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山西落马巡视组长涉案2亿 王儒林:他家里现金发霉
来源:政治局 2015/12/04 11:48:21
字号:AA+

  原标题:解局| 省委书记为何痛批这名巡视组长?

见识过全国31个省份的落马“大老虎”后,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觉得,“刘向东”这个名字恐怕很难有人能记得。更何况,他只是曾经担任过山西省省委巡视组组长,9个月前,山西省纪委通报他落马时,标注的职务是“山西省环境保护厅原党组书记、厅长”。

不过,他却创下了另外一个纪录——十八大后首个被双开的巡视组组长。

这次,山西省纪委通报,作为“省委巡视组原组长”的刘向东严重违反巡视纪律,泄露巡视工作秘密。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查了一下,意外发现,他带队的巡视组曾被山西省省委书记王儒林严肃批评,要求返工重核。

为什么会这样呢?

巡视还未反馈结果他就已经落马

除了十八大后首个被双开的巡视组组长,刘向东可能还创下了另一项纪录:还没来得及向巡视对象反馈结果,就被带走的巡视组组长。

来看一下刘向东落马的时间,2015年3月19日,山西省纪委消息:经山西省委批准,山西省环境保护厅原党组书记、厅长刘向东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就在上述通报发布后不久,3月25日至4月1日,山西省委6个巡视组向太原等6市及所辖48县(市、区)和9所院校全面反馈了2014年第二轮巡视情况。据南方周末报道,被带走前,刘向东最后的仕途时光是在山西省第一巡视组组长的任上度过的。

按照山西省委的统一部署,2014年10月至2015年1月,山西省委6个巡视组对长治、临汾2个市,清徐、保德等48个县(市、区),太原师范学院、太原工业学院等9所高校及高职高专进行巡视,这是2014年的第二轮巡视。

刘向东担任组长的第一巡视组负责的是吕梁市所辖离石区、汾阳市、孝义市、临县、交城县、文水县、中阳县、交口县、石楼县等9个县(区、市)及吕梁教育学院、山西医科大学汾阳学院。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从吕梁新闻网上看到,3月30日,刘向东落马11天后,他担任组长的山西省第一巡视组向被巡视对象吕梁反馈情况,反馈人当然不是他,而是省委巡视一组副厅长级巡视专员董赤凡。

曾两次担任巡视组长“检查”重灾区吕梁

实际上,这是刘向东第二次担任山西省委巡视一组组长,并且两次巡视的对象都是吕梁。

2014年4月29日,刘向东曾以山西省委巡视组一组组长身份向吕梁市委书记高卫东作巡视工作反馈。他带领的山西省委巡视一组于2013年11月4日至2014年1月22日进驻吕梁市。

这次巡视由山西省委统一部署,山西省委6个巡视组从2013年11月至2014年1月对太原、大同、朔州、忻州、吕梁、阳泉6个市及所辖部分县(市、区)进行巡视。

此轮巡视反馈结束后不久,2014年6月至8月的3个月内,山西省接连有6名省部级官员落马,杜善学、令政策、陈川平、聂春玉、白云、任润厚等相继落马,“塌方式腐败”的山西不日换帅,王儒林从吉林入晋救火。

2014年9月,王儒林履新山西省省委书记当月,山西省启动省内的第二轮巡视工作,此前曾被巡视的吕梁市有9个县在被巡视名单之列。这一次负责巡视吕梁的还是刘向东任组长的第一巡视组。

只是,据南方周末报道,刘已经预感到自己要出事,做事开始小心谨慎,“很少出来见朋友,这显然不是他的处事风格”(刘朋友语)。

王儒林曾严肃批评其所在巡视组

事实上,刘向东带领的山西省委巡视一组的表现,王儒林很不满意,甚至是“严肃批评”。

王儒林在部署巡视前刚调研过吕梁,这是他在山西调研的首站。有人建议首站不要选吕梁,王儒林说,经过认真考虑,第一站还是要到吕梁来,原因之一是,吕梁是腐败问题重灾区。

王儒林在吕梁说,“要充分认识吕梁腐败问题的严重性和危害性,坚决把反腐败斗争进行到底。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山西被立案审查的7名省级领导干部中多数与吕梁有关系,三个省级干部曾在吕梁工作,其中两个任市委书记。原市长丁雪峰、原副市长张中生、原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郑明珠等3名市级干部被立案审查;邢利斌、袁玉珠等10多名企业主被调查。”

王儒林考察之前,吕梁市已有如下官员落马:2014年5月,副市长张中生被调查;8月,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郑明珠被调查;9月,市委常委、离石区委书记闫刚平,下属柳林县委书记王宁被调查。此外,还有多名现任或曾担过副县长、县委副书记职务的县处级官员被调查。

王儒林于2015年5月在《中国纪检监察报》撰文透露,在听取2014年第二轮巡视情况汇报时,对问题情况了解不细、问题线索掌握不清的省委巡视一组、巡视五组进行了严肃批评,要求返工重核,保证了巡视质量,维护了巡视威信。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其中的“严肃批评”几个字。在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要求返工重核后,省委巡视一组副厅长级巡视专员董赤凡在反馈时指出,吕梁市一些地方小团伙、小圈子依然存在,人事上相互帮衬提携,生活上吃吃喝喝,作风上拉拉扯扯,问题上遮遮掩掩,把“礼尚往来”作为维系关系的潜规则。一些领导干部与企业老板结成利益纽带。

疑似被当“反面典型案例”

山西省第二轮巡视期间,吕梁市又查出一批,仅2014年12月25日一天,山西省纪委就通报了7名吕梁市干部严重违纪违法,6名被“双开”。而在一年前,刘向东反馈时的说法是:“个别领导干部涉嫌工程建设等领域腐败问题、‘苍蝇式’腐败突出、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与群众期盼有差距等”。

刘向东落马后,有媒体报道称,其在吕梁巡视期间对当地一些明目张胆的违法乱纪行为进行包庇。“据吕梁当地人士介绍,刘向东曾安排人对当地一起违建的举报人进行违规调查,后来在举报人的反映下才不了了之,而被举报人的违建则相安无事获利匪浅。”

值得注意的是,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曾在一次官员警示会上举了一个案例,当时有分析指出,从落马时间、职务等因素来考量,省环保厅原党组书记、厅长刘向东和案例当事人比较吻合。

今年5月山西“三严三实”教育活动启动仪式上,王儒林说,“我们省的一位原厅长,今年的3月中旬被双规。从他身上、车上、办公室、住所、租赁的房屋等多处住所起获巨额人民币,和各类外币、现金、银行卡、存折、黄金,光这些真金白银就是1.5亿元。还有大量字画、玉器、古董和多套房产。这些涉案金额不下两个亿。”

“他的家财是数以亿计,可是还找私营企业家借车,车开一段开旧了,就找那个老板再换新的,直到今年春节还先后收受了五个人20多万元。”王儒林还透露,该厅长甚至在公开的饭桌上,5万、10万、数十万地集体收受委托人的钱财,办案人员追缴赃款时,在该厅长家内随处可见成箱成袋的现金,上面落满灰尘,有的发霉变质。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留意到,山西省环境保护厅原党组书记、厅长刘向东的落马时间是2015年3月19日,正是3月中旬。

资料|中央纪委监察部官网、南方周末、第一财经日报、吕梁新闻网等

原标题:山西落马巡视组长涉案2亿 王儒林:他家里现金发霉

责编:谭莹莹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