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德国日本二战史观比较
来源:环球视野 2015/12/01 11:08:53 作者:李凌
字号:AA+

导读: 对于中国人民来说,应该从过去被侵略的惨痛历史中认识到“落后就要挨打”这一教训,激发爱国热情,振兴中华,早日把祖国建设得更加繁荣、富强,这才是持久和平和中日真正友好的根本保证。

u=1001036588,664805277&fm=21&gp=0.jpg

日本首相安倍

近年日本右翼势力在我国钓鱼岛问题上十分疯狂,造成中日关系非常紧张,这是有历史原因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根源就在于二战期间,作为侵略目的日本,虽然被打败,但由于美国一国占领,美国为使日本成为其反共桥头堡,因而对日本的反动右翼势力极力扶持,致使贻害至今。本文作者李凌先生经过大量调查研究,对比德日不同史观完成此文,读者从中可一窥日本右翼势力在反思历史问题上是如何顽固不化的。

德国,脱胎换骨 日本,推脱否认

1945年5月,苏联红军攻克柏林,希特勒自杀,德国投降,根据《波茨坦宣言》,苏、美、英、法四国对德国实行军事占领。虽然四国对如何塑造德国的未来有不同的想法,但在下列各点都是相同的:惩罚主要纳粹战犯、非军国主义化、非纳粹化、民主化等等。这些措施的认真执行,使纳粹的政治体制和社会基础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德国由此完成了政治体制上的脱胎换骨,过去长期受纳粹迫害的政党和政治家,在战后复出掌权,如德国共产党和德国社会民主党都是长期受纳粹迫害的政党,社民党的领导人舒马赫曾被纳粹关进集中营12年,战后该党成为联邦德国两大政党之一。制定联邦基本法的主持人、1949年上台的联邦德国的第一任总理阿登纳和后来的社会民主党领袖勃兰特总理都曾因反纳粹受到纳粹迫害追捕。

而日本则是由美国单独占领的,战后初期,日本虽然被迫实行了政治改革,但美国保留了天皇体制。其后为了冷战的需要,美国企图使日本成为“防共堡垒”,对日本战犯的处理宽容得近乎荒谬,除东条英机等七名甲级战犯判死刑外,其他大批战犯陆续被释放,曾被整肃的20多万名日本军国主义分子也先后被解除整肃。他们本来就是头面人物,被释放和解除整肃后,又纷纷进入政治、经济、社会各个领域,兴风作浪,成为复活军国主义的骨干。如曾任东条内阁阁僚的甲级战犯岸信介和贺屋兴宣,战后就曾先后担任过首相和法相;至于曾参加过侵略战争的老兵不但没有受到惩罚,而且备受优待,曾有170多万老兵每年享受丰厚的津贴,受伤致残者所得到的数目更为可观,日政府先后给200多万名在侵略战争中死亡的军人家属遗族高达800多亿美元的巨额抚恤费,相当于对外侵略战争赔款的几十倍。这些老兵和遗属,除了一些有良心的人表示忏悔以外,许多人认为,如果承认过去战争的侵略性质,就是给自己的“光荣”历史抹黑,就是亵渎亡兄亡父的“英灵”,更直接影响自己目前有利可图的地位,所以他们极力否认过去战争的侵略性质。这些人员构成了日本右翼势力的社会基础。

德国,忏悔道歉 日本,遮遮盖盖

德国不仅承认侵略的事实,承认战争罪责,而且认识到纳粹政权是导致战争和本民族灾难的根源。因此,他们认为,二战虽然以德国的战败而告终,但由此导致了纳粹政权的崩溃,则是对德国人民的“解放”。战后多数的德国政治家,特别是国家领导人,有政治远见和政治责任感,承认战争的罪行,并对被侵略国和被害民族表示真诚的悔罪。如勃兰特曾以联邦德国总理的身份在波兰的犹太受害者纪念碑前下跪流泪;德国前总统魏茨泽克在1985年5月8日纪念二战结束40周年的讲话中指出:“我们不可把1945年5月8日与1933年1月30日割裂开来。”因为后者是纳粹上台的日子,这是导致侵略战争的根源。他说:“5月8日则是解放日,它将我们从纳粹暴力统治的鄙弃人性的制度下解放出来。”1996年,在总统赫尔佐克的提议下,德国政府将每年的1月27日定为受纳粹迫害者的哀悼日。

在法律方面,联邦德国也有许多消除纳粹影响的规定。如《刑法》规定:煽动种族仇恨是可以定罪的行为;新纳粹组织被视为违宪,它所发的一切宣传品也即为非法;禁止展示纳粹的标记等等。

当然,在联邦德国,也有反动的声音。如1988年联邦议院议长耶宁格在议会发言中,有美化战前纳粹统治之嫌,立即受到国内外舆论的抨击因而辞职;某些极右势力、新纳粹组织及其活动也都在联邦宪法保卫局的严密监控下,有的被宣布为非法组织而禁止活动,有的犯下排外罪行和否认纳粹大屠杀的人被判了刑。政府采取了一系列决定性的措施,并取消了一些新纳粹组织。两德统一后,1994年举行大选,极右的共和党只获1.4%的选票(按:《联邦德国基本法》规定,得票5%以上的政党才能参加议会)。这些事实说明,德国现在仍有右翼、新纳粹组织在活动,在东部尤为猖撅,但已遭广大群众唾弃,没有成为社会主流。

反观日本,就完全不同了。

日本对二战罪责始终采取回避甚至否认的态度,其二战史观始终没有触及核心的问题,即彻底揭露和谴责发动侵略战争的政治体制和统治集团。战后,日本历任首相多是以暖昧的词句推卸侵略战争的责任,如细川护熙曾明确表示“这场战争是侵略战争”,为此他竟曹到国内政界、舆论界的谴责和强烈反对。上世纪80年代以来,包括在任首相生内的日本政要多次参拜包括东条英机等甲级战犯的亡灵在内的靖国神社。许多右翼分子大放獗词,把侵略中国和亚洲各国的战争说成是“圣战”,“为了建立东亚共荣圈”,“为了从白人手中解放殖民地”。他们否认南京大屠杀,否认731部队的细菌战罪行,反对向中国和亚洲人民谢罪。一些右翼分子甚至企图要来日访问的外国领导人也要参拜靖国神社,真是狂妄至极。

赔款:德国五百多亿美元 日本十一点一亿美元

对被害国和被害民族进行赔偿,是德国真诚认罪的具体表现。战后至1993年1月,德国已支付战争赔款904.93亿马克(约合五六百亿美元)。德国还承诺从1993年2月到2030年还支付赔偿费317.72亿马克。1996年12月德国政府又决定给纳粹受害者增加赔偿。德国还和捷克同意建立双边基金,德出资约合7900万美元,捷出资约合1300万美元,用来资助曾受纳粹迫害的捷克人(估计现存约9000人,其中犹太入约2000人)。

反观日本,战后对被侵略国赔偿如下:韩国3亿美元,菲律宾5.5亿美元,印尼2.23亿美元,泰国2670万美元,新加坡816万美元,马来西亚816万美元,以上共赔款11.1亿多美元。这区区小数,还不到德国已支付赔款的1/50,更不及日本已支付给因参加侵略战争战死者遗属的抚恤金800多亿美元的1/70。中国受害最深,但中国宽大地放弃了政府赔款要求,不过中国受害者可以自愿向日本索取战争赔偿,但所有提出赔偿要求的,都被日本政府拒绝。侵略期间日军曾使用毒气弹1312次,造成36968名中国居民伤亡,其中死亡2086人。如今尚有数以百万计的日军遗留的毒气弹散于中国各地,金属壳腐蚀,毒气四泄;日军曾投掷鼠疫细菌弹的浙江、湖南等地的老鼠体内鼠疫病菌到现在仍呈阳性,表明上述地区鼠疫仍处活动期内,构成对我国人民生命、健康极大威胁。而当细菌战的幸存者和遗属去日本索赔时,却遭到日本政府拒绝。战时日本强迫数以十万计的亚洲妇女充当日军慰安妇,现幸存者要求日本政府赔偿,也被拒绝。如此等等,不胜枚举。

反思:德国尽力 日本右翼极力反对

联邦德国前总理、社会民主党领袖施密特在纪念波兰奥斯维辛集中营解放的讲话中指出:“年轻的德国人在遇到波兰同龄人时,他不必感到不自在,但是他必须知道当时德国人以德国名义干了些什么。要全体德国人民,特别是战后出生的一代德国人承担战争的罪责是不公平的。但他们必须承担政治上和道义上的责任:揭露并深刻反省这段历史,保证历史不会重演。”基于这种指导思想,德国政府对内采取各种措施:设立一系列专门机构、研究所和纪念场馆,帮助国民全面地、正确地认识二战历史。主要有路德维希堡的纳粹战犯追究中心、慕尼黑的现代研究所、波恩的联邦政治教育中心和60多个在原集中营旧址上改建的纪念馆。联邦教育中心及其在各州的分支机构举办了大量研讨会、报告会,出版了一系列书刊免费提供给观众。美国人写的把普通德国人都说成是《希特勒的心甘情愿的行刑者》一书迅速被翻译成德文在德出版发行,包括《辛德勒的名单》和《大屠杀》在内的揭露纳粹暴行的电影和电视,经常放映。当然,德国人民对二战史认识的提高有一个过程,在战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许多德国人,忙于解决极端困难的生计问题,有的人对反省二战的侵略史抱消极甚至反感的态度。但上世纪60年代随着“经济奇迹”的出现,议会民主制度也逐渐成熟,加上有远见卓识的政治家采取许多措施进行引导教育,德国人对二战历史的认识也逐渐提高。据调查,1964年只有54%的德国人认为“纳粹国家是一个犯罪政权”,到1979年,持这个观点的已上升到71%。

日本有的人也知道日本的侵略事实,但却认为承认这些事实就是“民族自虐”。而联邦德国的实践证明,勇敢地面对过去的黑暗史,并真诚地悔改,不但不会损害德意志民族的尊严,不是“民族自虐”,不会使德国丢面子,恰恰相反,这样做赢得了包括被侵略的各国人民的真正谅解和友谊,获得国际的荣誉和信任,日本人应从中得到应有的教益。日本许多正义之士也认识到这一点:如前日本律师协会会长土屋公献指出:“爽快地承认以往犯下的反人道的罪行,明确承匿责任,向受害者谢罪,决不违反日本的‘国家利益’。这是与亚洲邻国和世界建立信赖关系不可或缺的条件,是用金钱换取不到的巨大的‘国家利益’。”

与德国相反,战后日本文部省在右翼势力的影响下,多次通过所谓审定历史教科书的方式,歪曲二战历史,掩盖、粉饰其侵略罪行。但日本也有一些正直的人士,如东京早稻田大学洞富雄教授于1973年发表的《南京事件和史料批判》一文以及1982年出版的《南京大屠杀》一书,以确凿的史实和严密的考证给“南京大屠杀虚构论”的逆流迎头痛击;1981年日本作家将731部队细菌战的罪行公之于众;日本著名律师土屋公献、一濑敬一郎、椎野秀之等212人为日军细菌战的中国受害者担任辩护等等。这些正直的日本人士令人钦佩。但应该指出,一些日本知识分子却追随右翼分子之后拒不接受“日本发动侵略战争”这一历史事实,说这是胜利者一方面强加给战败者的。更有甚者,由105名自民党议员组成的自民党历史研究委员会编辑出版的《大东亚战争的总结》一书中甚至说“满洲不是中国领土”、“南京事件是虚构的”。日本右翼分子的这些言行,理所当然的受到中国和亚洲各国人民强烈的抗议和谴责,也严重地损害了日本自己的国际形象。一位德国记者指出,日本政府“只要继续采取这种侮辱亚洲各国的姿态,就不可能消除亚洲各国对日本的不信任,就不可能和亚洲各国建立真正的友好关系”。以诸如《丑陋的日本人》和《丑陋的面孔》为题的书籍和文章在西方和亚洲时时可见;美国众议院17名议员提出议案,要求日本政府对二战中各受害国正式谢罪并赔偿一切损失;日本731部队的罪行虽然在战后以将细菌战实验的档案资料交给美国为条件而被美国免予追究,但它的罪行却永远留在各国人民心中。几名日本人申请赴美,因被认出曾是731部队成员而被拒绝签证。连日本驻联合国大使也承认,在联大一般性辩论时,亚太地区几乎没有国家支持日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

告诫:对历史视而不见将会重蹈覆辙

一位专门研究日本问题的美国专家指出,“日本已成为世界经济大国”,“一旦成为政治大国,世界将面临一场新的大战。”这种观点绝不是危言耸听。

1987年日本人均国民生产总值19642美元,超过了美国,并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债权国。随着经济的增长,日本右翼分子的野心越来越暴露,否认其侵略历史、美化军国主义,也正是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逐渐升温的。与此同时,军费也逐渐增加,早已突破了日本《防务条例》军费支出不超过国民生产总值1%的规定;1997年日本已拥有能载直升机的航空母舰,成为亚洲第一、全球第四大海军强国。在军事技术的许多方面日本都超过了美国,而且继续研制和购进最先进的进攻性武器。一些军事专家认为,按日本的军事科技水平,在必要时日本可以很快制造出原子武器。

1946年颁布的日本宪法第9条规定:日本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为达到前项目的,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因此该宪法被称为“和平宪法”。这正是主张中日友好、爱好和平的广大日本人士对右翼势力斗争的有力武器。而日本右翼分子则纷纷叫嚣,企图修改宪法。近年他们又捏造出所谓“中国威胁论”,实际上不过是为其增加军费扩大军备找借口而已。1997年日本与美国修订了“防务合作指针”,规定日本周边事态有事时,日本为美国的军事行动提供合作。同年8月,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棍山静六宣称,“周边事态”当然包括台湾海峡。当时的池田外相也为他作证说,这是日本政府的“一贯立场”。虽然同年9月桥本首相访华时不得不表示,修订防务合作指针“并未考虑针对中国在内的特定国家和地区”,但他始终回避表明日美军事合作范围不含台湾。1998年1月,棍山静六访问台湾,与李登辉密谈。据日本传媒透露:梶山此行的主要目的,是以首相特使的身份向李登辉承诺,日本不会放弃在“日美安保条约”框架内对台湾实施防卫性的保护,这正是李所梦寐以求的。梶山的这种行为,是为李登辉坚持假统真独的顽固立场打气,其破坏中国统一的险恶用心显而易见,应引起我们高度警惕。

对于中国人民来说,应该从过去被侵略的惨痛历史中认识到“落后就要挨打”这一教训,激发爱国热情,振兴中华,早日把祖国建设得更加繁荣、富强,这才是持久和平和中日真正友好的根本保证。

责编:谭莹莹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