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罗:马克思给西方人捣了什么乱
来源:横渠书院 2015/12/03 14:21:55 作者:摩罗
字号:AA+

导读: 作者说:“阿赞德人的刑法主要是为了维护征服者阶层的社会特权而存在的,而且,它也是四体不勤的统治阶级手中一个恐吓和剥削被统治者的有力工具。西方人抽掉了法律的阶级属性、种族属性、圈子属性、政治属性,强调法律公平地维护社会所有人的权利,这种谎言只是用来忽悠被统治者的。

西方人将自己打扮成高高在上的文明人

西方人极力虚构了文明人与野蛮人的二元对立,将自己打扮成高高在上的文明人,好像他们天然地具有一种征服、改造、消灭野蛮人的权力。由于近两百年来一直落后挨打,中国人被打出了“野蛮人的自卑”,几乎接受了西方文明人自欺欺人的一切鬼话,以为他们跟野蛮人完全两样。不存在“文明性”“野蛮性”两种人性,而只有一种人性。

这一种人性按照基督教理论的说法就是“罪性”。西方文明人的罪跟他们所蔑视的野蛮人的罪是完全一样的。


法律用来维护征服者的特权

霍贝尔《初民的法律》第十章《宗教、巫术和法律》指出,阿赞德人的社会主要由四个阶层组成:贵族、平民、外来人和奴隶。如何理解这四个阶层的法律关系?作者说:“阿赞德人的刑法主要是为了维护征服者阶层的社会特权而存在的,而且,它也是四体不勤的统治阶级手中一个恐吓和剥削被统治者的有力工具。”

认真说来,哪个国家的刑法不是这样呢?中国历史上虽然大多数时间不由外族征服者统治,可是每一次政权更替实际上都是某个军事集团对全社会的一次全面征服,所谓打江山就是这么个意思。所以,接下来所制定的法律理所当然地全力维护那个打江山的群体的利益,准确地说就是,将其他人的利益掠夺过来,供奉那个因指挥打江山而掌权的集团的享乐。如此而已。

看来,要想寻求法律的公正,即使在国家出现之初也是不可能的。只有原始社会之习俗才是比较公正的,因为那是同一个社会所有人都必须遵循的。

西方人抽掉了法律的阶级属性、种族属性、圈子属性、政治属性,强调法律公平地维护社会所有人的权利,这种谎言只是用来忽悠被统治者的。马克思率先揭穿了这个谎言,所以遭到西方所有国家的嫉恨。我们不难理解,文化人只有通过为统治阶级服务,才能得到地位和俸禄,可是马克思偏偏给统治阶级捣乱,一心要为被统治阶级服务,于是他一辈子颠沛流离。

在西方社会,能够出现马克思,真是奇迹。

责编:蒋朝云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