至4月1日,粉碎了日军对晋西北的5路围攻,歼其1500余人,收复岢岚、五寨、保德、河曲、宁武等7座县城。4月10日,毛泽东致电贺、关、萧、周:努力奋战击破敌人整个进攻,取得伟大胜利,中央诸同志闻之极为兴奋。望争取新的胜利,配合友军,造成巩固的根据地,坚持华北抗战,在全面抗日战争中完成自己的任务。

防空军第一任司令

1948年5月,周士第被调到华北军区第一兵团(后改为十八兵团)任副司令兼参谋长,协助徐向前元帅指挥晋中战役,得到党中央的通报嘉奖。1949年4月,徐向前、周士第率部解放太原。5月16日,中央军委任命周士第为十八兵团司令员兼政委、党委书记。后来他带着十八兵团和第七军随贺龙及刘邓大军投入到解放大西南的行列。1949年12月,成都解放,周士第担当第一任成都市市长。

1949年冬,蒋介石退居台湾后不甘心失败,利用空中优势对上海、杭州、福州、南京、徐州、广州等城市和东南沿海地区工厂、铁路、桥梁、码头等重要目标进行轰炸。城市防空,国土防空,成了中南海的领导们坐立不安的问题。随着朝鲜战争的爆发,这个形势越来越紧急。中央军委成员一致的意见是迅速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防空军司令部。至于防空部队司令员的人选,毛泽东选中了时任西南军区副司令员的周士第。

1950年10月19日,周士第被正式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防空军司令员,同他搭档的政治委员是钟赤兵。12月1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防空司令部正式成立。周士第将各大城市担负防空任务的部队组建起来,成立了新的区别于陆军的新兵种——中国人民解放军防空军。

在朝鲜战争期间,由于指挥有序,保障得力,志愿军防空部队与美空军共作战10038次,击落美机413架,击伤1559架。朝鲜战争结束后,周士第的工作重心立即转入了国内防空建设。至1953年7月,防空部队拥有2个高射炮师,3个高射炮团,8个独立高射炮营,4个探照灯团,1个雷达团,8个雷达营,17个对空监视团,建立了高级防空学校、高射炮学校、防空学校、雷达学校、技术学校等5所学校,培训总人数10余万人。

1955年9月27日,周士第被授予了上将军衔,一级八一勋章、一级解放勋章。这是中国人民、党和政府给予周士第的崇高荣誉,也是周士第戎马一生、屡建奇功的证明。1959年后,周士第病倒了,不得不离开岗位住院治疗。

由于身体一直不好,周士第经常住医院治疗。在治病期间,他仍笔耕不辍,先后写了《在党的领导下最早的一支革命武装——铁甲车队》、《北伐先锋》、《起义中的二十五师》、《东征回忆》等文章及对一些历史问题的说明。1963年2月,周士第在从化温泉疗养。他家乡的琼海县委第一书记造访,邀请他回海南岛走走,但因身体一直欠佳,难以乘船渡海回乡,始终未能回家探望。可他对家乡感情还是很深的,在所赋《故乡》、《故园》、《海南岛》三首诗中,表达了浓厚的思乡之情。

“文革”期间,周士第也未能幸免。但周士第坚持原则,刚直不阿,均以休息多年,“不记得”,“不知道”,进行抵制。1969年9月,周士第从北京被“疏散”到广州。虽身处逆境,但周士第始终保持乐观主义精神,并经常用他在1964年写的诗《一个兵》自勉:“戎马四十年,陷阵何止千,敌人未灭净,斗志更强坚。”周士第于1972年5月回到北京,身体已很不好。1979年4月汇编出版了《周士第回忆录》。同年6月30日,周士第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终年79岁。

周士第戎马倥偬,历经百战,他率领的铁甲车队曾在深圳留下一段传奇。那是在省港罢工中,为驰援被陈炯明残部包围的沙鱼涌工人纠察队,周士第率领的铁甲车队在深圳英勇抗击十倍之敌。这场战斗惨烈无比,被敌三面包围,周士第身上七处负伤,仍身先士卒带队边打边走,终于冲出重围。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