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北大荒那些事:一镐的友情
来源:知青网 2015/12/01 10:25:43 作者:李建亚 更多
字号:AA+

导读: 四十五年前的十月七日,我校二十四名男女生,告別父母、亲朋好友,雄心勃勃,热血沸腾,听党和主席的话到广阔天地炼红心。我赶紧把刘秀芳扶起来,架着她慢慢走回连队,让卫生员把伤口包好,回班休息。

四十五年前的十月七日,我校二十四名男女生,告別父母、亲朋好友,雄心勃勃,热血沸腾,听党和主席的话到广阔天地炼红心。乘坐了两天两夜火車到团部西岗,心中落差是很大。在团部休息一夜,就把我们分配到一连。那时沒有手表,不知坐了多长时间拖拉机到达目地。老职工带着孩子,站在连队进口处欢迎我们。我看路旁水桶里冒着热气的茶水,心想连队生活真不错,喝了一口,哎呦!又涩又腥的铁锈味。从此以后我们的白毛巾、白衬衣,只要是浅色的东西都变成土红色。嗨!我们是来锻炼,不是享受的,艰苦点没啥,我们还要用双手把北大荒变为北大仓哪。

到连队分班,我和刘秀芳在一个班。排长分配我们班去积肥,每人领一把大镐,沉甸甸的得有六、七斤,拿着都费劲,甭说在光溜溜冰上作业。我举着镐,鼓足劲,一镐下去,就听見一声“哎呦!”只见刘秀芳“扑通”一下坐地上了。我知道坏了,镐失准了,沒镐到粪,倒镐刘秀芳屁股了,惹祸啦。我赶紧把刘秀芳扶起来,架着她慢慢走回连队,让卫生员把伤口包好,回班休息。

你们说我当时多笨呀!连镐都拿不住,还战天斗地?从此,我俩同吃同住同劳动,心越来越近,感情日异加深。我俩一起又到新组建的15连,住帐篷,垦荒地,面对蚊子叮,牛虻咬,还有小咬的骚扰。那时没有蛟不叮、防晒霜等护肤品,我们就抹牙膏,一个个像曹操一样的大白脸。日复一日机械地劳动,感觉日子飞快。到了冬天,我们住在自己盖的新房里,能看見兰天和星星。房子里四面墙像刷上涂料,雪白雪白的都是霜,我们的毛巾都冻成条。我们就把所有能盖的衣物全盖在身上,两个人挤在一个被窝里相互取暖。我们眉毛、眼睫毛都结霜变白了。我们经受住了烈日严寒的考验,也变得成熟了。

后来因工作需要,我调到新组建的装卸连,从此与刘秀芳再没见面。如今相隔四十年才相逢,感情依旧,更觉亲切。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