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鲜为人知的抗日英雄 遭鬼子从背后打黑枪殉国
来源:光明网 2015/12/02 10:42:31
字号:AA+

导读: 青山有幸埋忠骨,层峦叠翠放光华。可有谁知道七十年前,在风景秀丽的九江县狮子镇朗山村有一位年仅31岁的朱和松,仅凭一己之力将9个日本鬼子一次性消灭,只可惜跑掉一个并从背后打黑枪,导致英雄英年早逝。

原标题:鲜为人知的抗日英雄朱和松

青山有幸埋忠骨,层峦叠翠放光华。可有谁知道七十年前,在风景秀丽的九江县狮子镇朗山村有一位年仅31岁的朱和松,仅凭一己之力将9个日本鬼子一次性消灭,只可惜跑掉一个并从背后打黑枪,导致英雄英年早逝。

走进青山环绕,泉水长流的狮子镇住岭村,就会被这里优美的自然风光吸引,那一具威武怒吼的雄狮石雕,卧立在洞口使狮子洞更加名形相趣。似向人们诉说着这里鲜为人知的历史,笔者近日采访到本地一位老人朱和民,当年耳闻目睹抗战英雄的事迹,他的讲述仿佛把我们又重新带到过去那种战火纷飞的岁月中,在沙河这片土地上曾有一支让日本鬼子闻风丧胆抗日爆破队,身材魁梧胆子大的朱和松就是其中的一员,曾深入鬼子据点一举炸掉鬼子炮楼,赤手空拳打死两个日本鬼子,乔装女人出入车站侦察敌情。

1938年日军占领九江后,为巩固其沿江阵地,又发动从南浔铁路线和九星公路南下攻势,企图一举实现北围武汉,南取南昌,西夺长江的战略目的,于1938年8月历时一个月沙河大战后日军占领沙河,并在沙河和狮子设立驻点,修筑炮楼和哨所。9月28日,日军106师团沿南浔铁路线南下,进入德安县万家岭地区,立即被薛岳指挥的第九战区第一兵团的第32军、第4军、第74军、第66军共15个师的兵力,从东南西北团团围住。日军妄图用空中的几十架飞机,手中的几十门大炮,实施狂轰滥炸,并大肆施放毒气,妄图打开被包围的缺口。第一兵团参战将士,英勇反击,不断缩小包围圈,使敌106师团成了瓮中之鳖。经过13个日日夜夜的浴血奋战,终于全歼敌106师团,共歼敌1万多人,生俘100多人,缴获机枪200多挺,步枪3000多支,大炮近50门,战马300余匹。尽管取得了万家岭战役胜利,可因为敌我力量悬殊太大,最终还是撤离。

日军在沙河立足之后在一些乡镇要点设立军事驻地,刚开始为了笼络当地人心,发些紧俏的日用品和花花绿绿的代购卷给听话的村民。

那天,朱和松到沙河镇有事,他挑着一担干柴到镇上去卖,不小心摔了一下,把膝盖伤了,走路一拐、一拐的,被日本鬼子看到后叫他到哨所卫生站给他涂上红药水,一来二去就和那些鬼子兵混熟了,因此经常出入日本哨所,有一次还从日本鬼子处拿回来一张张花花绿绿的纸,他把花纸给了同村的朱家梅,告诉他看见日本鬼子把花纸亮出来就可以避免麻烦,结果有次朱家梅到外面办事把纸带在身上遇到日本鬼子,等他拿出花纸给日本鬼子看时,日本鬼子认为他是偷来的,不分青红皂白将他痛打一顿,回家之后骂了本家侄子朱和松“你这个,死娃子,给我什么避祸纸,分明是讨打纸。”朱和松满脸尴尬,只能怪自己好心办坏事,心里也恨日本鬼子不讲理,从此就很少再去日本鬼子那里去了。

虽然朱和松自己不想惹鬼子却有鬼子找上门来,那天他正在家里楼上睡觉,其妹妹在楼下的正屋里缝补衣服,没想到日本鬼子进村了,因他家靠近村寨后面,信息不灵通,当两个鬼子摸进他家里时,他还在楼上睡大觉,两个日本鬼子一看到他妹妹一人在屋里高兴得哇哇大叫“米西米西的,花姑娘的干活”,把枪支往旁边一丢,就一起扑了过来,他妹妹顿时花容失色,大喊救命,朱和松从梦中惊醒,一看妹妹被日本鬼子欺负,大喊一声“他奶奶的”便从楼上跳了下来,随手操起板凳朝鬼子头上砸去,仅打几下两个日本鬼子便头破血流倒在地上,一会儿便没气了,看着倒地不起的日本鬼子,兄妹俩也急了,怕别的日本鬼子知道找麻烦,赶紧找来绳子把两个日本鬼子拖到后山,将尸体丢到坑洞里,两只长枪他舍不得丢掉,便藏在山洞里。有关打死日本鬼子的事情当然也不敢外传,万一被鬼子找到了那还了得,全村人都会跟着遭殃的。

不过因其长得人高马大的,1.96米的高个子再加上那自娘肚子里带出的黑皮,而且出入过日本哨所,对日本鬼子据点熟悉的朱和松,早就引起了国民党注意,国民党为了发动对日本后方据点骚扰,便从南京派来特派员詹先生负责来九江县组织南浔爆破队负责对鬼子据点和工程进行破坏活动。抗日积极分子狮子人罗其干被任命为南浔爆破队队长,詹先生给爆破队送来了很多美国制造的手雷、冲锋枪等新式武器。罗其干上任队长后,第一件事就是劝说朱和松加入爆破队,考虑到自己打死两个日本鬼子的事情迟早会被人知道,朱和松便爽快答应了。加入爆破队之后便接受枪支和炸药使用培训,聪明好学的他很快掌握使用要领,不久就便派去执行炸掉鬼子炮楼任务,为了能够贴近观察,他穿上花衣服,戴上草帽,化妆成女人模样混在一群进城妇女队伍之中,虽然人化了妆,可那高大的身子怎么也掩盖不了,尽管弯着腰扛树木,因其突出的个子被日本鬼子叫了出来,一看是个男的,便押送到南浔铁路货车站准备将他和另外抓到的一些人押到德安修建工事,朱和松一见事情不妙,在火车站内借口要上厕所,走进厕所之后,边将藏在身上的短枪取了出来包好后丢进厕所里面,并将身上的花棉袄脱下来反穿在身上,然后低着头从厕所里走出来,鬼子一时没注意到他换了衣服混了出来,以为他人还在里面,等鬼子进厕所查看时,他早已不见踪影。

朱和松一出火车站直奔站前一家联络点,告诉他自己的枪在粪坑里,让他晚上到厕所里把枪捞出来,随后转到炮楼附近,经过仔细观察他发现接近炮楼很不容易,只有通过挖地洞的方式接近炮楼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把炮楼炸掉,因此他和几名队友合作日夜抢挖地道,没多久便挖到炮楼底下,晚上10点在埋好炸药之后,点燃引线迅速撤离,不一会儿就听一声巨响,顿时火光冲天,听说炸死不少日本鬼子,为此罗其干特地为参加活动的朱和松等人在罗家二屋附近的梨树底下场地摆酒庆功。朱和松作为头等功臣还披上大红花,碰巧本村的教书先生罗玉希从外面回来路过此地,看到这庆功的场面便说道:“你们喝什么酒,庆什么功,我刚从雨林脑回来那里有一桌日本鬼子街上店里在快活喝酒啊!有本事把那些日本鬼子杀了。”众人一听这话面面相觑没有人上前答话。此时就见朱和松二话不说,摘下胸前大红花,转身进了库房里拿出一把冲锋枪,朝着罗老先生所说的鬼子所在地跑去,因怕朱和松出事,罗其干派人盯着跟过去,只因朱和松跑得太快转眼不见踪影,等他到了雨淋街上,从上街找到下街,才真的发现有一桌日本鬼子正在一家餐馆里吃得个正欢,他一看到此情,二话不说操起冲锋枪一阵猛扫过去,鬼子一下子倒了一大片,碰上没死的他就补上一枪,并把鬼子的9条枪全部背在身上取走,向外面走去,这时候谁也没有想到,一个日本鬼子刚才喝多了在外面解手去,等他再进餐厅发现此情,气得哇哇大叫“八格八格,死啦的死啦”,随手拿起背在肩上的枪,对着朱和松的背面开了一枪,朱和松顿时感觉身子一震,腰间有些疼痛。但日本鬼子没敢追上来,却用枪逼着当地百姓把9个日本鬼子尸体抬到据点安葬。

有个叫洪一华的老人看见他腰间出血连忙喊道“和松,你中枪了,身上流了很多血啊!”“没有事,我抗得住。”朱和松回了一句,依旧没有理会身上的枪伤,背着连自己枪在内一共十条枪,吃力地向前走着,走到一条水沟附近,他突然感到全身无力,浑身发热口非常干,于是他把枪放了下来,人扑到水沟边拼命喝水,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疼苦让他在沟边无法站起,整个人痛得在地上打滚,发出痛苦的吼叫声,渐渐地人事不知失去了生命的特征。等到罗其干派来的人发现时,朱和松早已绝气而亡。于是爆破队员们将枪支连同他的尸体一起抬回住岭村,朱和松的妻子一见丈夫被日本鬼子打死,哭得死去活来,毕竟刚刚生下一个孩子才一岁多,而且孩子身体又不怎么好,今后的日子真不知怎么办,眼下就连一口下葬的棺材都没有,好不容易找到一副,可朱和松个子太长,一双脚怎么也装不进棺材里,没办法,其妻子只好找来一只铁桶将其双脚罩住,掩埋在地下。

风萧萧,壮士一去不复返。站在这片英雄长眠的土地上,聆听英雄同村的老人讲述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让人感慨不已。

责编:谭莹莹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